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要最好的

第六百九十八章 我要最好的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将军,”郎中不禁道,“您这手臂三日之内不能动,十日之内不能提重物。”

    小郎中是胡先生新收的弟子,从前在广南西路游街串巷卖些祖传的药方,这些日子跟着胡先生出入军中,增长了不少的本事,胡先生对他十分的信任,所以才会让他来给裴杞堂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这话让裴杞堂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琅华当时就是这样站在他身边,为他包扎伤口,告诫他若是乱用手臂,可能将来都不能提物,那时候他面色如常地与她说话,却免不了有些慌张,只因为他心里装着她,她却没有察觉,他想要向她靠近,却又怕将她吓跑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终于来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裴杞堂的目光深远而柔和,却不知想到了什么,雍容的神情中闪过一抹凌厉。

    包扎伤口的小郎中见状吓了一跳,手一滑布条立即散落开来。

    裴杞堂抬起头来继续跟王奉熙说话:“告诉尚济,明天就按照我的安排迎战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脸上的担忧更甚:“您是不是再等等,就像四奶奶说的,要在广南站稳脚之后再回京城迎战,否则有可能会前功尽弃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裴杞堂道,“前功尽弃大不了重头再来。”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那些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出了什么闪失,我就等于败了,”裴杞堂将舆图合上,“而且再也没有机会重来一遍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琅华的用意,想要让他一举夺得半边天下,可是他却不能让琅华以身犯险。当时他和琅华之间的消息被宁王故意阻断,琅华赶来广南的途中被袭。

    他心急如焚,乞求佛祖保佑,让琅华平安无事,要不是怕琅华落入宁王手中,不能贸然行动,他只怕早就带着人杀往京城。

    终于收到琅华回京的消息,琅华却让他先解决广南的事,等到时机成熟再带兵进京,他不能等了。

    什么是时机成熟?只要让他们都平安,就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跟交趾人血战,然后一路向京城。

    “将军,京城……京城送来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传令兵进了门。

    王奉熙立即迎上去,从溅满鲜血的信筒里取出了文书。

    裴杞堂眼睛从文书上扫过,半晌没有说话:“皇上让我承继了庆王爵,正式更名为齐堂,入皇室宗谱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整个人惊诧地愣在那里,四奶奶说的等时机,就是……这个时机。

    “皇上命我整兵进京勤王。”

    王奉熙眼泪悄无声息地夺眶而出,这么多年少爷的身份终于大白于天下。再也不用躲躲藏藏,再也不用隐姓埋名。

    王奉熙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将旗换成王旗,告诉福建水师,我们要最后一战,必须赢,赢的交趾三年之内不敢再兴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条大船上,戴着幂离的三小姐眼看着不远处的齐军军营挂起一面新旗,大大的“齐”字随风飘扬。

    周围一阵嘈杂声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周家连吃败仗,若是再有援军到了,他们就无法再撑下去。

    周子安疲惫的脸上一闪惊诧。

    “是裴杞堂,”斥候过来道,“裴杞堂换了旗子,因为朝廷封他为庆王。”

    朝廷不可能突然封一个异姓王,而且还是庆王。

    周子安的心沉下去,八成是恢复了裴杞堂的身份,他不再是裴家四爷,而是真正的皇亲贵胄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,”周子安咬了咬牙,“不要告诉那些土司和交趾人,只要我们将他拿下,不管他是什么身份,都一样要死。”

    只要裴杞堂死了,尚济根本不足为虑,那些跟随裴杞堂的土司也会立即转头投奔他们周家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杀了裴杞堂。

    周子安拿定主意转身去看一旁的三小姐:“三娘你放心,这一仗我们一定会赢。”

    三小姐环顾四周,交趾和周家的战船是有不少,可是船上的人已经没有前些日子的威风,一个个停在那里看着福建水师的动静。

    不过才几次交手就让裴杞堂将他们打的人心慌乱,裴杞堂真是一个厉害的人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看着父兄打仗,裴杞堂的威势不输父兄,所以她才从太原半路折返来到这里,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三小姐点点头:“希望你能大获全胜,”说着吩咐下人,“放下小船吧,我们走了,周将军才能毫无顾忌的迎战。”

    周子安听得这话,整个人又重新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三小姐叹口气:“只可惜你那姐姐不争气,在京中没有用处。”京城的水没有搅浑,否则也不会升起了王旗。

    周子安皱起眉头来:“我姐姐向来懦弱,若是当年换成三姐去裴家,也就不是如今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三小姐伸出一双莹白的手,整理了周子安身上的甲胄:“希望你和她不同。”

    周子安想要去捉三小姐的手,却被三小姐躲开。

    三小姐道:“去吧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一条小船慢慢地向后划去,终于脱离了周家的战船队伍。

    三小姐看向身边的下人:“那谶书给裴杞堂看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下人摇摇头:“齐人没有拿走,也没有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人,”三小姐弯起嘴唇,“如此的笃定,没有半点的怀疑,真可惜……”可惜他已经成了亲。

    三小姐握住了腰间的荷包,轻轻地摩挲着,那是周子安给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三小姐将荷包扯下来伸手扔进了大海中。

    下人不禁惊讶,眼看着那漂亮的荷包被海浪卷走,再也看不到:“您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”三小姐道,“我只想要最好的东西,也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焱仍旧不肯相信,这消息是真的。

    从前裴杞堂没有圣旨在手,在广南领兵,并不是名正言顺,如今京中传出了消息,眼下的境况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大齐除了宁王之外又多了一个庆王。

    局面发生了变化,即便是皇上死了,宁王也不一定会承继皇位。宁王围困京城之举就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下属低声道:“交趾使臣还在外面等着,希望我们能尽快给他们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什么消息?只怕是交趾人早就已经打探清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周家父子很快就要倒霉了,相信不?

    嘿嘿。

    同学们,求月票啊。

    月票多多来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