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四十二章 家有喜事

第七百四十二章 家有喜事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震天动地般的响声,如果是军队,可想而知有多少。

    宁王撩开军帐向外看去,所有的兵将都愣在那里,脸上是迷茫而绝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朝廷退兵了,他们以为捡了一条命,没想到会这么快,要再一次面对战争。

    战场上虽然已经见惯了生死,可是谁都想要挣扎着活下来。

    这次有可能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斥候呢?”宁王看向身边的将军,“有没有回报是谁的军队?”

    不可能是皇帝,如果皇帝想要一鼓作气杀了他,就不会将兵马调走,更不会让他们走这么远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庆王,”旁边的将军低声道,“如果是庆王的话,那可真的……”麻烦了。他们宁可面对皇帝的军队,也不想要对付庆王,在京城外一战,许多人已经吓破了胆,看到庆王大旗,不知道多少人要惊慌。

    不会。

    宁王摇头,不可能。

    庆王要的是皇位,和他一样都要对付皇帝,现在分兵来与他打仗,岂不是白白消耗了人手,庆王没有那么傻。

    “王爷,是庆王,庆王的大旗。”

    传令兵连滚带爬地奔过来。

    真的是庆王,密密麻麻的军队,看样子是从南方来的,在前面的是清一水的骑兵,他们听到的是马蹄声响。

    宁王十分惊诧。

    广南西路盛产战马,所以那里多骑军,这样一想就合上了。

    “迎战。”宁王咬了咬牙,只有奋力一战才有可能冲出重围。

    营地里一片混乱,锅灶被打翻,许多兵士来不及穿甲胄,只是拿起了利器。他们大多数人没有准备要面临这样的战争,他们只是突然被拉出来宫变,紧接着就变成了拥立宁王,尤其是王壇死了之后,人心突然就散大半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到庆王这两个字,仿佛还没有打仗,就已经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许多人战战兢兢地立在那里,就差说两个字“快跑”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越来越清晰,随之而来的是腾起的灰尘如黄沙般席卷而来,一面庆王的旗帜在阳光下是那么的刺目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凝结着沉重而恐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庆王的军队却不会因此而止步,森然的利器亮出来,几百支羽箭在骑兵没有到达之前,已经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几个副将上前护住了宁王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撤吧。”

    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我们现在不能跟他们硬碰硬。”

    撤?

    这一次他恐怕撤不走了。

    宁王望着奔袭而来的军队,裴杞堂和皇帝不一样,裴杞堂没有猜忌,没有顾虑,这个人宛如恶鬼,只要张开了手必然要得到个结果。

    可是裴杞堂太贪军功,在这时候与他冲突,很有可能引来渔翁,在双方都战疲的时候,金国出现,不费吹灰之力就白白收了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蠢货。

    宁王骂一句,逞一时匹夫之勇,不知道慢慢筹划,想方设法夺得利益,现在连他也成了牺牲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车里传来一阵咳嗽声,下人立即撩开帘子送上了一碗药。

    琅华接了过去,用勺子盛了药汁递到太后娘娘嘴边。

    一路上舟车劳顿,太后生了咳疾,多亏了每日不间断的药,否则病情会愈发严重。

    “您应该好好歇着,”琅华低声劝说,“这两日就不要赶路了,前方战事如何,我们会立即接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太后服了药才道:“就不远了,哀家想要亲眼看看。”从京城出来之后,她才知晓庆王早已经料到皇帝会半途召回定远侯,所以安排好了广南西路的兵马一路追击宁王。

    不管是皇帝还是宁王大约都没有料到,庆王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如此的果断。

    虽然战会耗费人力物力,但是一样能够振奋军心,尤其是在这种时候,不如挑破了局势,让大家都看个清楚,谁才是能让人心甘情愿臣服的明主。

    杀死了宁王,就等于结束了一半的内乱,至少对于大齐来说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动他的?”太后目光柔和地看着琅华,“明明已经到了京城,只差最后一步,却能退出去,哀家听到这消息也吓一跳,难不成他不想坐上皇位。”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:“这件事与妾身无关,是王爷自己审时度势,夺位并不难,难的是保住大齐的江山社稷。”

    太后微微一笑:“到底是有远见,不过能够放下唾手可得的东西,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许氏的预言,或是前世的经历,富贵荣华还是身居高位,对她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自从知晓她重生的秘密,裴杞堂的心境也有所转变,用他的话来说,失而复得所以更加珍惜,只想与她长长久久地在一起。老庆王沉冤得雪,他也就不那么急切地要将皇帝拉下皇位。

    琅华想到这里,心中涌出几分的甜蜜。

    太后道:“皇帝和宁王等于亲手将金人放进了大齐,要将他们赶出去,恐怕要费些功夫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,自从打仗以来,她控制着自己不去想那些总是出现在她眼前的景象,裴杞堂被匕首刺中胸口,而她满手鲜血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就像裴杞堂担忧她第一胎会小产一样,他们都对前世有些猜测,害怕今生会走那些老路。

    琅华服侍太后躺下,这才下了马车,刚刚踏上脚蹬,就觉得腰上一紧被人抱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顿时有种恶心的感觉,琅华捂住了嘴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坦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焦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琅华挥挥手想要说话,却忍不住干呕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立即安营扎寨,命张将军右翼军留下,”裴杞堂说着看向萧妈妈,“快去准备王妃的住所,让人烧好热水,煮些软糯的粥来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完从阿莫手中接过水,服侍琅华漱口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”琅华道,“可能是赶路急了,才会这样。”马车坐久了会是这样,所以她宁愿骑马,裴杞堂却说什么也不肯答应。

    “琅华,”裴杞堂拢住琅华的手,目光灿然,“我们说好了的,只要有动静,你就要留下来,不能让许氏的那些话扰乱我的心神,否则在战场上我也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琅华怔愣,她是说过,那是裴杞堂与她胡天胡地的闹了一通,趁着她迷乱的时候,让她亲口答应的。

    前提是……若是她有孕的话,那么她就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。

    难不成,她这是……不可能啊,她的小日子应该还没到。

    裴杞堂垂下头来,轻声呢喃道:“自从我们圆房之后,我就记得……时间不会有错,日子已经过了七八天,只是你自己没有在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嘿嘿,插播一条喜讯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支持,本月最后两天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