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把柄

第一百四十九章 把柄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把她拦下来,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正在顾琅华身上,没有注意一条船快速地靠了过来,船上的裴思通大声地喊着,“谁也不许再向她靠近,我是皇上任命的钦差,前来江浙查案,所有人都要听我号令,不得私自行事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半句话是喊个皇城司听的。

    沈昌吉看向身边的下属,他竟然没有提前得到消息,裴思通会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该怎么办?”下属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皇上特命裴思通来江浙办事,他们若是不给裴思通面子,就等于忤逆了皇上,可能会引起皇上的猜忌,认为他与太子私下里有往来。他虽然咽不下这口气,却也不得不鸣金收兵,否则可能会让他多年的苦心经营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沈昌吉低声吩咐,“将人撤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声悠长的铜哨声响起,所有皇城司的人顿时停止了抓捕。

    裴思通松了口气,一脚踏上沈昌吉乘坐的小船。

    “沈大人,”裴思通脸色难看,“你总不能真的逼迫那十岁的孩子跳了江,这件事就算皇城司能抗下,我裴思通也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皇城司做什么不好,怎么偏要跟一个小孩子为难,顾家没有人在官,充其量就是个乡绅,你仔细看看,他们带来的人手里连个利器都没有,大人究竟要治他们什么罪?”

    裴思通的几句话就像是一盆冰水,毫不留情地泼到沈昌吉身上。

    月光之下,顾家几艘乌篷船看起来十分的寒酸,船上挂着的煤油灯与大船上的灯火辉煌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裴家宴请宾客,所有人都是盛装打扮,顾大小姐却只穿了一件青色的褙子,披着灰色的斗篷,素净的就像是战后的镇江,顾家那些下人一看就是从田庄上的,面目憨厚,粗手粗脚,虽有一把子力气,也是长年在田间干活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能做出什么罪不可恕的事,引来了皇城司的抓捕。

    如果说顾家来寻衅滋事又有谁能够相信,他们来到这里也许就只是想要给自己争条活路而已。

    裴思通额头上青筋浮动,他忍不住压低声音,“难不成真的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请了沈大人帮忙?”

    也就只有这个解释了。

    沈昌吉诧异,裴思通竟然会随随便便就将屎盆子扣在自己儿子头上的。

    可是微微思量他豁然明白过来,裴杞堂被裴家追打的不肖子孙,裴思通教子无方的名声在外,根本没有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现在最麻烦的反而是皇城司,皇城司竟然与裴杞堂扯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沈昌吉抬起头看向周围,大船上人影浮动,不知有多少人盯着江面上看。

    萧邑几步就上前将琅华拉过来护在了身后,然后压低了声音,“小姐,事成了。”

    萧邑目光中满是兴奋的神情,没想到这件事就这样做成了。

    当时小姐说出来的时,他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,因为稍有差池,小姐可能会被皇城司捉住,也可能会落入江中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百分百稳妥的事,只要一步走错,就有性命之忧,他想方设法地劝说小姐,小姐却说了一句:想要活下来就必须抗争,就算冒着一些危险,也是值得。

    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值得。

    琅华裹紧了身上的斗篷,过了今晚,顾家的局面就会完全打开,再也不用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皇城司“逼死”赵翎时没有人看到,她这个十岁的孩子,差点被逼着跳了江,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无论到了哪里沈昌吉都没法狡辩,除非皇城司能拿出什么必须要抓她的理由,否则今天的事,就会成为沈昌吉的把柄,只要顾家出了什么事,就会有人联想到沈昌吉。

    沈昌吉以公谋私的罪名,再也难以洗刷。也只有这样,顾家才能真正平安。

    她听到裴家人在四处散布赵翎被皇城司所杀时,立即想出这样的法子。

    裴杞堂前世里就是沈昌吉最大的对手,她不相信裴杞堂会恭恭敬敬将沈昌吉奉为上宾。而且,恐怕她是少数知晓裴杞堂性情的人,那个城府极深,能谋善断,有惊世之才的人,绝不是一个肚满肠肥,只懂得吃喝享乐的纨绔子弟,他来到杭州定然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算一算,赵翎消失之后,裴杞堂出现在杭州,这一切也未免太过巧合。

    所以她有了推测,就算裴杞堂不是赵翎,以裴杞堂在前世为庆王翻案的作为,她也可以肯定裴家根本就是与庆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管裴家父子是在演什么戏,对付的都是太子党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赵翎那张熟悉的脸时,那些她没有猜透的事也迎刃而解,原来前世朝廷的争斗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。怪不得裴杞堂没有站在庆王那边也没有站在太子那边,因为他根本不需要站位,他只要站他自己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前世她被诬陷与裴杞堂***没想到今生她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与裴杞堂相识。

    她跟这个人还真是冤家,不管将来他们会不会走到一路,她都要尽量与裴杞堂保持距离,不要有太深的牵扯。

    沈昌吉阴沉着脸,“所有的传言都是那冯章书闹出来的,我与令郎在此之前素未谋面。”

    冯师叔从船舱顶上站起来,指着沈昌吉,“你怎么翻脸不认人了,我问你,你杀了那个小子是不是真的?我若是说错了,你来反驳我啊,大家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只觉得怒火顿时从眼睛中喷出来,他扣住手指一只六角菱镖顿时向冯师叔飞去。

    冯师叔急忙躲闪,“你还要杀人灭口不成?我明明就是看到了,还不准我说。裴大人你得好好查查他,这个人官越做越大,人也越来越狠毒,你好好问问他,他杀的都是些什么人,手里有没有确实的证据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脚尖借力飞身跃向大船,身形将要下坠时,他已经拉住了软梯,紧接着脚尖一点登上了船,然后抽出身侧的刀刃向冯师叔劈去。

    冯师叔像一只穿梭在花瓣间的蝴蝶,不停地躲闪,嘴边还不停地喊着,“裴大人,裴大人救命啊,裴大人,这沈昌吉公报私仇……您可以一定要为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呼唤我粉嘟嘟,可爱的小月票,月票多投啊,晚上加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