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四十六章 说服

第七百四十六章 说服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东迁?

    皇帝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要离开京城,去东边。

    真的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他要被逼着离开皇宫,那宫中的东西,他平日里用的物件儿,他的紫金观,他的炼丹炉,他的那么多丹青要怎么办?都留给庆王?

    “皇上,您要早些做安排,”刘景臣道,“等到庆王打过来,真的就来不及了,京中的文武官员,有不少只是在观望,只怕到时候会临阵倒戈。”

    “庆王与宁王不同,宁王装傻时备受奚落,那些人难免会有所顾忌,可是庆王却收了宁王的降军,没有追究他们的过错,这样的仁义之举,会让许多人动心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庆王先杀了宁王的好处,所有对皇帝不满的人,如今只能去投靠庆王,因为他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,那些跟随过宁王的人,知道朝廷定然不会放过他们,他们也只能在庆王那里才能找到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刘景臣不得不佩服庆王,这步棋庆王早就在救出皇城司多年关押的犯人时就已经开始下了,而那时候皇帝和他们对所有一切还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就算庆王最终没能坐到皇位上,也已经算是枭雄。

    刘景臣想到这里舔了舔嘴唇,正因为如此,他才要劝说皇帝离开京城,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份恐怕就会暴露,赵廖四处寻找线索,皇城司一直在审萧修容,宫里宫外已经抓了不少人,最让他担忧的是,刘黎在闵家大闹了一场之后,就没有了踪迹,他怀疑刘黎落在了别人手中。

    皇帝站起身来焦灼地在屋子里走动:“去东边就能赢了庆王吗?那里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朝廷在东边有许多仓廒,里面的米粮足够应付这个冬天,我们可以在那边整顿兵马,那边的城池也足够坚固,即便韩璋响应起事,我们也不至于会被夹击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皇帝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京城的情况确实不好。

    城墙支离破碎,一时半刻也修葺不好,京中的大户走了大多数,带走了不少的粮食,京里已经没有多余的米粮拿出来赈济,现在百姓只要饿了肚子,就想着逃出城去找庆王,庆王倒成了所有人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让朕想一想。”皇帝皱起眉头思量,他知道庆王一定会谋反,他早就知道,韩璋也必然会帮庆王,这些事别想逃过他的眼睛,他的人马显然不足以面对庆王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真的要放弃京城吗?

    他真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不能再犹豫了,”刘景臣道,“说不得片刻的功夫,庆王就要兵临城下,到时候再决定可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庆王就这样杀了宁王,轮到他的时候,庆王必定也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不能守,只有走。

    皇帝环看四周:“京里的东西不能落入庆王手中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心中一喜,立即躬身:“宫中人手还够,能带走的,我们都要带走。”

    皇帝显得十分颓废,这是他的江山,他却要仓皇而逃,他就那么怕庆王吗?他有这么多臣子,有这么多官员,偏偏对付不了一个庆王。

    对了,裴杞堂算是什么庆王,一个来路不明的人,他要将庆王的爵位收回,让所有的宗室都不要承认裴杞堂的身份,裴杞堂永远姓裴不姓齐。

    “朕要与他一战,”皇帝面目狰狞,“朕到底要看看,到底谁更厉害,朕不像那个宁王,竟然想要纳降。”

    宁王到底是没有种的东西,他不一样,他是大齐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朕要杀死这些反贼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所以皇上更要养精蓄锐,将京城周围的军资都带到东边去,选择一个最好的决战地点,这样才能更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走?”皇帝思量着坐回龙椅。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越早走越好,微臣这就去筹备。”

    皇帝挥了挥手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刘景臣慢慢地退出大殿。以他对皇帝的了解,皇帝一定会走,尤其是裴杞堂有了动静,皇帝就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京城,一个一直享受富贵荣华的人,最怕的就是死。

    “老爷,”刘家管事上前道,“徐家又来讨米粮了,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我们家里也没有那么多东西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快了,”刘景臣脸上满是厌恶的神情,“这些日子先应付着他们……话要说的好听,但是粮食绝不能给,这些人只要得了好处就会死皮赖脸地贴上来,所以不能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很快,他就能甩掉徐家,甩掉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老夫人珍惜地吃掉碗底的最后一粒粟米。

    “又有人逃出城了,”徐家下人小声道,“奴婢亲眼所见,说是只要出了京城往南就有粮食吃,庆王答应只要投奔过去,就不会有饿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王奉熙,大齐第一县令带着人在发粮呢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端坐在炕上,仿佛没有听到下人的议论声,虽然已经面黄肌瘦却仍旧要保持掌家人的威仪,然而肚子里却发出“咕噜噜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该死的徐谨莜怎么不知道送些东西回来,”徐正元竖起了眉毛,“忘恩负义的东西,也不想想这些年谁养大了她,谁又让她进宫做了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她带走了那么多银钱,却什么也不还回来,我们这是做了赔本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徐正元鬼哭狼嚎:“再这样下去,我们都要被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”徐老夫人阻止徐正元,“胡乱说些什么,很快就有粮食了。”她已经让人去了刘家,刘家一定会帮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次您是看走了眼,”徐正元道,“若是我们换回了琅华,说不得现在已经在南方富贵荣华,哪里用得着这样担惊受怕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的心如同被狠狠地撕扯了一下,她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即便顾琅华是她的亲孙女,她也不认。

    没想到庆王竟然赢了宁王占据了南方,皇上也拿他束手无策,再这样下去,恐怕半个大齐都是庆王的了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咬住牙,她愤恨的人怎么会越来越好,老天爷到底怎么长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,”徐正元咽了一口吐沫,“琅华才是长房长女……徐谨莜是那许氏所生,我早知道她成不了大器,拿走了我们的银钱,竟然连半句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被骗了,母亲是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……哎呦,饿死我了,这是要我死啊,不如我们也出城去吧,”徐正元的眼睛忽然亮起来,“对,我们也走……去求琅华,求大哥给我们一条活路吧!”

    “母亲,”徐正元的手伸过来拉住了徐老夫人的手臂,“儿子不想死,儿子还得给徐家传宗接代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面就是一出好戏啦。

    最后的好戏嘿。

    11月1日,大好的日子,同学们给点保底月票,明天加更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