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三十三章 闹起来

第七百三十三章 闹起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也不得不说了。

    王奉熙抿了抿嘴唇:“许氏写了一本谶书,是我们大齐将来会发生的事,不过……依属下看不过就是为了混淆视听,扰乱王爷的心智。”

    琅华静静地听着。

    王奉熙接着道:“许氏说,王妃第一胎小产,是个男婴,从此之后就再也不能有孕,王爷因此政权不稳,终究败在金国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裴杞堂这样遮掩是怕她知晓了会伤心吧,因为她说过,前世她跟陆瑛没有孩子,而她又那么喜欢小孩子。

    圆房之后,裴杞堂甚至有些懊悔,终究是怕许氏的话真的会实现,所以大杀四方的庆王也并非铜墙铁壁,终究也有软肋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傻瓜。

    就算许氏说的是真的,她也要怀了孕才会小产,现在的情况几乎就是不可能的。虽然看似一个好笑的举动,仔细想起来却又那么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因为前世的缺憾,他们非要再经历痛苦的一世,才能换来今生的圆满,而她相信他们这一生必定会得到幸福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琅华道,“护好这全家老小,就算是赢了这一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廖听到消息怔愣在那里:“这是真的?庆王谋反了?”

    常安康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尖锐:“赵指挥使还怕咱家假传圣旨不成?”

    赵廖立即低下头,躲过了常安康的目光:“我只是觉得这事来的太突然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叹口气:“皇上也没想到庆王这样有负皇恩,竟然起兵谋反。”

    起兵?哪里来的兵?

    赵廖道:“大军已经到了京城吗?”

    “这咱家可不知晓,”常安康摇头,“即便大军未到,庆王人已经在京中,若是逼宫……”

    常安康摇头:“只怕是赵指挥使这辈子也要背上罪名,毕竟是您将庆王放进京的,皇上对您可是倍加信任,大齐的将来就靠您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内侍却将话说得这样滴水不漏,显然是受了指点。

    赵廖想起庆王和他说的那些话,果然现在全都应验了。

    常安康咳嗽一声,赵廖这才回过神来躬身道:“劳烦中官向皇上复命,卑职定然办好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点点头:“事不宜迟,赵指挥使快点兵吧!”

    说完话常安康才带着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个副将立即上前:“头儿,这……到底怎么了?庆王真的谋反了?那我们……是不是要去守城。”

    众人脸上都是恍惚的神情,本来并肩作战的人,现在要兵戎相见。

    赵廖捏紧了手中的兵符。

    兵符假不了,常安康也是皇上身边的人,可是这一切却还是那么让人难以相信,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。

    赵廖嗓子有些沙哑:“是要对付城里的庆王,还有裴家和顾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是皇上这是对庆王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立即阻止。

    赵廖咬住牙,额头上青筋浮动,没错,皇上对庆王下手了,他只能点兵去裴家和顾家抓人。

    庆王没有带多少兵马进京,如今城里留下的那些人大多数都是女眷。

    “庆王妃也要抓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谋反是要牵连全家的,不要说庆王府,就是和顾家、裴家有关系的人都要抓,你忘记当年的两王案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庆王妃救了那么多人,我那里的兄弟六成都用过她做的药,算是受过她的恩惠,现在却要去抓人。”

    朝廷说了“杀之,勿论”,庆王府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反抗,只要反抗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这几个副将是赵廖的心腹,若是平日里早就请缨杀敌了,现在却都站在原地纷纷摇头,谁也不想去。

    自己人打自己人,而且是刚刚解了京城之围的庆王。

    “一队人去城门加强守卫,一队人去顾家,另一队人随我去裴家找庆王,希望庆王能够说清楚,或许……”赵廖都已经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有君命在,他不得不为之。

    “点兵,”赵廖起身,“走……”

    若这是战场杀敌,那么他这一声号令是如此的软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闵家。

    刺耳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,刘黎破口大骂:“你们说定亲就定亲,说不嫁就不嫁,哪有这样的道理,怎么?你们是又看上了哪家不成?让我猜猜,难不成还是陆家?”

    “那陆瑛不过就是个秘书郎,你知道陆瑛的差事谁给的?那是我族中二伯刘相爷,没有我二伯,陆瑛什么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捂住了耳朵,看向婆子:“快,快去将他撵出去。”

    婆子脸色难看:“撵了,只是他……拿着刀站在那里,又是满身的酒气,家里人都不敢上前,早知道就……就……”

    就不该招惹这个刘黎。

    说什么刘相家的人,其实就是刘相认下来的,刘相祖上籍籍无名,做了天子近臣之后,在山西为自己找了一个祖宗,这个刘黎更是那个刘家八竿子打不着的旁支。

    闵夫人看向床上的闵怀,眼泪淌下来:“老爷,您怎么就看上了这样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床上的闵怀穿着一身官服,仿佛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旁边的婆子见状上前道:“夫人差不多了,该上板子了,否则就不吉利了。”

    闵夫人更是哽咽的不能自已,闵江宸颤抖着搀扶着闵夫人再一次看了闵怀。

    “老爷这是不想走,否则也不能坚持了这么久,挣扎着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,”闵夫人道,“可偏偏在这时候,那畜生来闹事。”

    闵江宸抿了抿嘴唇:“我去跟他说清楚,让他离开,让父亲好安安静静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准去,”闵夫人将闵江宸的手紧紧攥住,“你父亲已经没了,若是你再有什么事,便是要了我的命,你哥哥已经去了官府,一会儿就能回来,我们再忍一忍。”

    可是忍耐,向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刘黎骂的更加难听:“您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贞洁烈女?呸,谁不知道你闺中失德,早与人不清不楚,即便是这样,那陆瑛也不愿意娶你过门。小爷是可怜你,可怜太后赏赐给你的那些嫁妆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,小爷宁愿去玩勾栏里的婊子,凭你竟然敢耍弄小爷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刘黎的喊叫声,外面传来一阵响动,显然刘黎在砸屋子里的物件儿。

    闵夫人和闵江宸相互依靠缩在那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近来章节会越来越热闹。

    求月票,月底啦,求票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