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巧遇

第一百四十三章 巧遇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请帖送到杭州才俊的手上,大家才发现原来不止是他们关注裴杞堂,裴杞堂也在悄悄地打听着他们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都来了兴致,互相试探着,谁被请去了,而谁没有被请去。

    被请的人庆幸,不管怎么样至少证明了自己才俊的声望,没有被请的人嗤之以鼻,认为裴杞堂不过是个纨绔子弟,他做的事摆不上台面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陆瑛看了一眼桌上的请柬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宴席竟然设在了钱塘江上,是要请大家坐船看风景?

    很快他的猜测就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院子里传来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文顕宴请了几个人在家中宴席,喝过几轮酒之后,几个人坐在亭子里就说起做生意的事来,用什么大船运货物,应该怎么运,正好漕运的船过几日从京城返回来,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时机。

    说起大船,有人道:“听说裴四爷与裴大人对着干,这次到江浙就是捣乱来的,听说这次宴请用的大船,就是裴杞堂让人造的,要与裴大人年轻时造的官船争个高低。”

    “裴家也是世家,怎么生出这样一个后辈来。”

    “父子两个到底有什么积怨,怎么也解不开似的。”

    陆瑛听到这里放下了笔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声音道:“那是因为被逐出了家门,跟裴大人憋了一口气,现在知道裴大人会来江浙,故意要在江浙显出几分本事来给裴大人瞧。”

    陆瑛不禁一笑,所以就这样大显神通?

    看来裴杞堂这个人,不是个会走正途的。

    程颐来禀告,“三爷,闵大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,闵子臣也是为了裴家宴席而来。

    陆瑛和闵子臣到书房里说话,闵子臣先替闵江宸传了话,“我妹妹说,这两天也在等顾大小姐的消息,说不定顾大小姐会跟我表哥一起来杭州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的表哥就是韩璋。

    陆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闵子臣道:“你放心吧,别看我表哥是个武将,却将顾大小姐当做亲妹妹来照应,路上必然不会让她吃苦,”说着顿了顿,“倒是裴杞堂那里,你要不要去凑凑热闹?”

    如果裴杞堂没有和顾家冲突,陆瑛自然不会去赴宴,现在各种聚会对他来说毫无意义,因为说到头他也不过是顶着一个“才俊”的名声,高不成低不就,能结交的人有限,非要等到过了解试有了功名在身,才能认识有用的人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裴家人砸了百草庐你知道吗?”说着又重新拿起了书本,“我也想知道裴杞堂到底是什么来头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惊讶,“就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陆瑛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止是这个,因为裴杞堂与皇城司有关联,皇城司会不会真的去找顾家的麻烦。

    皇城司一路去了镇江抓人,虽然没有明说那人的身份,八成是与王仁智说的庆王余党有关,王仁智曾冤枉顾家窝藏此人,如果皇城司起了疑心,说不定会对顾家盘查一番,要知道皇城司审人是不需要向朝廷报备的。

    裴杞堂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去顾家闹,是不是在皇城司那里听到了什么风声,知道皇城司要与顾家为难。

    真是这样的话,顾琅华要怎么办?

    陆瑛不知不觉地为顾琅华担忧起来,他抬起头看向闵子臣,“如果琅华来到杭州,让她住在闵家好一些,免得有什么事,也好是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是想要闵家护着顾琅华吧!

    这是父亲和表哥都愿意做的事。

    闵子臣笑着看陆瑛,“这还没过门就护上了,将来成了亲还不知道要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陆瑛的心头豁然一热,也许将来用不着借助别人,他也能护着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杭州的灵顺寺里,穿着藕色褙子的妇人搀扶着一位老太太在佛前进了香,一行人让小沙弥带着去了后面的禅房里休息。

    大和尚来讲过经文,小沙弥立即拿出寺中最好的素斋来招待几位女眷,穿着藕色褙子的妇人正要为老太太盛饭,外面忽然传来声音道:“徐家的女眷在这里歇息?”

    禅房的门慢慢被拉开,藕色褙子的妇人站起身向外望去,看到院子里一个人影不由地笑出来,“是你,怎么会在这里遇上了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站着的是顾大太太许氏。

    许氏抿着嘴看向那位妇人,她眉目舒展,脸颊还如同少女般染着两团红晕,看起来还是那么的俏丽,仿佛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,甚至比从前更加容光焕发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徐松元的太太杭氏。

    许氏微微垂下眼睛,她挣扎了多年,却依旧没有离开这个泥潭。

    许氏回过神来,徐大太太已经到了眼前,亲切地挽起了她的手,“大太太这是什么时候到的杭州?怎么也不知会一声,我们也是昨日才从京中回来,听说镇江战事闹得厉害,我还想着要使人去打听打听你们顾家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战事过后,徐家从京城回来杭州住了大半年,这和前世的情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前世是她和顾世衡闹了一场后回到了许家,心情不顺来寺里求平安符,就和徐大太太在寺里巧遇了,这次她却是安排好了,故意来寻徐家女眷。

    许氏没有做声,只是不自在地低下了头,等再抬起头的时候,不敢去看徐大太太的眼睛。

    徐大太太仔细看过去,许氏眼睛里盈满了泪水,不禁关切地问道,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许氏强颜欢笑,“老太太也来了吗?我去给老太太请个安。”

    徐大太太点了点头,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禅房。

    徐老太太捻着手中的佛珠,正与身边的丫鬟笑谈,见到许氏忙招手,“这是世衡媳妇吧,好些年没见到了,快来让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徐家下人不声不响地摆好了锦垫和茶杯,让许氏坐了过去,然后奉上了一包热好的香袋。

    许氏将香袋握在手里,手指温暖了许多,心却更加凉了。

    徐家还是这样的富贵,与她前世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徐老太太仔仔细细地将许氏看了一遍之后才道:“是不是这些年过的不如意?”

    许氏的眼泪豁然落下来,“老太太,真是……谁也瞒不住您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太太也忍不住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许氏紧紧地握着帕子,“老太太和姐姐都不在杭州所以不知晓,我……早在一年半前就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徐大太太心里一凉,“难不成是顾家出了事?顾老太太和琅华呢?她们也来了吗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请大家多多投月票给教主吧,月票又掉了两名~呜呜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