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二十章 心疼

第七百二十章 心疼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杞堂低下头,嘴唇轻轻地落在琅华的耳后。

    温软的触感,就像是一股热流,顿时流窜到了她全身,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啄,就像是一根羽毛,既像是在和她温存,又有几分挑逗的意味儿,琅华忍不住想要去触摸他,她的手指握住了他的手,随着他一起呼吸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抱着她转了个方向,嘴唇就覆盖上了她的,轻软的舌尖描绘着她口唇的形状,让她觉得有种忐忑和期盼要从心底冲出。

    她也微微开启嘴唇随着他的节奏加深了这个吻,多日的分别,就像是枝蔓在心中慢慢扎根,再重新拥有彼此的气息和温度,才能将这别离之情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琅华已经气喘吁吁,手落在裴杞堂的脸庞、耳朵和下颌上,即便是闭着眼睛,他的面容也深深地镌刻在她心中,如此的清晰。当她害怕的时候,那个心底的他都会走出来,给她依靠,即便他不在她身边,也同样支撑着她的精神,所以她才不会慌张。

    他的手划入她的衣衫,掌心的温度熨着她的皮肤。

    琅华只觉得整个人变得越来越酥软,她的手臂想要攀住他的肩膀,触到的却是冰冷的甲胄,琅华这才有些清醒,不由地睁开了眼睛,望进了裴杞堂那双迷蒙的眼眸中。

    这样微微停顿,让两个人都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先直起身子:“我还是先把甲胄脱下来。”

    琅华娇羞地垂下眼睛: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那甲胄很重,裴杞堂不知道已经穿了多久,是该卸下来松口气。好多话都没说,好多事也没问,她就迷迷糊糊地偎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卸下甲胄,脱掉外面的长袍,露出里面的亵衣,琅华才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,抬起头看去,只见裴杞堂的手臂上绑着厚厚的布巾,即便是如此鲜血也早就透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。”琅华立即皱起眉头仔细地查看。

    “在广南的时候不小心被交趾人伤到,不过已经好多了,”裴杞堂道,“已经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不疼才怪,琅华伸手去解那布巾,每揭开一层,她心里就是一沉,陈旧的血和新鲜的血混在一起,可见这伤口没有完全愈合又崩开。像这样反反复复的受伤,换做旁人说不定早就已经引起溃烂,别说好端端地站在这里,更不可能长途跋涉地来到京城。

    伤口缝合的并不太平整,不过却也算处置的妥当。

    裴杞堂笑道:“是胡先生新收的弟子,医术比如你,若是你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一样,”琅华沉着脸看了裴杞堂一眼,“遇到你这样不配合的病患只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看着琅华一脸的嫌弃和埋怨,裴杞堂的笑容爬上了脸庞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,“让人打些热水来吧,我只想洗个澡,和你躺在床上说些话,然后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让琅华红了脸。

    他指的应该只是休息罢了,她能看出来,裴杞堂应该有好久没有休息了。他是日夜兼程、马不停蹄地赶路,才会在这时候到京城。她用这个法子让他恢复身份,看起来虽然好,但是也要懂得布兵打仗,有旁人不能及的统帅能力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裴杞堂才多大年纪,就算换了兄长也一定能做到的事,他却这么快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琅华不禁心疼起来,就要起身:“我让人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却按住了琅华,伸出手来拍了几下,窗棂立即被开了个缝,吴桐探头进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去让人打水,我要洗澡。”

    琅华这才想起来,二十步之内,必然有吴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望着屏风上裴杞堂的影子,手里拿着巾子不知道该不该进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将衣服脱下来,她立即转了个身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做过一世的夫妻,可是那些过往却已经被她忘记了,一切就像是重新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琅华,你来帮帮我好不好,”裴杞堂声音变得轻柔,就像是在她耳边呢喃,“我这只手臂不能沾水。”

    这是方才她的吩咐,现在他完好地还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让吴桐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安静了片刻道:“你是嫌弃我风尘仆仆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会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不是,却故意要这样说,真像个小孩子,为了得到想要的,总有强辩和胡说的本领。

    就这样不管他,又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琅华吸了口气走进去:“我就帮你擦擦后背,宫里随时都会来人,你要快点换好衣服,不要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裴杞堂干脆地回应。

    走进屋子,抬起头来,他正微笑着看她,目光的热度和蒸腾的热水混在一起,扑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琅华垂着头,拿着巾子走过去,将浸湿的巾子放在他的后背上,她略有些苍白的手和他蜜色的皮肤形成明显的对比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轻轻扫过去,他也微微一颤,侧过头来,虽然没有说话,琅华却看到他脖颈上那剧烈的跳动。

    原来他也在慌张,脸上那闲适的微笑恐怕也是装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少年郎,能有多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屋子里响起了撩水的声音,她的手快速地在他后背穿梭,眼看就要完成,琅华手一滑,掌心的皂豆落在了水中,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捞,这样一低头脸正好贴在了他的后背上,她慌张地想要借力起身,手一撑却落在了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琅华。”裴杞堂呢喃一声,张开了手臂,将琅华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跨出了浴桶,琅华耳边响起了裴杞堂粗重的呼吸声,她睁开眼睛,看到了他氤氲的视线。

    想到他现在什么也没穿,琅华立即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琅华。”他将她放在床上,脸渐渐地沉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琅华忽然想起那个奇怪的梦,如此的真实,四肢百骸中那种遥远的熟悉感,仿佛就要被唤醒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喊着她的名字,她的回应化为嘴边的一声声嘤咛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唇分,他也像往常一样,准备抽身而去,遵守他许给顾家长辈的诺言。

    琅华有些心中不忍,睁开了眼睛:“我小日子已经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这句话从裴杞堂脑海中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琅华娇羞地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心像是被撞了一下,所有的热情因为这句话不受控制的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他再一次俯下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我觉得应该不会违规吧,没写啥,删掉了许多,希望在范围内。具体内容自行脑补,相信你们哈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求小月票,不是小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