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五十四章 还债

第七百五十四章 还债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陆卿,”皇帝兴奋地拉着陆瑛,“这一仗我们要怎么打,你心里可有思量?”

    勤政殿里的大臣已经退去,就剩下了陆瑛和赵廖陪着皇上看舆图。

    皇帝就像是个孩子一样,背着手喋喋不休地开始说太祖时的丰功伟绩。

    大齐的骑兵虽然比不上金人,但是步军却是无坚不摧,所以定远侯等人做先锋,明威将军利用地势将金人从两边合围,这一仗就能赢下来。

    皇帝越来越兴奋:“朕思量了一夜,觉得陆卿说的有道理,朕打了胜仗,壮了军威,王师所到之处,让他们为之胆寒,不愁战事不平,从今而后大齐史书上也要写下这重重的一笔,朕是天子,天子就要有这样的威势。”

    当年高宗就说过类似的话,先皇也这样鞭策自己,到了他这里,依旧要迎难而上。真龙天子有上天庇佑,他就不信这一仗他赢不了。

    陆瑛弯腰静静地听着,皇上将学过的兵书都搬出来,突发奇想地安排着所有一切,好像转眼之间这场仗已经打完了,皇上又可以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赵廖欲言又止,就连庆王都会忌惮金人,皇上却这样大意轻敌,万一吃了败仗,又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皇帝不等赵廖和陆瑛说话,已经吩咐常安康:“立即将兵部尚书和定远侯传进来,三天之内朕定要发兵。”

    “就拿刘景臣的人头来祭旗。”

    赵廖看向陆瑛,陆瑛目光深沉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阻止不了的事,不如不开口。

    陆瑛和赵廖从大殿里退出去,刚刚走出宫门,陆瑛叫住赵廖:“赵指挥使是不是觉得这一战必然会败。”

    赵廖一凛,皱起眉头:“陆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瑛打断赵廖的话:“在这个时候,我们就不要再遮遮掩掩,这一仗赢不了,但是却必须要打,至少让人知道皇上抗击金人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赵廖明白陆瑛的意思,皇上信任刘景臣这么多年,如今大家都知晓刘景臣是金人的奸细,也都纷纷猜测皇上对金人的态度,若是此时朝廷再没有动作,必然会让人失望,万一庆王打出大旗来与金人对立,人心就会纷纷倒向庆王。

    赵廖心中苦笑,其实他也偷偷地想过,如果皇上换做是庆王,大齐不会惧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皇上没想过会输,但是我们要做好准备,如果输了该怎么办,我们要想法子带着皇上退出战局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背着皇上做事。

    赵廖惊讶,所以抓到刘景臣的是陆瑛,陆瑛懂得要如何把控如今的局面,可大齐乱成这样,到底是个什么结果,谁又能说得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松元抬起头看着天上那一轮明月。

    “老爷,”杭氏将斗篷披在徐松元身上,“您是不是在想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知道这些瞒不过杭氏:“虽然我知道不论出了什么事母亲都是罪有应得,可我还是有些难过。”

    京中传出消息,刘景臣等人下了大牢,金人带兵冲破了大齐的边防重镇,皇帝不日就要御驾亲征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很有可能会处置刘景臣等人,徐松元握紧了手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母亲做错了很多事,”徐松元叹口气,“父亲和姨娘都是死在她手中,她有今日也是在偿还罪孽,正元应该也难逃一死,可怜了二弟们和巧姐。”

    还好他没有错的离谱,至少没成为母亲的帮凶。

    徐松元道:“我们得庆幸如果没有琅华,我们就要被刘景臣左右。”想一想都觉得可怕,刘景臣用母亲做的错事来要挟他,到时候他想要与刘景臣撇清关系,又有谁会相信。他立即就会变成叛国的奸细,让人人唾骂。

    还好,他没愚孝到不管不顾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为母亲烧些纸钱吧,”徐松元道,“其他的不要再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杭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谨莜被奇怪的声音惊醒。

    悉悉索索的响动,然后是一个人拼命想要呼吸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谨莜睁开眼睛看过去,几缕阳光从前面透进来,将牢房的角落照亮了。

    几只硕大的灰老鼠,晃动着肥硕的身子,低下头啃噬着一个人的脸,在老鼠的撕扯中,那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,一双灰白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和疼痛,定定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。

    徐谨莜浑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,手脚立即变得冰冷,伸出手抱住自己的肩膀,仿佛那些老鼠已经跳在了她身上,很快她就会沦落成徐老夫人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老鼠在啃徐老夫人的皮肉,徐老夫人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,最可怕的是她还活着,被撕扯半天,才竭尽全力地动一下,这样细微的动作却无济于事,并不能让那些老鼠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我,”徐谨莜大叫起来,“都是你自己做的孽,听说我是徐士元的女儿,你一定很想立即杀了我,要不是因为你不想要顾琅华进徐家,也不会放我一马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些,再看徐老夫人的惨状,徐谨莜忽然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早就想通了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你以为我再回到你身边侍奉是为了什么?为的就是借着徐家登上高位,我没有错,错的是你自己,是你相信刘景臣,是你要留在京城,如果你不杀老太爷和姨娘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,”徐谨莜声音发颤,“如果你没有杀老太爷和姨娘,说不得我会变成真正的徐家小姐,我的亲祖母一定会比你好。”

    一滴血泪从徐老夫人眼角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她。”狱卒的声音忽然传来,拴着牢门的锁链被打开,那些老鼠立即四下逃窜,留下了满身伤口的徐老夫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狱卒上前扯起了徐老夫人的头发,徐老夫人似是被噎住了般,从喉咙里发出“咯咯”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倒省了我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两个狱卒说着,就要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,快,还有这么多犯人要处置,快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管她了。”

    狱卒应了一声,抓住徐老夫人的肩膀重重地将她摔在了牢房地上,巨大的撞击声将徐谨莜吓得牙齿打颤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也像一根木棍般在直挺挺地横在了地上,双脚挺直踹了两下,再也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两个狱卒没有再查看徐老夫人的情况,而是转身走出了牢房,重新锁好牢门。

    鲜血在地上蔓延,徐老夫人的尸身就在她脚下不远处,没有人为她收尸,只是引来了更多的老鼠。

    “将她带走,”徐谨莜尖声喊起来,“将她带走,求求你们,我不要跟她在一起……她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已经死了,为什么还要缠着她。

    徐谨莜的泪水在脸上纵横。

    她又会怎么样?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死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本书死亡率是所有书里最高的了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谁的结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