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六十四章 坦白

第一百六十四章 坦白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侍奉过祖母吃药,那时候祖母病得很重,胡先生开的药又苦又黏,祖母喝几口就要咳嗽,可她还是狠着心让祖母将药吃光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别的法子,这是祖母能活下来的唯一希望。

    祖母为了治病受了那么多苦,却也没有抱怨过一句,反而每次都十分轻松地向她笑着,想要让她安心。

    他们祖孙两个一起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光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后来,她已经不再会为许氏伤心难过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一旦走出了你的世界,那么就再也走不进来了。

    裴杞堂药吃的很慢,半晌才将半碗药都吃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想许氏的事?”

    琅华抬起了眼睛,不知为什么裴杞堂总是很容易就看出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听说许氏离开许家去了寺里,人人都说她是逼死生母的白眼狼,她听到这话也只是笑笑而已。

    她既然敢处置许氏,就敢承担任何后果。

    至于许氏,恐怕她做过的事,她也不敢认下来。

    琅华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奇怪许家这两日为什么没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按理说许家应该想方设法上下活动,至少应该去向闵家打听一下官府到底都有些什么证据。

    但是一切都来的太过安静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皇城司既没有离开杭州,表面上也没有任何举动。沈昌吉绝不是那种没事闲逛的人,他留在这里,就一定有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皇城司想要找那些察子,沈昌吉是不是得到了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裴杞堂想了想开口,“你在杭州城找什么人?”

    琅华目光落在裴杞堂的脸上,裴杞堂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,就像一开始他突然出现在顾家,说出父亲和庆王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人会不会还在私下里监视着她的动作,探听着她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别恼,”裴杞堂道,“我常年在外被官府通缉,比别人都敏锐些,就算是睡着了,有些响动也会醒过来,你这两天有些心神不定,药铺的丁掌柜每天都会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药铺不过就是招几个伙计,根本用不着你来费神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原本睡着了,被你们说话的声音吵醒,听到你说让伙计辨认药材的事,这不难猜出来,你既然设下了应招的条件,就一定是想要找人。”

    琅华乜着眼睛看裴杞堂,这个人真的是那个被皇上称之为国之栋梁,一直圣宠不倦,逼迫御史言官为他触柱的裴杞堂吗?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他就是一个无赖,竟然将偷听说的那么正大光明。

    “而且,你让人辨认的是穿心莲,它还有个名字叫‘一见喜’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什么叫‘一见喜’,我想就是字面的意思吧!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惊诧,不过是听到了她和丁掌柜的一些谈话,裴杞堂竟然就猜到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不,他基本上猜到了全部。

    就差那个关于一见喜的字谜是——他乡遇故知。

    裴杞堂向琅华微微一笑,“我知道令尊与我父亲商议过那些察子的事,后来我家突然之间遭受灭顶之灾,我带着人疲于应对朝廷,一直等到安顿下来,才听说了你父亲去世的消息。所以你父亲去世有没有内情,我半点不知,直到你经常去大牢里审问何掌柜,我才知道你对你的生母许氏起了疑心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从何掌柜嘴里掏出有用的供词实在不易,我也想到顾老太太会将顾家的秘密告诉你,你将来可能会接过你父亲没做完的事,去找那些察子,但是没想到你会怎么快就下定了决心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到这里,眼睛闪烁出几分的光彩来,外面的传言说的没错,顾琅华的确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女子。

    别人终其一生都可能不会下的决定,她却一下子就能看透,并且做出了应对。

    裴杞堂接着道:“我想,你一定不耻太子的作为,将来不会带着顾家去太子门下求功名,所以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,虽然我有些秘密你不知晓,你有些秘密我也不知晓,但是我们认识了快两年,两年前你可以收留我,与我同心协力抗击王仁智,现在就算我变成了裴杞堂,你对我的了解总还比两年前要多,”裴杞堂目光柔和起来,“以后有什么事我不会防着你,你也不用对我那么小心翼翼,我们站在一起或许以后的日子会过得更加舒坦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这话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应该是齐心协力却被他说成了同心协力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,恐怕会吓着她似的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,温和地劝说,然后伸出手来,邀请她来做盟友,让她难以拒绝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将话说得明明白白,不用猜来猜去。

    琅华端起了茶喝了一口,“前不久我收到了一封密信,内容是:异国,九死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,我父亲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听到这话忽然安静下来,那如同琉璃般的眼睛仿佛望进了她灵魂深处,慢慢地抚慰着她,“我觉得你说的对,令尊没有死,你们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琅华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不是她在妄想,有人认同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密信能送到你这里而不是沈昌吉手中,沈昌吉又去镇江探听顾家的情况,这一切只能表明,沈昌吉一定发现了不在掌控之中的察子,如果说大齐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,只能是顾家人,也就是你父亲顾世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找到那个送信的人就至关重要,从他嘴里就都能得知你父亲到底在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琅华所能想到的。

    前世,顾家早在镇江之战的时候就已经分崩离析,所以是许氏收到了父亲的密信,虽然现在她不能确定许氏真的加害过父亲,但是她能确定的是直到死,他们父女也没能再团聚。

    沈昌吉最终达成了大齐与西夏的和谈,从此之后掌管整个皇城司,在这方面成就赫赫,再也没有人能与他匹敌。

    她相信,父亲若是这些年真的在西夏,不可能毫无建树,如果父亲回来了呢?这一切又会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顾家、沈昌吉包括所有的一切,会不会和镇江一战一样换了个模样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她都会想方设法地见到父亲。

    前世,已经错过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今生,决不能再失去这个团聚的机会。

    顾琅华整颗心豁然热起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求月票啊~不为别的,只因为要勇往直前,奋斗到底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