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零六章 死一双

第七百零六章 死一双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杞堂一双幽黑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的光泽,眉宇间流淌着超乎年纪的沉稳干练,他微微抬起眼睛,立即能让人闻到一股肃杀的血腥气,嘴角仿佛微微弯起,仿佛带着些许的笑容,却寒如冰雪。

    谭晟忽然觉得自己的问题很愚蠢,这里是齐地,他不过是被大齐抓到的俘虏,他有什么权利发出这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裴杞堂波澜不惊:“藩国之臣未取得官文,携武器入大齐袭扰我边疆,一旦擒住立即剿杀正法。”

    立即剿杀,谭晟瞪圆了眼睛,齐人不是应该抓住他与王上谈条件吗?到时候他再选择以命殉国,他是交趾的重臣应该被这样对待。

    谭晟刚想到这里,已经被人提着领子拽起来,被人向前拖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谭晟大喊,“这不对,庆王……周家的事你还不知道,我们王上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抬起眼睛,眸子里光彩仿佛将周围都映亮了:“周氏一族是大齐叛臣,与你交趾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谭晟嘴唇一抖,睁大了眼睛,这和他有什么干系。

    周家,周焱都是大齐的人,他掳走的是齐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谭晟抬起头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王奉熙道:“你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谭晟不远处的周焱,周焱虽然狼狈不堪脸上却浮起一丝痛快的笑容:“谭晟,你想要对付我,哈哈哈,你想骗我,到头来却没想到自己也落得这样的下场,这里是大齐,不是你的交趾,你只有被剿杀的份儿,说到底我还是大齐的犯官,你呢?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,你会在我面前死。”

    周焱的神情既痛快又带着几分的癫狂,至少这些交趾人会在他眼前死去。

    裴杞堂伸出手臂示意旁边的人动手,几颗圆滚滚的人头顿时落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岸边的土地。

    谭晟拼命地颤抖着,最终他没能回到交趾,而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大齐,裴杞堂甚至不会将他的尸首送还交趾。

    原来他也会怕死。

    锋利的刀挥过来,谭晟闭上了眼睛,锋刃落在他的脖颈上,鲜血喷涌而出,溅在了周焱的脸上。

    周焱还没有因此感觉到痛快,立即又被恐惧笼罩。谭晟死了,裴杞堂准备怎么惩办他。

    “庆王爷,”周焱声音沙哑,“您看在周家和裴家是姻亲的份上,让我戴罪立功,我愿带兵攻打交趾,不胜不归。”

    周焱知道无论怎么说,裴杞堂都不会心软,做大事的人不会在乎这些,就像宁王,就像皇上……

    他刚刚想到这里,却意外地看到裴杞堂走上前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裴家确实欠了周家十几条人命,”裴杞堂声音清澈,“裴家对我恩重如山,这个人情我可以替裴家还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话音刚落周焱立即感觉到手上一轻,绑缚双手的绳索已经被松开,周焱心中惊喜若狂,裴杞堂真的肯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柄剑被扔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裴杞堂凝望着周焱:“你若是赢了我,就可以从这里离开,若是输了,也算死的光彩些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?

    周焱不禁怔愣在那里,抬起头看向裴杞堂,裴杞堂肩膀很宽,必然是从小习武才会有如此的体魄,又用长刀做武器,可见臂力让人难以匹敌,腿长而笔直,走路却很轻,身形必然十分灵活。

    周焱忍不住吞咽几口,嗓子火辣辣地疼起来,他带兵打仗这么多年,也算阅人无数,没有一次会觉得自己根本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即便是倒退回二十年,他也不及裴杞堂,这样想下来,他就没了斗志,可这是他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周焱翻手将剑握在手中,以最快的速度向裴杞堂刺去,剑有剑的好处,剑尖能够顺着骨缝轻易刺进人的身体,裴杞堂虽然穿着甲胄,却遮盖不住柔软的脖颈,只要他得手,眼前的局面就可能会被逆转,至少他可以脱逃。

    岸边拴着几匹骏马,只要他抢到一匹,就有活命的机会,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周围的地势,只要让他抢到先机,那些人很难捉到他。

    他不是想要裴杞堂的命,他别无选择,谁让裴杞堂给了他机会,这也是他的运气。

    裴杞堂甚至还没有拔刀,周焱越来越觉得自己胜算很大,眼看着剑锋就这样落在裴杞堂身上,裴杞堂整个人却如同湖面上被风吹动的落叶,一下子荡开来。

    周焱立即扭过身子,调整了攻击的方向,这次他咬着牙,欺身上前用尽了全力,因为他的机会不多,或许只在三招之内。

    周焱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,一柄软剑出现在他面前,软剑在裴杞堂手中,如同翩跹的翅膀,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,落在周焱的剑锋上。

    金石撞击声传来,紧接着软剑顺着剑锋滑下去,剑身传来的震动将周焱虎口几乎震裂,紧接着剑脱手而出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只是两招他就已经落败。

    周焱面色惨白,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,他腿一软单膝跪下来。都说后生可畏,他却没想到自己败得这样惨,等待他的将是死亡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,不想就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周焱向周夫人看去,周夫人已经捂住了怀里孩子的眼睛。

    人人都知道他要死了,可是他想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庆王……庆王爷……”周焱声音里满是哀求,“我……愿认罪……再给我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淡然的目光落在周焱身上:“你想杀我吗?”

    周焱另一条腿也跪下来哀求:“没有,我没想过……真的没想过。”他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裴杞堂垂下眼睛:“那真可惜,我会记住每个想要杀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周焱不明白这话的意思,抬起头只见裴杞堂将手中的软剑丢给了旁边一个少年,他刚刚想要猜测那少年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少年接到软剑之后,几乎没有任何停顿,径直将那剑锋送入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不,是他的脖颈中。

    疼痛和温热同时传来。

    “嗬”周焱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声音,鲜血就汹涌而出,堵住了他的嘴,他瞪圆了眼睛看那个杀死他的人,那少年显然是第一次杀人,紧张的神情在少年脸上一闪而过,取而代之的是荣誉和骄傲。

    他的死最终成为另一个人荣耀的开始。

    周焱感觉到鲜血灌满了他的胸口,淹没了他的口鼻,让他再也无法呼吸,他睁着眼睛倒下来。

    最后一刻,他听到欢呼声。

    杀了他的少年郎被人高高地举起来,他听到最后几个字,徐恺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了解决完这些事,回京喽。

    28号开始月票双倍了,请大家多多支持教主。

    一会儿还会发一章。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