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六十二章 尽头

第七百六十二章 尽头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时间,局面就有了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金人调兵,朝廷遣将抵抗,整个北方都陷入了战局,幸好朝廷事先有安排,安置了大部分百姓,也许战后大齐需要重建,北方两三年才能恢复从前的繁华,但是至少没有任由金人践踏。

    陆瑛站在城墙上,相州城内百姓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神情,守城的兵士也是一脸恹恹毫无精神。

    这与他们在京城对抗宁王时大不同。

    因为那时候他们只是一心守城,现在他们却不知道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这场仗打赢了怎么样,打不赢又怎么样,无论是他还是襁褓里的太子,都不能给人希望。

    “赵氏说的话也不无道理,”闵子臣忍不住开口,“若不然你也想一想,碍于太子的身份,庆王也不一定就会为难我们,若是得了封地,将来你还想要东山再起也不是没有机会,到时候太子已经长大,我们兵强马壮。”

    陆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会了,机不可失,只要裴杞堂坐上皇位,别人就再也没有了机会,小小的齐蔚丢掉太子的身份,再起兵可就是谋反大罪,又有谁能够跟随?

    “陆大人,朝廷有人来了。”守城的将士上前禀告。

    陆瑛低下头,果然看到了一人一骑就立在城门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封文书就躺在陆瑛手里,陆瑛看过之后递给了赵氏。

    赵氏匆匆忙忙看了几眼,就诧异地开口:“这是什么意思?庆王让我们所有人抗击金人?”那就是说,朝廷承认相州的驻军,并没有将他们当成罪不可恕的叛党。

    陆瑛慢慢收拢了手指。

    相州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只能拼死抵抗,可一旦发现还有转机,许多人都会动摇。

    赵氏脸上果然透出一股的喜气:“稚子无罪,蔚儿是大行皇帝唯一的子嗣,应该去京城为大行皇帝守孝,我这就写封信,让使臣带回去交给太后和庆王。”

    “那相州的臣子呢?”陆瑛抬起眼睛,“这里许多人都是跟着大行皇帝从京城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赵氏道:“等回到京城,我会为他们求情,从前那些事也就让它过去吧,庆王也定然是这样思量,否则早就已经兵临城下,岂会让人送文书来。”

    陆瑛不禁冷笑。

    在庆王心里,他们这些人根本不需要兵马对付,兵不血刃就能瓦解一切,就像当年他们匆匆忙忙逃离京城一样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君主有什么样的臣子,大齐所有的糟粕都在这里,就算再过十年,他们也是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不去京城。”陆瑛站起身来,一双眼睛漆黑如墨。

    赵氏不知怎么的忽然觉得有些害怕:“你……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金人在北方布兵,必然是想要一举折败荣国公,荣国公是庆王妃兄长,朝廷知道消息急于增援,可能就要落入金人的陷阱,”陆瑛顿了顿,“相州离北方重镇不远,金人若是得知太子离开了城池,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能不能逃到京城谁也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赵氏的脸色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除非相州的兵马赢了金人。”

    赵氏想起京城被金人攻破时的情形,那个噩梦一直绕在她的脑海里,每夜她几乎都会因此而惊醒。

    大行皇帝为了宫中女眷不受辱,只要被宠幸的妃子,几乎都殉了节,她也知道落到金人手里是个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赵氏摇头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瑛不说话,赵氏就慌起神来:“陆大人,我们孤儿寡母只能依靠你,你说怎么办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赵氏说着如丧考妣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陆瑛安抚了赵氏才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闵子臣立即上前:“我们哪里也不去,就能守住城吗?”

    北方战事一起,相州也是孤立无援,除非他们投靠金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金人……也送来了信函。”

    陆瑛眼睛微眯,仔细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闵子臣心跳如鼓,此时此刻他既希望他们获得一线希望,却又害怕陆瑛答应与金人联手,他拥护大行皇帝和太子,不等于会向金人折服,他脑海里浮现起闵怀的脸,父亲就是死于金人奸细之手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些什么?”闵子臣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金人出动了二十万大军,围攻北疆,荣国公有难了,照这样下去,北方重镇会一再失守,金人很快兵临城下。”

    所以,闵子臣吞咽一口:“金人送来的是战书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陆瑛道,“金人希望我们带着太子投靠,他们答应会将大齐的北方赐给太子,太子可以称王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惊诧地张开嘴:“赐给太子……岂不是让我们俯首称臣?”就像大齐曾几次封西夏王一样,从此之后大齐就是金人的属地。

    向金人称臣,他们怎么能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闵子臣不停地摇头,真的这样做了,他们就都是大齐的罪人,他跟随陆瑛和大行皇帝出京,是为了保住大齐皇权正统,不与庆王这样的反贼为伍,如今的结果却让他叛国。

    闵子臣道:“我们不能接受。”即便是战死,也不能像刘景臣等人一样。若是得到这样的结果,他都不能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让金人回去吧!”陆瑛淡淡地道,“我们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松了口气,短短一瞬间他已经汗透衣衫,还好陆瑛这样选择,没有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会撑过去,”闵子臣道,“这么多困难我们都走了过来,只要坚持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陆瑛将金人书信丢在火盆里,或许吧,总该有些希望。但是那蒸腾起来的火苗却依旧捂不热他已经冰冷的心。

    也许就快到尽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布置好城内防务,陆瑛从才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下人立即来应门。

    “爷用饭了没有?”下人躬身道,“厨房里都已经备下了。”

    陆瑛点点头:“送到书房里来吧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饭香扑面而来,几碟精致的小菜已经摆在他面前,这不是厨娘做的,厨房不会这样仔细。

    陆瑛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吃食,姨娘活着的时候常常说,不愿意离开陆家是因为那是他们的家,虽然他是庶子,却还是能够依靠陆家。那时候他很厌恶姨娘的说法,可是今时今日……他才知道,他想要的也是这一刻的平静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个人能够陪在他身边,会让他觉得踏实又轻松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这个人定要是顾琅华。

    “撤下去吧。”陆瑛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仆妇不敢怠慢就要上前收拾碗筷,门却被人推开,闵江宸站在那里,脸上挂满了泪水,眼睛中满是伤痛:“你这是何苦呢?就这样厌弃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