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四十八章 揭穿奸细

第七百四十八章 揭穿奸细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如同泥塑般愣在那里,眼睛中满是伤悲。

    就连徐氏长辈也万分惊诧,显然没有料到徐正元会这么容易就将徐老夫人供述出来。

    陆瑛沉声道:“徐老太爷去世的时候,你就在床边侍疾,老夫人如何安排,你怎么会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这些细节朝廷都已经清楚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徐正元更加的恐惧,方才族中长辈和陆大人说的话八成就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族里质疑父亲的死因,母亲虽然矢口否认,整个人却明显变得慌张起来,连忙吩咐人将那天的事全都禀告给了刘相,他那时候就怀疑,母亲和刘相私下里有往来,否则母亲凭什么在这种时候一次次地请刘相出面帮衬,刘家又不厌其烦地应对。

    母亲和刘相有私情还是小事,不过被族中责罚,母亲顶多被赶去家庵,他徐二老爷的地位不会有任何的改变。

    可刘相是金人的奸细就不同了,这会连累整个徐家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要说清楚,他与这些事没有半点的关系。母亲也会明白他的苦心,他不受牵连好过于两个人都被羁押,再说他身子骨本就不好,折腾下去说不得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。母亲是宁愿自己死,也不愿意看着他有事的,他明白母亲这份心思,这样看来也算是孝顺。

    “母亲,”徐正元道,“您就说了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?您真的害了父亲吗?您为什么要害父亲啊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说到这里,咧开嘴哭起来,哭成震天动地:“若是父亲尚在,我们家也不会成这个模样,儿子不明白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徐家又跟刘家有什么关系,”徐正元忽然抬起头,可怜兮兮地望着陆瑛和徐氏长辈,“你们是不是弄错了,刘家与我们并不亲近,方才就用半袋子米粮就将我们打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是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不停地说着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紧紧地抿着嘴,脸上仿佛已经没有了生机,一双眼睛木然地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陆瑛道:“徐家本是世代忠良,没想到却在这时候与奸细合谋……”

    世代忠良,如同一根针狠狠地刺在徐老夫人心上,鲜血立即汩汩地冒出来。庆王谋反的时候,她心中庆幸早早就将松元撵出了家门,与顾琅华等人没有沾上半点的关系,无论到什么时候徐家都是世代忠良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有一日她会被冤枉为奸细,金国的奸细。

    这是比谋反更让人痛恨的。

    她多年经营的名声,就这样付诸东流。

    是谁在害她,如此狠毒的心肠。

    “不,”徐老夫人忽然道,“我不是……我不是……我出身官宦人家,我是正经的官家女眷,我怎么会做这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徐氏长辈一巴掌打在徐老夫人脸上:“我们徐家就是被人连累才沦落至此,你还不肯说,我就一直打到你说为止。”

    徐氏长辈挥挥手,徐家下人立即将徐老夫人和徐正元拖出屋子。

    一阵挣扎和呼喊过后,就是棍子击打在身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徐正元不停地哀嚎,徐老夫人紧紧地咬着嘴唇,惊恐和不甘的神情僵在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,方才她还端坐在炕上,眨眼功夫却被按在地上动起了私刑。

    几棍子下去,她只觉得五脏六腑震碎了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是的,她已经变得残破不堪,她能听到筋骨碎裂的声音。从来都是她冷眼处置族中妇人,从来没想过有一日会轮到她。

    族中长辈是有意治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就定了刘相的罪名,徐老夫人脑海里顿时一片清明,朝廷还没有定刘相的罪,至少皇上还没有认定刘相就是奸细,否则陆大人不会来审问他们,只要他们什么都不说,陆大人也就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张开嘴,想要为自己申辩,却还没有说出话,只听徐正元道:“就是她……就是她害死我……父亲……我也是才知晓……母亲……对不起……儿子不能再维护你……你害死了……父亲……我都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真的不知道,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万念俱灰,最后一个机会,终于和她擦肩而过。她从没有意识到,儿子是这样的一无是处,不仅无情无义,还是个蠢货,她就算什么都不说,徐正元也会胡乱地承认。

    她也是个傻子,竟然还要将整个徐家都交给他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喉头一甜,一口热血喷出来,整个人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让她死了。”陆瑛淡淡吩咐。

    没想到事情如此的顺利,徐正元这般经不住审问。

    “陆……陆大人……接下来要怎么办?您是不是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。”徐氏长辈不停地向周围张望,若不是见到禁军,他也不敢相信陆大人是替朝廷查案,查到了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“我立即进宫向皇上禀告,”陆瑛说着吩咐闵子臣,“你带人看好了徐正元,皇上定然会亲自审问他。”

    闵子臣点了点头,没想到陆瑛三两下就拿到了证据。

    眼看着陆瑛就要离开,闵子臣接着道:“你现在就要去?”

    陆瑛颔首,再不准备只怕就来不及了,裴杞堂是个聪明人,不会给他们留太多的时间,金人也会在最恰当的时机出兵,所以他不能再等下去。

    “京中的达官显贵大约也听说了皇上要东迁,明天早朝若我说出刘景臣是金人奸细,定然会有人呼应。”

    大齐的官员,不至于人人都看不清现在的情势,刘景臣能够哄骗皇上,不能瞒住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今晚正好轮我在宫中当值。”

    自从宁王谋反之后,宫中就设了值房,一来皇上可以随时召见他们,二来他们也要带着人手巡防,他有了值夜的牌子,就能出入宫中。

    “你要小心,”闵子臣心中忐忑,“皇上毕竟信任刘景臣。”

    这点,陆瑛再清楚不过。不过这一次,皇上却是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帝坐在勤政殿里,案头是堆积如山的奏折。

    常安康上前道:“皇上,中书省的人就等在门外,要不要让他进来帮着皇上整理文书。”

    皇帝胡乱地点了点头,闭上眼睛靠在御座上养神。

    一阵极轻的脚步声过后,陆瑛走上前去:“皇上,微臣有要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皱起眉头,没想到中书省的秘书郎会如此不懂规矩,竟然敢打扰皇上的休息,他就要挥挥袖子将陆瑛撵下去。

    陆瑛躬身继续道:“皇上,微臣禀告的与金国奸细有关,金国奸细想要将您送给金国人,您若是带人东迁,金国人必然从东边入侵大齐,到时候擒住了您,整个大齐就只能听金人摆布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心“腾”地一下被提到喉口,立即睁开了眼睛,一脸凶狠和讶异地看着陆瑛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,亲爱的们。爱你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