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七百零五章 怕死

第七百零五章 怕死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战船成一排,彻底断了谭晟的后路。

    “谭晟,我家王爷会记着你的引路之功,等拿下交趾,也封你做邢国公如何,”冯师叔大声笑着,“不过,你也不要太高兴,这可不是我家王爷封的,是我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奇袭,可都靠你啊,交趾说不定还在欢迎我们到来呢。”

    谭晟眼前一阵晕眩,他的确送了书信给富良江的守将,告诉守将,他会带人归国,虽然还没有打仗,他却已经料到,这次交趾定会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国内本来对进攻大齐就意见不一,这次再受了损失,定会引起轩然大波,王上会让人封锁边关,几年之内都不会再来齐地。他几年的努力全都要付诸东流,就算活着回到交趾,从此之后也不会再被重用。

    裴杞堂一箭双雕,他方才还笑话周焱,如今轮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冲出去,”谭晟下令,“无论怎么样他要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船上的武器还没有准备好,旁边的人已经惊呼:“那是谁。”

    齐人有条不紊地靠近,是因为有人在指挥,那人就是裴杞堂。

    谭晟的心脏一阵乱跳。

    “咚”地一声,齐人的船上抛来钩子,将交趾的船牢牢地定住。

    钩子慢慢收拢,两只船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来了,齐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,让船上的气氛更加的慌乱,谭晟抽出腰间的长刀矮下身子准备迎接齐人的进攻,然而他的腿已经发软,手臂颤抖仿佛被人卸掉了一半的力气。

    他害怕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一直提醒安慰自己,裴杞堂并不一定擅长水战,或许他还能为自己争得一线生机,可是他依旧没有了迎战的勇气。

    齐人如此整齐的进攻,让人找不到半点的破绽,他的身边是死一般的静寂,就因为没有半点的胜算,所有人才会如此的沉默。

    两船终于撞在一起,齐人跳上了船,紧接着就有“噗通”“噗通”的落水声响,受伤的交趾人都跌入江中,死亡很快笼罩到交趾人身上。

    谭晟现在相信大齐是一个难缠的对手,无坚不摧的大齐军队不止是在交趾记录的史籍当中,还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算计大齐,一定会得到报复。

    惨叫声不绝于耳,谭晟步步后退,好不容易稳住脚步,尚未喘过气来,头上突然传来闷痛,眼前一阵眩晕,转过头看到了握着棍子的周家下人。

    周家下人满脸愤恨,眼睛中满是杀气,一个人动了手,其他人也向其余的交趾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家人方才已是万念俱灰,见到齐军到来心中渐渐燃起了希望,他们不能等着,他们要加入进来,拼命与交趾人一战。

    整个局面在顷刻之间被扭转,周家下人尝到了杀敌的畅快。

    终于不再是俎上鱼肉,终于能够夺回自己的尊严,没有谁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他们早就忘记了身边那些庆王的将士,曾是他们要对付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们都是齐人,他们只是齐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焱望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谭晟已经完全被裴杞堂的兵马压制住,不止是这样,他看到了福建水师尚济带着战船向富良江驶去,显然裴杞堂根本未将谭晟放在眼里,他们要对付的是交趾边疆的水军。

    好计策。

    裴杞堂与他开战,他交趾本是隔岸观火,一定没有什么防备,突然与大齐交战只会损兵折将,被大齐军队破城。

    裴杞堂不但懂得如何统兵,更懂得如何用人。

    显然他让尚济统帅水师径直前往交趾,而他只是坐镇掌控大局,因为在大齐没有谁比尚济更加擅长水战。

    “大人,裴杞堂的人向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焱点了点头,他方才几乎忘记了裴杞堂和他是对手。裴杞堂虽然步步紧逼,却救了周家女眷,或许这一切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“让我跟庆王说话,”周焱极力喊出声,“我要见庆王,我们周家愿意臣服庆王。”只要裴杞堂能够给他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人死了就什么都做不成了,他总还有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裴杞堂将来要治理广南,还要夺取皇位,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,他可以借着裴杞堂对周家的恩惠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这样说出去也并不丢脸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说了。”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周焱低下头看到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郎。

    徐恺之道:“庆王说过,对通敌叛国者不受降。”

    不受降。

    周焱的眼睛暗淡下来,身上几乎没有了支撑的力量,裴杞堂一心要治他于死地。周焱拼命地摇头:“庆王要攻打交趾,我有破敌之策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有人忍不住轻笑。

    “邢国公,不要让自己太难看。”

    如果一个武将已经到了贪生怕死的地步,那么定然会吃败仗。周焱从前就懂得这个道理,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如此的不堪。

    周焱抽出了腰间的利器:“跟他们拼了,拼出一条血路来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纷纷举起了刀,可是已经没有了威势。一支大败逃窜又受降不成的军队,还能有多少的士气。

    周焱拼命地挥动着手中的钢刀,鲜血喷溅在他脸上,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的身体就像是在风中抖动的树叶,竭力地与狂风对抗,却仍旧控制不住的颤抖,终于他的手一软,一柄剑刺入了他的手臂,他手上的刀瞬间掉落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腿上已经被踹了一脚,他用尽全力对抗虽然没有摔在地上,却已经被人用利器压住了脖颈,周焱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谭晟,所有的交趾人都被绑缚起来,一切成为了定局。

    船重新靠岸。

    交趾人被押上岸,周家人也没有反抗跟着下了船。

    庆王的大旗在空中招展。

    有个人一身甲胄慢慢走过来,那人还没有到面前,谭晟已经忍不住在颤抖。那种迫人的威势,压得人抬不起头来。谭晟应该尽力为自己争取,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试图说服裴杞堂收兵不要与交趾为难,可是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因为他知道在这样的人面前说谎没有半点的用处,因为裴杞堂会识破。

    他已经败了,败在大齐的庆王手中,现在等待他的只是个体面的死法,他只有一件事不明白,谭晟抬起头:“周家人想要随我们去交趾,庆王为何要救她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更新完毕,谢谢大家支持,爱你们。

    求月票哦,忘记说了这个月底有双倍月票,投给教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