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纨绔

第一百四十二章 纨绔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杭州城的一处宅院里,裴思通在发着脾气。

    墙根下跪了一排人,带头去砸了顾家药铺的掌柜低着头看地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片碎瓷声响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裴思通看着躺在软榻上的裴杞堂。

    裴杞堂脸色稍稍有些苍白,腿上被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布条,靠在大迎枕上看书,大约是累了,干脆将书递给了旁边的小厮,小厮将书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裴思通的声音如滚雷,裴杞堂却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屋子里是浓浓的草药味道,矮桌上的一缕檀香如同云烟般袅袅,扑过来落在裴杞堂浓黑的睫毛上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我说话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下人打扫着地上的碎瓷,蹑手蹑脚不敢发出半点的动静。

    裴四公子的身子很不好,一直关在屋子里调养,大约是常年不见人的缘故,他的脾气也非常不好,不会张开口训斥别人,但是会直接捡起东西打在下人身上。

    上次有个新来的小厮偷偷摸摸向裴四公子休息的幔帐里张望,结果被一块飞过来的石头击中了鼻子,顿时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打人之外,裴四公子也是个怜香惜玉的人。

    总会请一些花娘上门弹唱,这些年裴家下人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出入裴四公子的房间,那些花魁、花娘们,常常是高傲着进门,哭着出门。

    因为裴四公子实在太挑剔了,哪个花娘唱得好,那个花娘更有才情,他会依照好坏给出赏银作评价。

    很快那些常常泡在温柔乡的公子哥儿们就发现,裴四公子真是性情中人,他对花娘做出的评价精准无比,由此可见他对女人了解之深。烟花之地本来就是消息传得最快最广的地方,裴四公子的名号也就越来越响,无论他到了哪里当地的花娘必定纷纷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这次来到杭州,裴四公子还没能风流快活就已经病倒在床,他用一贯的手段去捉百草庐的胡郎中来给他看诊,谁知道却撞到了顾家这块硬石头。

    裴家下人也长吁短叹,也不知道顾家要被四爷如何折腾。

    上次一位侍郎家的公子因为骂了四爷几句,就被四爷高高地挂在了花楼门口。那位侍郎本要找四爷算账,却发现自家公子果然是那花楼的常客,于是只能哑巴吃黄连,咽下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顾家的下场会怎么样了?应该比那侍郎公子要惨得多吧!

    任凭裴思通如何吼叫,软榻上的人就是不吭声,仿佛已经睡着了。裴思通倒脸色难看起来,他走近了不由地伸出手放在裴四的鼻端,试探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还没死呢。”裴杞堂的声音清澈悦耳。

    这声音让裴家下人很不适应,裴四爷多年不肯张口说话,他们还以为裴四爷就是个哑巴,谁知道他却有一副好嗓音。

    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裴四爷的长相。

    裴四爷昨日从房中让人抬出来,他穿着白色的长袍,散着头发,脸色略微有些苍白,嘴唇因生病有几分暗淡,即便是这样却遮掩不住他如同天人般的五官,那么的精致,那么的漂亮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如同盛开的桃花林,灼灼芳华,恣意芬芳。

    裴思通竖起了眉毛,“早晚要被你活活气死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慢慢来吧,还有好多年要磨呢。”裴杞堂喃喃地说着,轻轻地动了动腿,却因为疼痛,额头上立即起了细细的汗珠。

    父亲两个字,让裴思通顿时红了眼圈,他转过身去当做什么也没发生,半晌他才稳住了气息,“从此之后,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,我让人回福建知会一声,在家里收拾出了院子,你搬回去住。”

    软榻上的裴杞堂却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裴思通大吼过去,“你就不能听一次话吗?你瞧瞧才到杭州就将这里搅合成什么模样?街面上都在议论皇城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挺好吗?”裴杞堂忽然道,“皇城司早就该在人前显显威风,而且人人都知道皇城司的沈大人跟您儿子是同门师兄弟,也给您脸上添光。”

    这是添光吗?这是抹黑。

    裴思通的幕僚刚要敲门,屋子里已经传来裴思通的喊叫声,“别以为我不敢打你,打死了你,我们裴家就少了个祸患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拿起了桌子上的马鞭。

    听得这话,幕僚慌忙闯了进去,“大人消消气……您消消气……四爷……下次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四爷已经病成这样,老爷再没轻没重地打一通说不得就会将他打死。

    别看老爷是个严父,对家里的那三位爷动不动就抽鞭子,可是对这位四爷却心疼的很,上次四爷闹得杨侍郎一家找上门来,老爷说要狠狠教训他一顿,虽然是动了手,父子两个却从此闹僵了。

    四爷让身边的侍从跟着离开了福建,半年之中没有任何的消息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老爷后悔了,每次只要逢年过节,都要找个地方哭一场,直到半年后四爷无法无天的消息又传到福建,老爷又恢复了一个严父的模样,扬言要将四爷打死。

    可是大家都知道,四爷虽然惹是生非,却真正是老爷的心头肉,所以但凡老爷说要动手,他们都学会了立即起身阻拦,免得老爷又做出后悔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爷,您和四爷好不容易见面,多教教他就是了,总是动手要伤情分的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瞪圆了眼睛,“我与他还有什么情分,我们裴家早晚要败在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裴杞堂身边的人来禀告,“四爷,帖子都发出去了,明日就在钱塘设宴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下人低头退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做什么?”裴思通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父亲不用为我担心,”裴杞堂微微一笑,“我不过是要宴请杭州的才俊罢了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脸色阴沉,“就你这样的身子还要出门?”

    “我等不及了,”裴杞堂眼睛亮如皎月,“憋在屋里这么多年,总要出去透透风。”也要见见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”裴杞堂缓缓地道,“给我师兄沈大人也送一张帖子,务必让他来看看钱塘的好风景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求推荐票,求月票,求打赏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