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一百章 暴露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西夏人跟着这支运粮的队伍已经走了整整两天,负责运送军粮的这些僧人,都是练过功夫的,晚上站在军粮车马周围,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,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,弄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他们是想要抢军粮,更想要不损失人手的情况下将军粮夺到手,这样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到齐了,”西夏人说着挽起了胳膊,眼睛要冒出绿光来,放肆地用西夏语说着,“明天,管这些秃驴有没有睡着,我们都只管将军粮抢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拿够我们吃喝的,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,反正这么远也带不到贺兰山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韩璋的军粮,这次也要让韩璋尝尝老子的手段,兄弟们在韩璋手里吃了那么多苦,这次要连本带利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咬着手里的干饼半晌才吐出一句话,“这些人也杀了吧!”不杀不快活,不杀不足以让韩璋动怒,必须要杀。

    等了这么久,为的就是要杀人。

    韩璋一定没有想到,辛辛苦苦在戊边多年,最终会落得这样的结局,除了这些秃驴没有别人来帮他。

    对,就让韩璋死在这里,死在他一心守卫的大齐国。

    想一想就觉得兴奋,他们要吃了韩璋的肉,喝了韩璋的血,让韩璋知道他们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为首的西夏人道,“等到那些和尚走到前面的山洼我们就动手,在此之前不要被他们发现。”

    大家点了点头,立即将命令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大家都很辛苦,但是这里不适合偷袭,大家要再忍耐忍耐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人说完这句话,听到周围传来吞咽声,这几天日子不好过,风餐露宿不说,缺食少睡,再这样熬下去大家都会疲惫不堪,还好终于等到了这样的几个机会,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果然刚刚平静的官路上,又走来了几辆马车。

    赶车的下人都是一身细棉布的长袍,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在搬迁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为了韩璋,老子在这受窝囊气,早就去抢大户了。”

    大户的马车一辆一辆地从眼前过,却不能抢,那是怎么滋味儿?都要将他们心中的火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就那车帘子都能给女人做衣服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边陲抢的那些村庄,哪有这种东西,我看我们还是别抢什么军粮了,就抢大户……”

    已经开始有人动摇。

    这种话只要说出来,就会得到回应,很多人也开始小声讨论那箱子里到底都有些什么。

    马车在路中央停下来,旁边的下人立即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是要去方便吧~”

    众人聚上来。

    这是路上伏击唯一的乐趣了。

    看到下人只是捧了一碗水过来,众人顿时失望地缩回头,“原来只是要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那碗是银的,看看,那妇人的手,手上戴着的东西,能换一匹好马吧?”

    “把那女人抢了吧!”

    为首的西夏人目光顿时凌厉起来,威风凛凛地扫了一圈,这才将骚动压了下去,他不由地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约束手下的弟兄会这么难,他们虽然是训练有素的兵士,烧杀抢掠却是他们在边陲常做的事,现在为了对付韩璋,只能看着这些肥肉不下口,对他们来说就是折磨。就算是他,每次看到马车经过,胸口的心脏跳得都要扑出来。

    “再忍一忍。”为首的喝声过去,众人才算彻底打消了去抢马车的念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的那一头,琅华接过吴桐手里的鸡腿,她狐疑地看着吴桐,吴桐只是笑呵呵地吃着手里的鸡头,然后献宝似的将鸡屁股递给了萧邑。

    琅华看到萧邑一脸愁苦的模样,差点就笑出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吴桐竟然跟上了她,就在她将带来的点心都吃完了,准备啃烧饼的时候,吴桐带来了一只大肥鸡。

    “你家公子呢?”琅华终于忍不住问过去。

    吴桐摇了摇头,“公子说,鸡蛋不能都放在一只篮子里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,她是那只可能会打破的鸡蛋,赵翎要远远地在一旁看着,免得惹祸上身?琅华后悔之前踹那两脚实在是太轻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被抓起来的反贼,竟然还有脸嫌弃别人。

    胡仲骨跑过来,“大小姐,这可不管用,走了那么多辆马车,也不见有什么动静啊。”

    吴桐立即欢喜地又戴上戒指,“还要再扮一次吗?”

    萧邑眼睛几乎瞪下来,一个挺机敏伶俐的人,怎么偏偏有那么多恶心的嗜好。

    萧邑道:“可能就是吴桐看错了,根本没有什么人埋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吴桐油乎乎的手抓向萧邑,“我不会看错,我就没有错过,不信你问公子。”

    琅华擦擦嘴,“看来金银打动不了他们,那就要来点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别的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竖起耳朵来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传来吆喝声。

    又有车马过来了,不过这次和前面的不同,这些明显都是一群下人,他们推着的也是家中常用的那些物什。

    领头的西夏人松了口气,看了看正往西山落的太阳,他低声吩咐,“准备好了,一会儿就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有人道:“那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羊吗?”

    一群肥羊扭着屁股向前走去,边走边“咩咩”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搬迁的大户不光带了金银细软,这些家畜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咽口水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    羊肉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的不是羊,而是肥滋滋咬一口就满嘴流油的羊肉,带着一层油脂的肉入口即化,特有的味道香得让人连舌头都要吞下去。

    好几天没有吃过饱饭了。

    自从离开贺兰山,就没有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场仗要打多久,谁也不知道,离开了肉,浑身上下仿佛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现在急需要东西来填充。

    就是这些大肥羊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下人管不住许多家畜,有几只羊咩咩叫着向山坡上跑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西夏人还没回过神,已经有绳索飞了出去,套住了羊脖子,眨眼的功夫就将羊拖了过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西夏人只觉得“轰”地一下,一腔热血顿时在喉咙里炸开。

    完了,暴露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正常更新奉上,接下来几章该打脸打脸,该要账要账。

    求大家手里的月票和推荐票,另外评论区猜男主活动开始了,只要参与就有奖哦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