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一十六章 团聚

第七百一十六章 团聚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看到庆王,赵廖心中莫名觉得踏实起来,虽然方才城里城外,但也是并肩杀敌,庆王的胆识和谋略他亲眼所见,不禁为之敬服,从前他听说太祖的骁勇善战,方才见到庆王,才不禁觉得这才是大齐皇族。

    庆王的这支骑军让人看到了大齐的强盛,让他们进了城,无论宁王再用什么手段,都不能将京城攻克。

    可是转眼之间他浑身的汗毛竖立,皇上没有下令让庆王进京,城门就这样打开,他们要如何向皇上交代。

    “赵大人,”裴思通大步走过来,“事急从权,庆王也是为了京城安危,宁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,待他卷土重来,这城要怎么守下去?”

    裴思通看看城上的将士,大多数人身上挂了彩,都是强撑着才站在那里,庆王妃带着郎中上城墙为伤兵治伤,因为根本没有人手将死伤的人运下城。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如果没有援军,恐怕他坚持不了几日。

    现在将士们之所有士气高涨,都是庆王的功劳,庆王带着人打了胜仗。如果不放庆王进城,京中立即就会乱起来,所有人都会猜疑会不会还有事发生。

    勤王救驾可是朝廷发的公文,大家好不容易撑到了援军到来,若是再出什么差错,恐怕军心都会涣散。

    但是今日的事,定然会被皇上责罚。

    赵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吩咐副将:“不要说守城将士私自开门,就说是我的命令。”他不能让这些浴血奋战的将士再受责难。

    在欢呼声中,这里的气氛却说不出的压抑。

    “大人,”副将上前道,“这不怪您,城门是被宁王叛军用冲车冲破了,门栓和穿钉都已经坏了,我们清理城楼里的伤兵和尸体,挪动了塞车,这城门就倒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所以没有人开城门,城门是被宁王军队攻破的。

    战事如此的焦灼,前来勤王的庆王怎么能不进城,不进城又要怎么守城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廖有些犹疑,这岂不是欺君。

    “赵大人,”裴思通一把拉住了赵廖的手腕,“你觉得若是再有敌军来犯,我们会怎么样?金国杀了太子之后与宁王结盟,要不是荣国公守在太原,只怕金国大军早已经兵临城下。”

    还有金国。

    这也是赵廖的担忧。

    站在这城墙之上,每天面临生死,战局也看得很清楚,宁王这次手中握有六七成胜算,万一等来了助力,改朝换代就是眨眼的功夫。

    皇上不像太祖和高宗,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大仗,面对宁王没有胜算,如今除了庆王又没有人能够帮忙……

    赵廖抿了抿嘴唇。

    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。”

    赵廖只觉得被人拍了一下肩膀,转头看到了顾世衡。

    这样被人一拍,然后又被人一拉,赵廖觉得好像心一软,丢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赵廖不再说话,副将道:“属下这就去让传令兵送消息进宫。”

    赵廖点点头,副将转身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赵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,忽然想起同族的儿子元宵节出去玩,被人拍了花子,乖乖地就跟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赵将军,”顾世衡道,“今晚我买些小菜,跟兄弟们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赵廖摇摇头,今天皇上那边还不知道会怎么样,说不得他会在勤政殿外跪一晚上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顾世衡笑道,“皇上不会责罚的,这些日子全都靠你。”

    大家说说笑笑,好像这样一件特别严重的事,转眼间就化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下了城楼。

    “王妃,就在那里,我们过……”吴桐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琅华正要转头去看,忽然腰上一紧落入了一个怀抱。甲胄如月光般冰冷,紧紧地贴着她的脸颊,宽阔的怀抱将所有的喧嚣都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裴杞堂。

    森然冰冷的气息中夹杂着一股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裴杞堂声音低沉:“你怎么上了城楼?真是胆大妄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”琅华道,“没有听到旨意就进京城,庆王也是好胆色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不再说话,而是收拢了手臂,低声道:“不愿意我进城吗?”

    她怎么会不愿意,分开了这么久,在城墙上看到的那一刻,她就觉得鼻子发酸:“不愿意你回城,你就不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来,”裴杞堂笑道,“想方设法也要回来,我只要想到你在京城里,我就害怕,如果一步走错出了差错,再做什么都没有了意义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这样轻声呢喃让琅华心中发颤:“你真傻,留在京外,以宁王为借口,再打几天仗,皇帝就会求着你进京,现在擅自入城,你可知冒着多大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眼睛微深:“他会拿你做要挟,像他这样的人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”说着微微一笑:“想要惩戒我,他也不敢,我没有带广南的军队回京,朝廷想要彻底剿灭宁王,光靠这些人马不够,皇帝至少要物尽其用,让我与宁王玉石俱焚,否则留着一个在外面都是个祸患。”

    只要拿准了皇帝的心思,就不怕皇帝对付他。

    琅华皱起眉头:“你就带着这些人马入京?”她还以为裴杞堂动了心思,特意将大部分兵马留在外面,万一几百骑兵不敌宁王,那些人再充当援军……谁知道他就真的冒这样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这样更快些,”裴杞堂看着琅华,“我一刻也等不及了,听到消息说你留在了京城,我就恨不得立即带着人回京,管什么周焱、管什么交趾王,早知道会是今日的结果,还不如当时就带着你一起去广南。”

    琅华望着裴杞堂的脸颊,多日奔波和征战让他多了一丝的疲惫,却也因此增添了沉着,看起来更加的成熟和英俊。

    琅华不禁抱紧了裴杞堂:“还好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依靠,虽然人来人往不合礼数,但是有怎么样,难得有这样一刻安静。

    不远处,陆瑛向裴杞堂的方向看过去,他在琅华身边这么久,从来没有见琅华这样高兴,也许他应该放弃了,试着忘记从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三爷,”陆家下人过来道,“人找到了,他看到闵大人被刺,只是我们问起来,他什么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泰国时间快一个小时,行动的太晚不利于码字,不过明天就回家啦。

    晚上大约11点到家,奔波一天吧~

    感谢大家这几天的支持和理解,爱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