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十九章 哥哥

第七十九章 哥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军粮已经装好,苦行僧也背起了行囊拉着马车一路向北走去,众人恍惚地看着这运粮的队伍。

    仿佛整个镇江都变得生机盎然起来。

    闵怀甚至跟着马车队伍一直到了城外,身边的主薄拿着官服一路跟上去不停地喊,“大人,穿上衣服……这样总不成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”闵怀笑道,“这是镇江,我还怕丢人不成?这衣服我穿不穿又能怎么样,大家又不是我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让大家跟着闵怀受苦了,”闵怀又是一揖拜下去,“将口粮都借给了朝廷,大家这些日子都没有吃饭吧?”

    听到吃饭两个字,百姓们纷纷笑道,“只要能帮上忙,那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旁边嘬手的小女娃却睁大了眼睛,“今天有饭吃吗?”

    那脏脏的小脸上满是渴望。

    闵怀不禁将涌出的泪水吞咽回去,稳住了自己颤抖的气息,“来啊,大家都将锅支起来,我们煮几锅米饭,我闵怀没有别的本事,今天却能让所有人都吃饱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大锅重新架上,这次是将从商贾哪里拿到的好米倒进锅中,在柴禾噼啪声中,米香慢慢溢出来。

    孩子们努力闻着味道好奇地问家中大人,“那锅里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大人道:“是米,米饭。”

    孩子拼命地摇头,“你骗人,骗人,这不是米,我吃过米,不是这样的味儿,不是……那锅里的是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闵怀看到这种情形眼睛再一次湿润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顾不得看百姓们欢庆,她的目光停留在那些苦行僧身上,只可惜转眼押送军粮的队伍就不见了,她刚想要回到马车里,就被一只大手抄了过去,紧接着人又被放上了肩头。

    琅华看着韩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经过了前几次惊吓,现在她倒也习惯了被人当做小娃娃一样摆弄来摆弄去。

    身体高起来就能望得更远,她努力地伸头向前望着,韩璋却怕她坐得不稳笑着道:“不着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琅华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高了,她不由地向下看去,韩璋竟然带着她上了城楼,然后扶着她坐在了城楼上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琅华就能很清楚地看着运粮的队伍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韩璋低头看着顾琅华微笑,这孩子是很在意这些粮食的,否则也不会眼睛紧盯着不放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是真的没想到顾家能将这件事做到,顾家虽然是大户,能凑到这些东西也是倾尽全力了吧,就连顾琅华这个小姑娘,看起来也比前几日瘦了许多,家中有病着的祖母,还要帮忙做军粮,对于一个八岁的小姑娘来说,该是根本做不到的事,顾琅华却将这一切都安排的很好,不但如此还请来了苦行僧运粮,让所有人都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可是也让他心头油然生出一股的爱惜之意,如果顾大老爷在世,顾琅华一定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,想到这里,韩璋说话的声音也就更加轻柔起来,“以后,不论你有什么难事,都可以来找我,我就像你叔叔一样。”

    琅华却摇摇头,“我不想让您做我的叔叔,您是阿宸的表哥,我和阿宸是手帕交,您如果是我叔叔,等我见到阿宸,岂不是要叫她姑姑。”

    韩璋没想到竟然是这个道理,他忍不住笑出声,伸出手去整理琅华的鬓角,“那你也叫我哥哥。”他从小就与家中所有人关系不太好,也许跟他脾气急躁有关,每次回家都要将内宅闹腾的鸡飞狗跳,他也和哥哥争辩一些政事,哥哥身体不好,只要说几句就会咳嗽起来,然后所有人都会用埋怨的目光看着他,认为是他惹了哥哥生气。

    后来他娶了芸娘,新婚当日他喝了些酒进了洞房,没有按规矩用秤杆挑开芸娘的头盖,而是用手直接揭下来,这样就将芸娘吓哭了,女子嘤嘤的哭声让他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劝说她。

    再往后,芸娘只要见到他就会哭,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仿佛无论做什么都是错。他干脆直接逃到了边关。

    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女子不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是人人都要绕着他走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有件事要请哥哥帮忙。”

    顾琅华大大的眼睛望过来,“我想请哥哥身边的人帮忙教教我们家的护院,现在毕竟是打仗的时候,我们家女眷多,万一出了事,我们也要有人可以依靠。”

    顾大小姐仿佛十分了解他的性子,说话直来直去,也不遮遮掩掩,明知是他在守城,还说出万一出了事这种话,万一出事只有三种情况,第一他没有约束住手下兵马,第二他打了败仗,第三他被人夺了权。

    按理说,如果有人拿其中一条来质疑他,他都会适当地展示他的威严。可是面对顾大小姐,他却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觉得她的做法是对的,关键时刻不能依赖任何人,只能看着自己手里的棋子去布阵。

    韩璋伸出手揉了揉琅华的头,“好,我让我的护卫云常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云常?琅华差点就问出声。

    云常不是陆瑛的护卫吗?在她印象里是一直忠心耿耿跟着陆瑛的,却原来……他竟然是韩将军的护卫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是因为陆瑛在镇江救了云常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前世里,陆瑛是不是知道镇江所有的事。

    猜疑就像一颗小小的种子,一下子就落进了她的心里,她想要知道所有真相。

    韩璋立即察觉到琅华的头低了下去,这是怎么了?刚才还高高兴兴的,现在怎么就难过起来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想回家去看祖母了。”

    韩璋将琅华抱下城墙,小姑娘明显是有心事,韩璋轻轻地蹲下身,“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,我去帮你办好。”

    或许让韩将军帮忙会更加顺利。

    琅华想了想,“我怀疑那个买米屯奇的商贾,就是害我父亲的人,我想要审个清楚,惩戒凶手,告慰我父亲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韩琦发现顾琅华不说话时像个小丫头,只要有什么主意,目光也会变得坚定起来,与他平日里见的那些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人的缘分很奇妙,或许就因为如此,他才会对她如此喜爱。

    韩璋点点头,“好,明日一早,我让人去接你,你想审就自己审,审不出我帮你审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加更奉上。

    看到了大家的打赏和月票,心里很高兴,谢谢大家,请继续支持~么么所有人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