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方向

第一百三十一章 方向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早就发现琅华病好之后就和从前不同了,可是却没想到才仅仅十岁的她说出这种让人震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琅华,”顾老太太道,“这可是大事,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琅华能明白祖母的心情,祖母现在看到的只是眼前的情势,所以才会觉得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。

    她不一样,她是经历过前世风风雨雨的人,也知道太多将来会发生的事,所以当将这些前前后后都想明白之后,才会这样的清醒。

    “祖母,”琅华重新坐下来,“您好好想想,从父亲去世,到现在沈昌吉上门要挟,我们顾家虽然一直谨小慎微,只想要过安安稳稳的日子,但是有没有从时局中脱出身来?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仔细思量后摇了摇头,世衡不明不白就没了,躲了那么多年的沈家还是找上了门,所谓的安稳度日,都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    琅华接着道:“从我们顾家看到镇江,再从镇江看到江浙和整个大齐,局势都是一样,大家都在局中,谁也无法独善其身,如果哪日大齐乱起来,我们都是大齐子民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我们家都被别人推着走,事情发生了之后,我们才想方设法地去解决,为什么不能主动点为自己选条出路呢?既然将这一切都看明白了,越早安排当然就越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败了,也败的值得。赢要明明白白,输也要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镇江之战,如果我们不努力会是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这一点琅华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听着这些话,眼睛渐渐亮起来,琅华说的有道理,就算他们不去选时局,也依旧在时局之中,“那依你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父亲让人四处收药,应该是想要打听当年那些察子的消息。那些察子,不认沈家不代表也不认我们顾家……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有些犹豫,“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,那些人应该都已经作古了,谁还会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他们不想回家吗?散落在边关那么多年,隐姓埋名,以身涉险,有胆识的人才敢做这些事,可是突然之间国破家亡,没有人再知道他们的身份和他们的抱负,他们只能被困在那里,他们心中难道就没有委屈?”

    “就像您记得顾家的事,沈昌吉记得沈家的事一样。我想那些察子中,也会有人将秘密传给后代子孙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或许也在等待着回家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所有人欠他们的,只要有了这个机会,就该为他们正名,接他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有些感伤,眼睛不由地红起来,“过了这么多年,没想到我们顾家还有用武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祖父知道了,一定会心中欢喜。”

    琅华靠在顾老太太怀里,“会的,祖父和父亲都会高兴。”她会将父亲没有做完的事做下去。

    阳光慢慢地从屋中退去。

    琅华服侍顾老太太歇下,轻手轻脚地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四叔不知什么时候能将消息带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三老爷就像是进了阎王殿,脸色苍白缩在角落里发抖,说什么也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一股阴冷、潮湿混合着腐败、血腥的味道,一阵风吹过灌进了顾三老爷鼻子里,顾三老爷捂住了嘴干呕,眼泪顿时顺着他的鼻梁淌下来。

    沈昌吉知道,这不能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顾三老爷与外面的传言一样,胆小懦弱,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。

    顾四老爷还好一些,虽然面色铁青,双手紧紧地攥着,仍旧竭力维护着自己的颜面,他只是望了一眼被遮盖起来的尸体,立即就向旁边退了两步,脸也别开来,“沈大人……不知……要让我们兄弟……怎么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点了点头,下属立即就提了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那人被堵住的嘴里,发出“呜呜呀呀”的声音,一双眼睛瞪得如铜铃般,拼命想要挣脱身上的束缚,一旦获得自由,他就会像个野兽般将屋子里所有人都撕碎。

    顾三老爷又向后缩了缩,差点就要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顾四老爷打量着这个人,半晌才道:“这……是西夏人?”

    沈昌吉点了点头,“这是西夏的枢铭。”

    顾四老爷向枢铭走了两步,眼睛里流露出恨意,“这就是韩将军带兵捉来的枢铭?”

    比起那具尸体,顾四老爷显然对枢铭更感兴趣,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壮硕的异族人,“朝廷会怎么处置他们?”

    沈昌吉对顾四老爷的态度不满意。

    西夏人只是他用来推算那具尸体身份的器物,如果顾四老爷只关切西夏人,是不是代表他并不知道躺着的那具尸体,可能是庆王的子嗣。

    “赵翎……”

    沈昌吉突然吐出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顾四老爷微微抬了抬头,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那枢铭,对这个名字根本就没有特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沈昌吉忽然觉得是他判断错了。

    顾家上下与庆王并没有往来。

    沈昌吉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怒其不争的愤怒来,这样一来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就算现在杀了这两个笨蛋,也不能让他有半点的欢喜。

    可他仍旧不甘心,也许顾四老爷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,因为他分明感觉到有个人掌握着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顾四老爷,”沈昌吉踱步过去,伸手按向枢铭身上的伤口,“这个西夏人不重要,那具尸体才是我们要弄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尸体上蒙着的草席被拉开,一股臭味顿时溢出来,顾三老爷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,弯腰就吐出一大堆黄水。

    顾四老爷也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“那才是捉住这枢铭的人,我们怀疑这人是庆王余党。”

    顾四老爷脸上浮现出惊诧的神情,“庆王余党?那是谁?”

    庆王余党这个词太过宽泛,谁也无法直接越过去想到庆王的子嗣,顾四老爷的茫然正好说明他对此事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沈昌吉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。

    顾四老爷接着道:“既然人已经死了,沈大人还要我们做什么?说起辨认身份,我们这些乡绅……怎么及得上官爷们。”

    沈昌吉冷笑,若是能看出这人的面貌,他何必大费周章,这个人已经摔的七零八碎,别说长相,就算是尸体也是好不容易才凑齐了。

    沈昌吉豁然握起顾四老爷的手腕,目光阴鸷,“顾四老爷跟我去瞧瞧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求推荐票,求月票,求打赏啦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支持哦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