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夫妻见面

第七百一十五章 夫妻见面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帝问过去:“宁王不是集结了几万人在城下吗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赵廖带兵拼死抵抗,早就被宁王攻了进来。

    怎么裴杞堂的兵马没有什么损耗,皇帝看向常安康,细长的眼睛里满是怀疑。

    常安康被看出了一身冷汗:“皇上……奴婢也是听传令兵送回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皇帝站起身来:“这么说,我们应该打开城门迎庆王了?”

    常安康不敢再说话,他怎么忘记了,宁王虽然败了,可是庆王赢了,用庆王是无奈之举,现在皇上心里一定也不舒坦。

    要怎么安置庆王,宁王不足为患,庆王却让皇上心焦起来。

    常安康小心翼翼地抬起头:“若不然皇上直接封一个藩王,让庆王离京去……当然也要等到擒住了宁王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笑一声:“你倒是想的周全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不禁松了口气,皇上不喜欢庆王,可是庆王立了大功,眼下只有将庆王远远地支开,两不相见。

    皇帝的怒气似是收敛了些:“那你说我要封什么藩地给他?”

    常安康端了杯茶过去:“按理说庆王的封地在江浙,当年先皇在的时候有这样的例子,福王获罪丢了王爵,先皇登基的时候,念在都是高宗骨血,就重新封了福王之子爵位,但是将封地减了一半,虽然这样,福王也是对先皇感恩戴德。”

    “江浙的一半?”皇帝面色不虞,“江浙一年的税收是多少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常安康不禁吞咽一口,心也慌跳起来:“江浙……或许不太合适,那些人都心向庆王,若是庆王回去了,说不得会闹出什么事,”说着顿了顿,“若不然就将广南西路封给庆王,正好庆王在那里平息战乱,这样封赏也合礼数。”

    广南这样的贫瘠之地,人户稀少,每年也没有多少税收能够上缴朝廷,只要庆王愿意去,皇上也可以松口气。

    常安康想到这里刚要抬起头来看皇上的神情,却觉得脸上一热,温热的茶水被皇帝拿起来泼到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皇……皇上……”常安康惊骇地跪下来。

    皇帝五官扭曲如同鬼魅:“你再说一遍,要把哪里封赏给齐堂?”

    “江浙的一半?广南西路?”

    常安康身上的汗毛全都竖立起来,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,会惹的皇上动怒。

    “朕凭什么给他,”皇帝冷笑,“他凭什么拿走朕的江浙、广南西路。”

    “藩王?他哪里够资格做藩王,他有什么本事做藩王,不过是一个外室之子,也敢承继庆王的爵位,本朝就从来没有这样的事发生,让他带兵进京勤王,那是朕看得起他,赢了就要给他封赏。”

    皇帝看着地上的常安康,一股怒火冲天而起,他上前一脚踹在了常安康胸口:“你算是个什么东西,也想要染指朕的江山,就算跪下来做奴婢,朕也嫌你脏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常安康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,不停地磕头:“皇上,奴婢错了,奴婢错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还不肯放过他:“竟然敢威胁朕,就你一个杂种,还让朕将你写进宗谱,朕就该将你和生你的贱人一起送进庙里,永远不得翻身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听了明白,皇帝是在骂庆王,皇上的怒气无处发放,干脆都发泄在他身上,常安康立即感觉到了恐惧,皇上会不会就此打死他。

    眼看着常安康哀叫连连不停地在地上滚动,皇帝心中的怒气消减了些,气喘吁吁地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屋里没有了动静,小宫人才敢战战兢兢地上前禀告:“皇上大喜,赵主子生下了小皇子,”说着低下头,“太医说赵主子生产时伤及根本,恐怕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皇帝脸上的阴霾渐渐消散,目光中透着一丝复杂的喜气:“皇子呢?报过来给朕看看。”

    宫人应了一声,立即起身让人去传嬷嬷,很快嬷嬷抱着小皇子进了门:“小皇子身子康健,刚刚生下来就哭的很大声。”

    嬷嬷欢天喜地的模样,已经在等着皇帝的赏赐。

    皇帝打开襁褓看过去,粉嫩的婴孩安然地睡着,眉眼中有几分太子幼时的模样,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皇帝吩咐嬷嬷:“揭开衣服。”

    嬷嬷微微怔愣,半晌才回过神来,眼见着皇帝目光阴沉,于是不敢怠慢忙小心翼翼地将小皇子衣服脱下来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寒冷让小皇子眉头一皱痛哭出声,皇帝没有理会而是扯起了小皇子的手,白嫩的手臂上是三颗鲜艳的红痣。

    刘景臣之前的话出现在皇帝耳边:“皇上,许氏说过,赵氏会为皇上产下皇子,皇子手臂上有三颗朱砂痣,蒙上天庇佑皇子将来必然成为明君。

    现在这一切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皇帝眼睛一亮,转头吩咐常安康:“快,快去将刘相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琅华站在城墙上看着那面庆王大旗。

    “王妃,不然现在就打开城门,让王爷带着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琅华摇摇头,现在就进京,恐怕裴杞堂会有危险:“等一等吧,有些事急不来。”他们已经赢了,不差一时半刻。

    琅华话音刚落,就听云常道:“庆王爷的兵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的心一阵慌跳,立即转头向城下看去。

    裴杞堂骑着马走在前面,身上的甲胄映着阳光闪闪发亮,几百骑兵静静地跟在他身后,整个队伍看起来异常威武。

    “庆王,庆王……”

    城墙上的士兵不约而同的喊起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抬起头,径直看向琅华,四目相对,他的眼睛清澈如泉水,见到她之后嘴唇微微弯起来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看着她,不加遮掩,任由时光流淌,都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万众注目之中,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打开城门,”裴杞堂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威严,“本王带来了粮草,要立即布防,防备宁王再次来犯。”

    真是胡来。

    琅华不禁向裴杞堂摇了摇头,裴杞堂脸上是一成不变的温柔笑容。

    “打开城门。”裴杞堂又说了一遍,神情是不容置疑的骄傲。

    赵廖正在踌躇是否要禀告皇上,那两扇厚重的城门却被缓缓地拉开。

    裴杞堂立即催马进了城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早晨没起来,所以就更新晚了,在外面就是各种不正常,急得我呀,还好顶住了。

    双倍月票还有三天,大家帮忙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