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一切都晚了

第七百五十一章 一切都晚了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双手挥舞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在这里,你们要做什么?都是你……你们先对不起我……我……我才是……你明媒正娶……”

    徐谨莜见到徐老夫人的模样,不禁心中满是恐惧。徐老夫人眼睛里一片空洞,就像是见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“松元,”徐老夫人大叫起来,“松元……快……快……”她的松元哪里去了,每当这时候,松元都会在,都会来安抚她。

    都是因为顾琅华,如果不是顾琅华松元还在她身边,不会狠心撇下她离开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似是听到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是庶妹的声音,满是轻蔑和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你已经死了,你已经死了,”徐老夫人扭头向身后看去,脖子扭出奇怪的弧度,大口大口地喘息,五官干瘪如几个孔洞,看起来异常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长子……在中书省任职……你们……胆敢对我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断断续续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谁敢动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……”

    松元一定会来救她,每一次都是这样,虽然不认同她,却心中孝顺她,为什么她会将松元逐出家门。现在,她是真的后悔了。

    狱卒不由地摇头:“徐松元随庆王谋反离京了,再说……庆王妃已经知晓你害了徐家老太爷,庆王妃不是说了,她不会救徐氏一族有罪的人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线希望,就像是被吹灭的蜡烛一样,化为一阵青烟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脑子一片模糊,对这些话没有半点的反应。

    角落地里徐正元却叫起来:“大哥离开家原来是因为这个,大哥不救我们是因为他知道父亲是你害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徐正元嘶声道:“是你,都是你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看向左右,他就这样被丢入大牢中,等待他的不知道会是什么,而且不会再有人来救他,因为庆王妃已经给他们定了罪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是被放弃的人。

    “活不成了,”徐正元桀桀怪笑,“我们都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站在不远处的陆瑛见到这样的情形向旁边的狱卒点了点头,火候到了。

    现在趁热打铁的审问,就能问出他想要的口供。

    容七立即躬身道:“陆大人,要不是您,这次可就要闹出大事了。”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秘书郎,却做成了这样的大事,将来等到朝局稳定之后,一定会得到皇上的重用,从此之后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寻常人遇到这种情形,决计不敢密告皇上,成了是立下了大功,输了可就要万劫不复,这就是本事。

    容七接着道:“没有物证,没有人证,这么快结案我还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陆瑛抿了抿嘴唇:“这原本也不是审案的法子,但是非常时期,只能用这样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庆王妃临走之前也去了徐氏族中,就此给徐老夫人定了罪,”容七说着微微一顿,“我让人去徐氏族里询问,想着搜集更多的证据,现在看来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陆瑛静静地听着,早在离开京城之前,琅华已经做了一切,不管是徐家女眷还是庆王府,都已经知道了实情,所以才会将徐老夫人一家留在京城。

    琅华就是这样,对错分明,而他却更喜欢用手段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琅华不喜欢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徐家那边有了口供。”皇城司的人毕恭毕敬地将手里的供状递给了容七。

    容七打开一看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徐老太爷去世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皇城司的人躬身禀告:“这些人都是庆王妃审过的,我们问起来也没费什么功夫,就连徐老太爷病时用的药方都问出来了,我们问了当年诊病的郎中,确认那药方无误,徐老太爷的病情加重,与当时的脉象不符。”

    “徐老天爷去世时丧仪都由徐老夫人一手操办,徐家人虽然觉得有些蹊跷,谁也没有多加猜忌。”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沦落至此,没有人再会为她遮掩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大老爷,我有内情要说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忽然喊起来。徐老夫人如同一条垂死的鱼,徐二老爷和徐大小姐也是万念俱灰的模样,徐家已经完了,不再值得她拼命去遮掩、隐瞒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老太爷,”管事妈妈道,“姨娘也是死的不明不白,仵作曾来验过尸,那仵作也是被老夫人收买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是屡次加害姨娘,被老太爷嫌弃,”管事妈妈深深地看了徐老夫人一眼,“姨娘小产之后,老太爷责怪老夫人,说老夫人善妒,连庶妹都不肯放过,早晚要休掉老夫人,老夫人哭了一晚上,跟奴婢说,她死也不会离开徐家,闹到如今的地步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老太爷去世这些年,老夫人经常会做噩梦,逼着大老爷卖掉了京城的旧宅,搬进了如今的新宅,而且在住所设了庵堂和仙堂,仙堂下面还压着姨娘的生辰八字……”

    管事妈妈只顾得说话,没有看到旁边的徐老夫人缓过一口气,张开了手臂向她扑过来,细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领子,努力地向她脖颈上抓去。

    管事妈妈吓了一跳,摔倒在地,两个人滚作一团,狱卒立即上前拉扯。

    徐谨莜见到眼前的情形,捂住了耳朵不停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眼前就是人间地狱,死亡已经渐渐将他们吞进腹中,这次她再也无法挣脱。她还那么年轻,她还不想死。

    徐谨莜呜呜咽咽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狱卒终于将管事妈妈和徐老夫人分开,徐老夫人躺在地上,喘息声如同被拉破的风箱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显然离死已经不远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有了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”陆瑛看向容七,“请容大人将这里的一切都禀告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
    对手是金人和裴杞堂,所以要分秒必争。

    越早已经能在刘景臣家中找到证据,在皇帝面前就越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朕要将他们都杀了。”皇帝眼睛中满是红血丝,他要杀了刘景臣,杀了庆王,杀了金人,重新坐拥天下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陆瑛道,“您只要惩办了奸细,就会安抚住文武百官。庆王虽然有足够的兵马,他却不敢自立为王,因为您才是名正言顺的国君,不管是地方官员还是黎民百姓都会倾向于您,只要韩璋一直守在北方,被金人牵制,您就可以不用怕韩璋投靠庆王,北方和西方有足够的军资让我们休养生息。我们禁军还有几万人马,您可以御驾亲征抗击金人,这样一来必定引来万民归心,庆王和庆王妃既然以仁义立足,就不敢冒天下大不讳对您用兵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想的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杀死刘景臣,必然会让文武百官对皇上多添信心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常安康匆匆上前,“刘景臣出京了。”

    “抓,”皇帝面目扭曲,“将他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家不喜欢看陆瑛,但是结局了不交代他,很多事就写不透彻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