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零七章 死吧

第一百零七章 死吧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杭州有重兵把守,谁都没想到战事会从镇江烧到这边来。

    多年来的安逸,也让所有人放松了警惕,尤其是韩璋在岭北戊边这几年,大齐的边疆安定的很。

    平日里只有一些流寇来闹闹,也被叶家追的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城里乱起来的时候,大多数人都准备进被窝里会周公,根本没有将外面的动静当回事。

    直到城门守军丢盔卸甲地逃跑。

    失去了理智的士兵拼命地呼喊着,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逃过从西夏人利刃下逃脱,看似戒备森严的杭州城,就像一块豆腐般经不起冲撞。

    西夏人如同旋风般,抢了几家大户的宅院,又在杭州府衙里放了一把大火,等到赵千总重新将士兵集结起来时,西夏人已经扬长而去,官兵们扑灭了火,又在后院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被西夏人高高地挂在了旗杆上,挂着的是当值的一位把总。

    赵千总几经询问才知道,西夏人来的时候,当值的把总,刚刚抢了一个民女,准备在衙门里行事,西夏人二话不说将还没有提起裤子的把总挑破肚皮挂了起来,那位把总肚肠流了满地,场面说不出的血腥,这位把总大家都认识,平日里威风凛凛,在街面上横行霸道,谁也拿他无可奈何,在西夏人手里却像切棵白菜般简单。

    被把总抢来的民女要不是躲在了角落里,说不定也被西夏人掳走了。

    西夏人就这样在杭州城里任意来去,如入无人之境,嘲笑着卫城军队的软弱。

    杭州守备刘显准备去衙门坐镇,七十多岁的老母,五十岁的老妻死死地拖着他的胳膊,不准他出门,谁知道那些西夏疯子会不会杀一个回马枪。

    刘显咬咬牙丢下了女眷,奔着衙门而来。

    他这个老臣,一直都是杭州官员的标杆,熬了这么多年他想要安安稳稳地致仕回家,所以在镇江出事之后,他一直遵循着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”的原则,不见闵怀,不见韩璋,不理李成茂,朝廷公文上怎么写,他就怎么去做。

    韩璋是无辜。

    但是太子更可怕。

    徐松元的信送到他案头,他看也没看就让徐家人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徐松元会说些什么,如果徐松元不是一根筋,就不会三番两次被罢官,徐家老太爷已经事先让人知会他,请他无论如何也不要理会徐松元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他却不能再躲着,因为西夏人已经风卷残云地袭击了杭州,他必须要写一本奏折,八百里告急向朝廷请罪,如果再出什么事,别说官职他恐怕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灾祸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掉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他是隔岸观火,现在他就是身在其中,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刘显问过去,“你们确定是西夏人?”

    下属惊魂未定,点了点头,“赵千总的人死伤了几十人,寻常人哪有这样的本事,他们外面虽然穿着我们大齐的衣服,腰间却挂着西夏人的弯刀,领头的人还说了几句西夏语,确确实实是西夏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下属喘了口气,“不是说,我们对付的是从中书省来的叛军吗?怎么会是西夏人?如果我们这里遇到了西夏人,镇江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刘显横了下属一眼,如果他知道,就不会在这里发愁了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杭州的守备是他,再怎么样也怪不到韩璋头上去,刘显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眼下只能将李成茂请来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韩璋的军队尚在路途之中,出了各地卫所驻军,手上有军权的人就只有李成茂了。

    然而李成茂却以点兵为由,没有来衙门里议事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种事,谁都要远远地躲开,生怕沾上晦气。

    刘显没办法找到了叶老夫人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喝着茶,想到前些日子有恃无恐得意洋洋的模样,放出话来,无论是闵怀还是韩璋派来的人,他一律不见。

    镇江抗敌是韩璋的主意与他刘显无关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将手里的茶碗放下来,淡淡地道:“要我说,这就是报应,别人有难时冷眼旁观,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刘显脸上挂不住顿时涨成了紫红色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过就是西夏人袭城,等到韩璋真的守不住镇江,叛军一路南下,”叶老夫人说着顿了顿,认真地看向刘显,“刘守备,您说到时候会不会攻打杭州城?这么说来我们叶家也要提早搬迁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叶家如果搬迁,杭州城内的大户都会纷纷搬离。

    刘显的冷汗从额头上淌下来。

    那么,杭州不就成了第二个镇江,他就要留下来死守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”刘显站起身,“看在小子过世老父的面子上,您就给小子指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别,别,”叶老夫人忽然摇摇头,“我已经老了不中用了,哪里有什么主意给你……要不然刘大人您去求神拜佛看看……不是说镇江能够渡过难关,都是因为有药师琉璃光如来保佑吗?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叫什么名字来着?”叶老夫人看向身边的管事妈妈。

    管事妈妈笑着道:“是顾家的大小姐,听说是徐松元大人给取的名字,叫琅华。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点点头,忽然问刘显,“刘守备多大了?”

    刘显不敢怠慢,“小子五十有三了。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“嗯”了一声,“是年纪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刘显一脸可怜的神情,“还请老夫人垂怜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三岁,也算过了大半辈子,应该已经看透世事了,却在这时候连个孩子也不如,顾琅华帮助官府加固城墙,请来苦行僧运送军粮,发放药物给百姓抵御暑热,你身为守备都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杭州出了事,威胁到你的乌纱帽,你就跑到这里来,哀求我可怜你。”

    “江浙那些即将死在叛军和西夏人手里的百姓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们哀求你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在写你的大字,装你的清雅,惦记着你的仕途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无论死多少人都与你无关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现在该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道:“不算李成茂的军队,杭州卫所上有多少人?几千人就被几十个人打的没有还手的能力,总要有个替罪羊承担这个罪名,你老了,身下的子孙也没什么出色的,对朝廷来说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,你觉得朝廷会饶过你吗?”

    叶家下人捧来一包东西,叶老夫人挥挥手让人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是崭新的寿衣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“我看时候到了,刘守备该为自己筹备后事了。你也不用怕,该死就去死,原本也没什么,我老太太不过就是出点丧金给你添添彩,也算全了我们两家人的情意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更奉上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月底,请大家多多为教主投票吧,让教主保住新书月票的位置,谢谢大家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