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投江

第一百四十八章 投江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冯师叔话刚说完,豁然有烟火冲天而起,紧接着裴家的下人笑着上前迎客。

    沈昌吉望着忙碌的裴家人,脸色一沉,裴家还真的将他当做了宾客,就算他现在说不认识裴家,别人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船上的人伸出头向下张望,迎着灯光,沈昌吉看到那些人脸上好奇的神情。

    皇城司本是来办案的,却这样被人围着打量。

    沈昌吉心头生出一股的怒火,他看向身边的下属,“将人捉拿回去审问。”

    下属应了一声,立即上前抓住了大船垂下来的软梯,眨眼的功夫剧登上了船,然后脚下不停地向冯师叔扑去。

    冯师叔“咦”了一声立即道,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冯师叔这样一喊,船上的人互相看了看,那些青年才俊还好,旁边伺候的下人和请来的花娘都乱成一团,大家呼喊着闪躲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皇城司的人扑向了顾家的小船。

    顾琅华望着站在不远处的沈昌吉,她知道这个人的本事,这个人会坐上皇城司指挥使的位置,可以不必请官文,就出入达官显贵家中查案。她记得陆瑛说过,惠郡王因为喝醉了酒骂了皇城司几句,被皇城司闯进家门,皇城司大肆搜查惠郡王府,最终将惠郡王吓得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现在的沈昌吉虽然还没有那样的威势,看起来却也十分的骇人。

    冯师叔边跑边笑,“对对对,就是沈家,就是她,抓住那小姑娘,咦,别伤到船上的人啊,那些都是裴四公子请来的,差不多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皇城司的人捉不住冯师叔被逗得来回跑动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几个人就像在玩闹一般。

    大船上的气氛也就平静下来,程颐低声道:“看样子,皇城司真的是要对付顾家……对裴家的人不过就是装装样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多人捉不住一个人,而且那冯师叔看起来身手也是一般般,几次差点从船舱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冯师叔又一个趔趄之后,船上开始有了笑声。

    沈昌吉有种不好的预感,万一大家真的以为,他杀了赵翎是公报私仇,他今日来到这里也是与裴家串通,好要一起对付顾家的。

    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在场的所有人,都会是见证。

    沈昌吉觉得他应该将整件事前前后后都想个清楚,然而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量。

    “沈大人,不必再演戏了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顺着声音望过去,船头上站着那小小的身影,如同月光中的玉人,裹在烟波中轻轻一吹就散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场面下,她脸上没有半点的恐惧,神情仍旧是那么的从容。

    这才是顾家人。

    顾三老爷、顾四老爷并不是将要继承顾家家业的人,真正要继承顾家家业的是这个顾大小姐。

    他是被顾家人愚弄了。

    沈昌吉将手中的刀抽出半截,肃杀的气息顿时传来。

    琅华也仿佛明白了似的,“沈大人,我们是知道规矩的。

    “您今天会将我和裴家人一起带走,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会觉得您做事是公正的,但是明天天一亮,裴家人会安然无恙地走出大牢,而我们顾家恐怕就会被冠上灭门的罪名,”琅华说着抬起头,“沈大人,您的大牢里有没有窗子?我还能不能见到明日的朝阳?”

    “镇江打了那么长时间的仗,终于到了春天,可惜我还没有时间去看那些即将盛开的玉兰花。”顾琅华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独无助。

    “沈大人,您不会让我也从山崖上跳下来吧!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会很疼,”琅华说着望了望钱塘江,“不如,我就在这里投江,您……放过顾家其他人吧!”

    清朗的声音回荡在江面上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个小小的乡绅,能劳烦沈大人,也算我们的福气,”琅华道,“只是我不想像那个人一样,死的不明不白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顾琅华说的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那个人就是捉拿了枢铭的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被逼着跳了崖,而顾家这个女孩子即将被逼着投江。

    这就是皇城司做的事。

    周围豁然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在看着顾琅华。

    顾琅华道:“我就是不明白,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江浙起了战乱,我们大家一起熬了过来,我以为今年只要顺利种上一岁三熟的稻米,就能将镇江因为战事欠中书省的米粮还清,我还以为……从今往后……一切又会是从前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琅华说着望了望那灯火辉煌的大船。

    琅华笑道,“我们还等着朝廷将那通敌卖国的韩御史斩首示众,为我们所有人出一口气,却没想到韩御史还没死,死的却是我们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片土地是我们用命搏来的。”顾琅华站在了船的边缘,另一边的皇城司已经将顾家下人推进了水中正准备登船。

    顾琅华仿佛转眼就会掉入钱塘江中,她迎着月色忽然一笑,“你没有权利在这里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陆瑛只觉得心要从嗓子里跳出来,他望着顾琅华,他害怕顾琅华真的就这样不管不顾地跳下去。

    陆瑛感觉到胸口一种撕裂的疼痛,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离他远去,他十指收拢紧紧地握在一起,他知道顾琅华落入江中,他也一定会从大船上跳下去。

    琅华抬起头,她看到了陆瑛,陆瑛面色苍白,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从容淡定,虽然没有说话,目光中却满是焦灼的神情,仿佛恨不得立即将她从船头拉过来。

    前世里她生了一场大病,醒来的时候发现陆瑛紧紧地握着她的手,她从来不知道陆瑛害怕起来是什么模样,而今她看到了。

    或许在前世,陆瑛是真心对她的。

    琅华思量间,有个人走到了陆瑛身边。

    他穿着淡蓝色的长袍,站在人群中是那么的显眼,黑玉般的眼睛微微眯起,隐藏着他眉眼中的威势,风吹起他脸颊边散落的长发,让他变得更加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她没有猜错,这个想要搅浑江浙一池水的裴杞堂,果然就是他。

    琅华笑起来,她忽然也想尝尝从这里一跃而下的洒脱,念头刚刚闪过,她在裴杞堂眼睛里看到了紧张、焦急的神情。

    裴杞堂眼看着顾琅华的目光渐渐变成了冰冷的疏离,仿佛根本不认识他似的。

    裴杞堂忽然有些着急,躲躲藏藏了这么久,他就是想以一个能见得光的身份来找她,却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,会不会她以后都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求月票,求打赏,求推荐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