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是陆瑛

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是陆瑛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金人十万大军,刚刚踏入大齐的土地,就接二连三遭受重创,折损兵将无数,三公主也成了阶下囚,虽然金人之后又投入了几万兵力,但是却没能扭转局面,与大齐对战之中金人损失了大量的人力财力,若是大齐能够一直胜下去,不但能将金人逐出齐地,而且金人十年之内没有能力再兴兵。

    裴杞堂神采奕奕地望着眼前的舆图。

    淮南王不禁心中叹息,王爷可真沉得住气,换做旁人早就龙袍加身,他却是一副不将金人逐出大齐,绝不肯谈论皇位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庆王妃还将太子齐蔚和赵氏迎进了京,大齐没有因为皇位空虚而混乱,而是上下一心支持庆王抗敌,本来是争夺皇位的情势,就此变成了万众归心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相州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淮南王立即躬身:“还没有破城,没想到陆瑛一个文官,带起兵来也不含糊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没有破城,相州的情形也不能再等,连夜进二十里扎营,稍作休息,明日五更之前骑兵先行,解相州之围,”裴杞堂说着顿了顿,“被忘了给卫所留下四十顶军帐。”

    这次突然将战场改在相州,他还以为庆王妃会来不及筹备药材,却没想到医工会和他们几乎同时抵达,这就是庆王和王妃之间的默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疾呼传来,陆瑛疲惫地睁开了眼睛,紧接着他感觉到了右腿断裂般的疼痛,他的冷汗立即淌下来。

    方才金人一刀刺在他的腿上,鲜血喷涌而出,他带人将金人都丢下了城墙,然后就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瑛问过去:“金人有没有再攻城?”

    副将道:“没有,您就安心养伤……”

    陆瑛长长地喘了口气:“庆王的兵马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副将讶异地道:“大人怎会知晓?”

    “金人拼命进攻,就是要在庆王到来之前夺取相州,相州城墙坚固,是极好的屏障,只有这样才能与庆王的兵马一战,”陆瑛小心地挪动着身体,换来的却是一阵颤抖,显然右腿上的伤已经限制了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陆瑛神情出奇的冷静:“今晚金人还会倾力攻城,若是守不住,你们就从西门离开,我留下做最后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副将摇摇头:“真的要走,也是卑职先护着大人离开,只有大人平安无事,我们才知道后面要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陆瑛端起碗抿了一口水:“你们出去之后投奔朝廷,放下之前的成见,与朝廷兵马一起杀敌,若是能够活下来,将来也会被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副将立即道:“我们追随的是陆大人,除非陆大人决定投靠庆王,否则我们……不会这样做,相州城的将士都愿意与陆大人共进退,相州我们守了这么久,既然庆王已经来了,我们不如就连夜出城向西去,与大齐接壤的吐蕃说不得会接纳我们。”

    副将说的这些,陆瑛早就已经思量过,打了胜仗离开,为自己壮了声势也能得到许多支持,就像裴杞堂藏在江南那么久,朝廷始终捉不到他,那都是因为百姓们为他遮掩,有了民心才能有接下来的事。没有齐蔚,他也能设法偏居一隅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为什么,这些日子他却愈发觉得没有意义,心不静哪里都不得安身,这些年的奔波和挣扎,已经让他觉得疲累。

    嘈杂的声音突然又传来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”城门守将让人来禀告,“金人又攻城了。”

    陆瑛微微一笑,他猜的没错,裴杞堂来了,金人这是在做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抬我去城楼。”陆瑛吩咐。

    只有看清楚金人进攻的情势,才能知道要如何抵抗,撑过这一次,相州城就真的平安了。

    金人如同疯了的野兽,拼命地挣扎,连续的攻城让相州耗尽了所有,随时随地都可以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这一夜仿佛格外的漫长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,谁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第二日的朝阳。

    “坚持……朝廷的兵马明日就会赶到,那时候我们就赢了。”

    陆瑛捂着伤腿,伤口处还有鲜血一点点地渗出来,滴落在地上,鲜血带走了他的温度,让他觉得冷风刺骨。

    就像小时候被罚跪在堂屋里,寒冷顺着他的腿一点点地向上爬,他疼得难过,忍不住哭出声,得到的却是婆子的打骂。

    他只是个庶子,从小就要懂得顺从嫡母,不要有半点的反抗之心,静静地等待高宅深院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姨娘说,别哭,别说话,不要挣扎,这样就好,很快就会好。

    所以他闭上嘴,沉下眼睛,让人永远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没有人看透他的心,没人知道陆瑛到底是个什么人。

    他亲手捂死了父亲,揭发了刘景臣,害死赵廖,骗过金人,他一个任人折辱的庶子,终于开始一点点掌握了权利,左右皇帝,控制太子……可是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快乐。

    他内心深处,仍旧无助地跪在黑暗之中,从不曾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先走吧!”副将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陆瑛摇了摇头,不走了,他不愿意再走了,这里就是他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,”副将眼睛中含着泪水,“您现在动身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陆瑛露出一丝笑容:“活着,太辛苦。”

    活着太苦,永远改变不了,永远得不到想要的快乐,就连喘一口气都像是被无数的针刺在心头。

    伤口永远不能愈合,每天都流着血,却又不能死去,与其这样煎熬,不如换别人活下来。

    陆瑛靠着城墙慢慢坐下:“让我守住这城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里,高高的城墙上,站得这样高,留在这里,或许有一天会被人看到,被人想起,被人怀念,而不再是厌恶和痛恨。

    很好,他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轰”撞击城门的声音传来,整个天地都仿佛为之动摇,这一次金人坚定不移要摧毁一切,不再将城中的守军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陆瑛目光清冽,他从来都看不得这样的蔑视,所以他必须要让金人知道,他陆瑛是谁。

    “点火。”

    陆瑛清脆的喊声过后,两扇城门也轰然倒塌,金人兴奋地冲进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一口气写完,又觉得感情没有堆积好,明天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