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七十三章 幸福美满

第七百七十三章 幸福美满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大军连连打了胜仗,金人开始越发慌乱,因为齐军已经收回了真定,再往北就是金人土地。

    齐人列兵在边疆重镇,战鼓擂声震天,吓得金王亲自带着人前来求和。

    最终金人让出了三城之地,赔给大齐几千匹战马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消息,杭庭之眼睛发亮:“金人向来将战马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这次这般求和,是真的心甘情愿地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抿了口茶,金人没得选择,裴杞堂乘胜追击没有给金人半点喘息的机会,要不是顾及大齐的国力,裴杞堂很有可能直捣金国的西京,让金人也尝尝都城被困的滋味儿。

    她也终于能松口气,大获全胜的背后都是他舍命相搏,从几百人到几万人,浴血奋战才有的结果。

    琅华扶着腰站起身:“王爷很快就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盼到了这一天,裴杞堂班师回朝,京中一片喜气洋洋,琅华早早就起身梳洗,换了一身新衣裙。

    阿琼笑着侍奉琅华梳头:“若是从背后看,都不知王妃怀了身孕。”

    琅华摸着尖尖的肚子,这个孩子很体贴娘亲,除了开始的时候让她嗜睡之外,月份越大反而越让她觉得精力十足,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,不知不觉就健步如飞,没有半点的笨拙,要说有些改变,大约就是饭量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琅华坐着马车径直去了城门。

    站在城楼之上,能够第一时间看到裴杞堂出现在眼前,分别了那么久,心中满是相聚的渴盼。

    萧邑上前禀告:“王妃,就快了,大军还有三个时辰能到,王爷应该会先一步进京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失笑,让裴杞堂规规矩矩带着兵马,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人前,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可惜了,注定是没有人能够看到庆王爷率十几万兵马的威仪,这或许不太完美,但是依旧不会影响他是那天边皎皎明月。最重要的是,他是她的夫君,她孩儿的父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琅华不禁心中一暖,肚子里的孩子也仿佛感觉到了什么,欢快地舒展着手脚,琅华正觉得高兴,一股暖流忽然顺着她的大腿淌下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萧妈妈睁大了眼睛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,立即上前搀扶起琅华,吩咐萧邑:“快……抬肩舆上来,王妃……王妃要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怔愣,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生产,这孩子还真是会挑时候,让她又是甜蜜又是紧张,还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在城楼上……

    这孩子难不成也跟他父亲一样,将来要四处征战?

    她可不愿意有这样的预示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回到了庆王府,顾老太太和杭氏已经得了消息等在门口,杭氏上前搀扶了琅华,慌忙问过去:“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坦?不是还没有到日子……快……让稳婆立即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杭氏的手冰凉,眉宇间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见状道:“别慌神,不过差个几天也是寻常,正好赶在王爷回京,依我看是个好兆头,若是快的话,说不得王爷还没有进门,就已经做了父亲。”

    祖母的几句话让琅华的心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稳稳当当地将她抬进了门又安置在炕上,稳婆立即上前查看她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王妃是头一胎,快的话也要等到晚上。”

    琅华看一眼沙漏,现在不过才巳时初,没想到要那么久,怪不得她还没觉得特别的疼痛,若是这样就能生下孩子,那也太过轻松了。

    杭氏小心翼翼地用帕子给琅华擦汗,轻声安慰着琅华:“不疼的时候就歇一歇,这样才能有力气。”

    琅华胡乱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疼痛一阵强过一阵,开始她还能安静地躺在床上,后来她就恨不得起身来走动,稳婆立即上前阻止:“王妃是先破水尤其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能不动就不要动。

    琅华忽然想起在军帐里为伤兵缝合伤口的事来,若是能将肚子剖开取出孩子再缝合好,说不得都比这样要轻松些。

    这样折腾了两次,琅华就觉得没有了力气,周围的一切逐渐变得模糊起来,稳婆不停检查着她和孩子的情形,胡先生进门用过了针,还将几颗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,她刚刚觉得舒服了些,疼痛却再一次如期而至,让她整个人忍不住哆嗦。

    有几次琅华仿佛都听到了孩子的哭声,可是清醒过来就发现什么也没发生,都是她在妄想。

    真让稳婆说对了,她这样下去真的要半夜才能生下孩子。

    琅华喝了两口萧妈妈送来的甜汤,就又躺下来。

    杭氏轻轻地揉着她的后背,她想要安慰杭氏却张不开嘴,实在是太疼,太累了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她听到胡先生和御医在争论些什么,三个稳婆都不敢插嘴,只是躬身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最终胡先生拂袖:“若是王妃出了事,我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然后阿莫化开了一匙药给她。

    琅华没有犹豫就将药吞了进去,胡先生做的决定都是为了她好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吃了药,琅华觉得胸腹一片暖洋洋的,腰间的酸疼也减轻不少。

    胡先生道:“王妃尽量歇一歇,您若是太过疲累,到了关键时刻反而会脱力。”

    胡先生说得对,她应该尽量保存体力。

    琅华闭上眼睛,晕晕沉沉地睡去,再醒过来时只觉得手被人紧紧地握住,她还没来得及去看周围的情形,剧烈的疼痛就让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稳婆,”裴杞堂低沉的声音响起来,“快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琅华不禁一愣,抬起头来看到裴杞堂,他看起来不像是平日里那般安然,眉宇中反而有种忧色,下颌的青胡茬还没来得及刮去,身上随随便便穿了件袍子,显然只是胡乱换了衣服,就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男子不是不能进产室吗?他怎么会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得不承认有裴杞堂在这里,她觉得踏实了许多,甚至连疼痛都减轻了些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”琅华舔了舔嘴唇,声音沙哑,“你出去吧,让母亲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却将琅华拢在了怀里:“就快了,稳婆说已经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,紧紧地握住了裴杞堂的手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琅华觉得已经耗光了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施力过后,终于一声婴儿清脆的啼哭声响起。

    稳婆立即跪下来道喜:“恭喜王爷、王妃,是位小郡主。”

    琅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整个人瘫软在了床铺间,笑容渐渐地爬上了她的脸颊,她的微姐儿出生了,差点在城墙上出声的女儿,不知她将来又会走那条路呢?

    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前世她一直未能有儿女,今生不再有那样的缺憾。

    这就是老天给予她最大的馈赠。

    裴杞堂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在怀里,他的眼睛都往日都要明亮许多,长长的手臂将微姐儿捧住,满身戒备,生怕她会受伤似的。

    裴杞堂半晌才弯下身将琅华也搂在怀里,笑容从他眼底散开,欢快的模样像是一个孩子:“琅华,从此之后我别无所求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什么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轻声呢喃,一吻落在了琅华额头上。

    琅华闭上眼睛,她要感谢许氏、宁王,没有他们就没有她这一路的悲喜,也不会让她如此珍惜每一刻的欢乐和幸福。

    她要陪在裴杞堂身边,看着他们的孩子长大,一点点地变老,也只有这样才不算虚度了一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呵呵呵,很幸福呦。

    我在想好多好多人的番外,大家想不想看捏。

    最后两天了,求大家手里的月票给教主,拜托大家了。

    月票,月票君也出生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