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六十七章 最终背离

第七百六十七章 最终背离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王奉熙有些担忧,这有可能是赵氏和陆瑛联手耍的手段,就像这次都城的危机,如果不是庆王妃手下的那些探子,只怕在金人兵临城下之前,他们都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王奉熙道:“王妃,若不然再让人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琅华摇了摇头:“既然有信函送到京城,几天之内人就应该到城外了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不禁惊讶,为什么庆王妃会这样笃定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赵氏若是想要耍手段诈降,这封信函该是送到王爷手上,因为王爷的兵马离相州近,而且只要王爷相信了他们,就不会起兵攻打相州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们来京城,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,我只需要考虑要不要收留他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觉得这话有道理,可是他却不明白:“既然没有什么好处,又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因为京城有宗室在,他们这样委身示好,我总要给他们几分颜面,我又要生下自己的孩子,见到年幼的齐蔚说不得会心软。”

    并且,赵氏母子放弃了相州,就等于一无所有,不具备任何的威胁,活命的机会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赵氏终究是做过皇后的人,早已经想的透彻。

    王奉熙道:“这么看……陆瑛真的投奔了金人,那相州岂不是丢了,我们要不要写封信函交给王爷,请王爷早些防范。”

    陆瑛投靠金人吗?

    琅华转身走下城楼:“不着急,先等等赵氏再说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僵立在那里,等到赵氏岂不是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氏紧紧地抱着怀里的齐蔚,这两年让她尝到了一辈子的苦,先是被废,然后每天活在恐惧中,生怕哪一天大行皇帝将她从床上拖起来灌杯毒酒,或是赐条白绫将她勒死在那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活下来,却又跟着大行皇帝东奔西逃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想做什么太后,也不想将孩子扶上皇位,她只要过普普通通的日子,看着孩子长大成人。

    赵氏想到这里,怀里的齐蔚因为颠簸大声地哭起来,仿佛要用尽全力,却又只能发出细弱的响动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孩子恐怕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赵氏心里如同刀割般疼痛。

    “主子,”内侍低声道,“您再忍忍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赵氏强迫自己振作精神,轻轻地晃动着怀里的齐蔚:“好孩子,再坚持一下,我们就能活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赵氏攥起了手,也不知到了京城之后庆王妃会不会收留他们,肯不肯让他们进城,她这是在赌,用自己和孩子的性命赌这一场。

    赵氏撩开帘子,看到了外面的闵子臣。

    闵子臣跟着他们从相州出来之后,就很少说话。劝说闵子臣帮衬她们母子的时候,她想好了要许下金银或是高位给闵家,话到嘴边却终究没能说出来。因为,面对个失魂落魄的人,任何许诺都是徒劳,好在闵子臣最终选择了她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些走,今天就不要再休息了。”赵氏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看向闵子臣。

    趁着没有追兵,他们应该一口气走到京城。

    闵子臣胡乱点点头,转头看向另一辆马车,闵子臣催马到了马车边。

    马车里隐约传来哽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闵子臣叹了口气,半晌才道:“你别难过了,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,你也该想想闵家的名声,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紧紧地攥着闵江宸的手,赞同地颔首:“阿宸,你就听你哥哥的,不是我们不帮陆瑛。我们若是做了那种事,闵氏一族百年的名声都会毁于一旦,你父亲只怕也会被人挖坟掘墓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只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了,她这一路上都在后悔,如果没有将那件事告诉哥哥,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当时只是想不通,对陆瑛又怨又气,怨他这样无情,气他为了琅华竟然不惜卖国,沦落的不人不鬼。

    她告诉哥哥又能期盼有什么结果呢?其实她早该料到。

    闵江宸止住了哭泣,闭上眼睛靠在马车上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天渐渐暗下来,马车放慢了速度,却还在官路上前行,没有人来阻拦,也没有人来袭击,离京城越近,好像就越太平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日就能到京城了。”侍卫前来禀告。

    闵子臣点点头,现在看来庆王妃八成会收留赵氏母子了,否则早就出兵阻拦,他们也就不会这样顺利地走到这里。

    赵氏这次赌对了。

    那么他呢,有没有选对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用过了早饭,坐在屋子里看柳子谕送来的文书。这几年不停地打仗,大齐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,好在柳子谕十分聪明,想方设法筹来了军资,足够维持到年底。

    “王妃,”王奉熙大步走过来,“赵氏母子到了城外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放进来吧,请个宗室女眷出面安置他们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?王奉熙抿了抿嘴唇:“那……要不要问他们陆瑛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看着庆王妃淡然的神情,忽然之间明白了庆王妃的用意。随随便便、静静悄悄地接受了赵氏母子,就像是接受了个普通人一样,这也正代表了庆王府的态度。

    在庆王府看来,赵氏和齐蔚最多不过是个宗室而已。

    真是厉害,只有真正将赵氏母子放下的人,才会有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王奉熙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有让将士卸甲,没有让人查验她们的车马,赵氏恍惚中觉得,战事已经过去,大齐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,那么的威武、自信、沉稳,她和“太子”渺小的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见到宗室女眷,赵氏心中一颤,这就是她的将来,虽然有些失落,可是赵氏仍旧松口气,从此之后她要时时刻刻地告诫自己,这样的地位就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蔚儿。”赵氏低下头目光落在齐蔚的小脸上,你要记得不要贪心,本本分分的才能平安活下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赵氏双腿一屈跪在地上:“谢庆王妃搭救我们母子,庆王妃的恩德我们终身不忘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赵氏和齐蔚被宗室女眷带走,闵子臣愣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能让我见见庆王妃吗?”闵江宸从马车上下来,“我想求见庆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身子不适,”王奉熙走过来道,“特意吩咐了谁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微微张开嘴,琅华还是第一次将她这样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眼看着王奉熙也离开,闵江宸看向闵夫人:“娘和哥哥先回去,我……我要去庆王府求见琅华。”

    望着憔悴的女儿,闵夫人皱起眉头:“你这是何苦呢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垂下眼睛:“我只是想要让琅华知道相州发生的事。”琅华应该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赵氏也算聪明人吧。

    一场浩劫结束之后,总会有所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