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二十二章 内奸

第七百二十二章 内奸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闵大人的伤怎么样,琅华心里很清楚。

    顾世衡听说消息不禁叹气:“那现在要怎么办?还要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让人回家接了祖母,一会儿我们一起去闵家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明白琅华的意思,他们一家人出现,就是以至交的身份去探望,也算是送闵大人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太伤心,”顾世衡道,“你已经尽了力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。

    等到宫中来的内侍带着御医离开,琅华和顾世衡一起去了堂屋。

    裴思通一脸的愤慨,等到屋子里没有了旁人,就忍不住道:“怪不得当年先皇想要立庆王为储君,如果先皇能多在世两年,绝不会轮到他登上皇位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皱起眉头:“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,坐下慢慢说清楚,不要没头没尾让大家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琅华坐在裴杞堂身边。

    裴思通讪讪地道:“那都是从前的事了,现在说出来也没有了意义,当年先皇重病,弥留之际召见了不少人,其实太后和几位大臣都清楚先皇放心不下当今皇上,也就是当年的太子殿下,先皇安排心腹大臣辅佐太子。到了第二天仿佛精神好了些,就单独与太后娘娘说了会儿话,我当时离病床很近,就听到先皇提起了庆王,然后说了三遍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是因为太子做储君时间很长,东宫势力根深蒂固,临时修改皇命只会让朝廷一片混乱,先皇思量再三才没有下这个决定,现在看来当时的灾祸后来还是发生了,因为太子本就不是一个仁慈的人,他怎么可能容得下这样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琅华看了看裴杞堂,裴杞堂脸上无波无澜,眼睛清澈如泉水,并没有什么异样。但是琅华知道裴杞堂心中一定很难过。

    “国无好君,将来必定祸国殃民,先皇英明一世糊涂一时。”

    其实琅华能够理解先皇当年的心情,利弊如此明显,怎么选择都有可能会错,只能赌一赌将来。

    显然先皇赌输了,当今皇帝越来越荒唐,就连交趾这样的小国也敢频频扰边,周焱这样的边疆重臣竟然通敌叛国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好不容易有人进京勤王,还没有杀死宁王,皇上却又起了疑心,想要将杞堂拱手送给宁王,等到宁王和杞堂两败俱伤,他在出头收拾局面,这也算是一步好棋。”

    琅华摇了摇头,或许吧,只是现在的局面不允许这样做。

    宁王谋逆在大齐掀起叛乱,多为祸一日,大齐就会多一份损伤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琅华道:“京中有金国人在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并没有觉得惊讶,裴思通却一连错愕:“怎么会,金国人难不成是想趁机起兵南下。”

    金国能够吞并辽国,自然也能向大齐举兵。

    琅华接着道:“而且我怀疑闵大人受伤与这件事有些关系,金国恐怕在朝廷中布了眼线,这个人是谁,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琅华将老乐查到的情形说了一遍:“有人目睹闵大人受伤,那时候闵大人正拿着奏折准备进宫面圣,突然被人叫到一旁说话,那人虽然没有看到与闵大人说话的是谁,但是却能肯定是位官员,而且闵大人对此人还十分熟悉,否则不会没有半点的挣扎就被重伤。”

    “闵大人被刺伤之后,挣扎着说了一句话,那人只听到最后两个字‘内奸’,我想如果是宁王的人,应该会说谋反或是叛党,这样旁人就会很快做出判断,在京中查找宁王一党,闵大人却用了内奸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内奸通常是为敌国刺探情报的人。

    裴杞堂目光一闪:“我在广南也遇到了金国的人。”

    所以这一切就不是凑巧了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金国人在广南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像皇城司会派人去回鹘、西夏、金国、交趾一样,那些国家自然也会来大齐刺探各种消息,”裴杞堂道,“只不过这些年我们的人都是在监视周围国家的动向,金国却是希望大齐起内乱而已。宁王与金国早有勾结,送给了金国一本谶书,上面记载的大约是大齐的国运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脸色铁青,就连裴太夫人也不禁动容。

    一个王爷为了夺位,竟然做出这样令人不齿的事。

    宁王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,如果没有裴杞堂,当今皇帝阻止不了宁王登基称帝,宁王真的会改朝换代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什么谶书,上面都写了些什么?你可看到了?”

    裴杞堂摇摇头:“想来无非是宁王会做皇帝,宁王必然以此许了金国、交趾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琅华并不觉得奇怪,对于宁王来说,大齐不重要,或许这世上就没有人值得他动容,除了他自己,没有底线的人总会为自己的行为找到借口。

    联合金国和交趾对宁王来说只是权宜之计,其实宁王的作为与那位已经死去的太子又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裴思通一阵沉思:“那我们要怎么办?到底是对付宁王和金国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然先要知道内奸是谁,”裴杞堂道,“琅华已经查出了眉目,之间被困在京中的官员可以一一查验,应该很快就能有进展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觉得这话有道理,只是不太符合裴杞堂的作风,裴杞堂向来都是不管不顾,这次却规矩起来。

    说完话,大家各自离开,琅华与裴夫人说了两句话,就要带好东西前往闵家,刚刚下了台阶,旁边就伸出手一双手来搀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琅华转过头看到裴杞堂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裴杞堂小心翼翼的模样,生像是她会从台阶上跌下去一般,尤其是方才一瞬间的神情,还带着些许的懊悔。

    “身上还疼不疼?”裴杞堂低声道,“其实我不该……在这时候,你身子单薄应该好好养一养。”他回京是一心想着要和琅华团聚,却没有想过在这时候与她圆房,可是见到了琅华,理智就会抛诸脑后,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琅华脸一红,顾世衡就在不远处与裴思通说话,她抿了抿嘴唇,目光中满是嗔怪,方才不止是他,她也因为久别重逢而动情,裴杞堂平日里是个无法无天的性子,怎么这次从广南回来之后,倒像是有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终于写完啦,呼呼去了,大家晚安。

    求月票,三句不离本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