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二十五章 打出实话来

第七百二十五章 打出实话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在权势面前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即便是长辈,也要先行国礼,尤其是站在一旁的庆王始终没有说话,脸上仿佛没有别的神情,一双眼睛却冷如冰霜。

    徐家长辈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带兵打仗的人都杀人不眨眼,庆王能杀出一条血路回到京城,可见此人的厉害。他不禁抿起嘴唇,早知道就该赶在庆王没有回京之前过来。

    “庆王,庆王妃。”徐家长辈佝偻着腰,颤巍巍地行礼。

    若是往常徐松元一定会觉得不妥,经过了这些日子,他的心境仿佛有了些许的变化,一双眼睛看向旁边,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杭氏觉得好笑,老爷做的太僵硬,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她伸出手扯了扯徐松元的袖子,算是给他点安慰,老爷从小就被家里教训读书识礼,从来不敢忤逆长辈,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不易。这样一想,她从前在徐家受的那些委屈,好像到这一刻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徐家长辈想要起身,却发现旁边庆王的脚动了动,他立即又咬牙低下了头。这分明就是在折辱他。这样的不肖子孙,他恨不得告诉宗长,好好惩办他们,只可惜庆王是皇族,顾琅华又没有认祖归宗,他除了颜面扫地,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盼着皇帝来惩办他们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胆子,”琅华道,“让你闹到了顾家,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琅华扬声道:“来人,将人打出去,以后这些来路不明的人不准再放进来。”

    下人立即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徐家长辈浑身一凛,抬起头,慌张地向周围看去,只见几个家人拿着棍棒走出来,他吓得立即闪躲:“你们要做什么?你们怎么敢做出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徐老夫人被人从慈郡王府赶了出来,是为了什么?”琅华淡淡地道,“若是出言不逊,不懂礼数,那就难怪了,这里不是任你们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有些惊诧,没想到琅华会这样做,徐家长辈来数落他们是不对,可是琅华这般处置会不会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徐松元正要开口,却手上一疼,原来被杭氏捏了一把,杭氏摇了摇头,徐松元这才回过神来,不管琅华做出什么事,他都应该站在女儿这边,万不能再一时心软又给琅华添麻烦。

    徐家长辈还要说话,却看到顾家下人挥舞着棒子向他打过来,急切中他整个人一下子变得异常灵活,在下人的搀扶下一边躲闪,一边向门外跑去,不消片刻功夫,人就逃到顾家门外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凶狠的顾家下人,徐家长辈连马车也顾不得上,径直出了胡同。

    院子里重新安静下来,徐松元看向琅华:“琅华,这……”平日里琅华不会这样处置,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父亲、母亲、姐夫、姐姐。”徐恺之扶着顾老太太走过来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慈祥地道:“有什么话我们进屋说吧。”

    琅华快走几步就要上前搀扶顾老太太,没想到却被人抢先了一步。

    琅华看着裴杞堂不禁怔愣,这人自从成亲之后,在家人面前也变得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进了门坐下。

    裴杞堂陪着顾老太太说了几句话,顾老太太不住地点头:“回来就好,你们都在外面,我这心就一直提着,你们打仗不容易,我们在家中的日子也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祖母安心吧,最难的时候已经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恺之方才已经将广南的经历跟顾老太太说过一遍,顾老太太又是后怕又是欣慰,没想到这些孩子能在那边做成这样的大事,现在听裴杞堂这样一说,就彻底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道:“只要我们家上下一心,无论什么困难都能走过来。”

    看看顾家,再想想方才来闹事的徐家长辈,徐松元觉得无地自容:“都是我不好,才给顾家招来这样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怨你呢,”顾老太太道,“你什么都没要躲到了这里,还有人数落你的不是,可见那些人心术不正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父亲,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琅华的话让徐松元一怔:“那……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琅华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萧妈妈,萧妈妈点点头立即将老乐带进门。

    老乐上前道:“徐家长辈出了胡同就骂起来,说别看王爷和王妃现在得意,很快就会大祸临头,将来和老庆王爷一样的下场,到时候看徐大老爷要怎么办,今天的这笔账先记下,将来一并慢慢算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听得面红耳赤,杭氏也抬不起头来,虽说这与他们无关,但毕竟他们是徐家人。再转头看向裴杞堂,裴杞堂笑着看琅华,仿佛并没有将徐家长辈的那些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故意让人将他们打出去,就是要听听他们的真话,父亲有没有听出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徐松元急忙解释:“这都是他们胡乱说的,不能当真,你们都不要放在心上,以后徐家人再找上门,就不要让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亲,”琅华道,“不是这个意思,您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萧妈妈带着人走出去,轻手轻脚地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琅华才接着道:“他们说的都是真话,什么我们会和老庆王爷一样的下场,这都是有人告诉他们的。否则我们王爷军功在身,京里所有的达官显贵都要高看一眼,就算是皇上心中虽然不舒坦却也只能维护着,那是因为他们都知道,没有我们王爷,宁王必然肆无忌惮卷土重来。”

    “京里这么多人都没有轻视我们王爷,更不敢找上门来数落,为什么徐家长辈敢这样做,被我赶出去之后,又笃定地说出这些,”琅华抬起眼睛,“每个人做任何事都是有道理的,若是没人撑腰,他们不敢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为他们撑腰的人,必定位高权重深得皇上信任,这样一来他说出的话,徐家人才会相信,才能敢与我们王府为难。若不是如此,就像这种随风倒的小人,轻易就能折腰,怎么敢做出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睁大眼睛看着琅华,一脸的惊愕,琅华怎么会想到这些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要到月中了,同学们手中还有月票没,求投给教主,教主就争着最后俩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