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九十七章 我要回京

第六百九十七章 我要回京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恨不得立即捂住徐正元的嘴。

    他们是背地里找刘相帮忙,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……刘家人给我们安排的住处在哪里?”

    徐正元形销骨立,头发散乱,就像夜里的鬼魅,让人看一眼就毛骨悚然,就连徐老夫人都有些惧怕,她怕徐正元不管不顾再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”徐正元道,“他们刘家还欠我们银子呢,五千两银子,父亲还没有去世,你就将银票给了他,否则哪有他的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”徐老夫人瞪圆了眼睛,“你真是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疯,”徐正元道,“娘就说一说刘相……到底为什么会帮忙?还不是因为……这样的秘密……对,我们去刘家……让他们还……还给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浑身颤抖,指着下人:“将二老爷抬回去……将他抬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徐家下人一阵慌乱,抬着徐二老爷向前走,徐老夫人站起身就觉得眼前一黑,整个人又直挺挺地倒下去,就在这时她听到有人惊呼一声:“祖母,您没事吧!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睁开眼睛,看到了一身道袍的徐谨莜。

    “祖母,”徐谨莜眼泪淌下来,“您可要保重身子,整个徐家都要靠您呢,我从师父那里求来了药,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祖母两个字如同在挖徐老夫人的心,不管是徐谨莜还是顾琅华,她一个也不想认。

    “祖母,我听说二叔病了,特意请来了庵里的师父,这位师父医术高明,一定能治好二叔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本要甩开徐谨莜的手,听得这话立即将徐谨莜抓住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徐谨莜转头看过去,她身边果然跟着一个道士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心中升起一丝希望,心却沉了下去,她竟然沦落到要向徐谨莜求助,只要想到徐谨莜是徐士元的女儿,徐老夫人就觉得喘息不得。

    “祖母,才几日不见您怎么就瘦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呜呜咽咽地哭起来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看过去,只见徐谨莜一脸的伤心。就算谨莜是徐士元的女儿,也比顾琅华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到底是她养大的孩子,关键时刻还会为她着急,为她难过。

    “祖母,我听说了家里的事就急着找过来,您不要担心,一切都会好的,”徐谨莜将徐老夫人扶上肩舆,“等二叔的伤好了,再慢慢做打算,只要您好好的这个家的主心骨就在。”

    若是往常听到这些话,徐老夫人大约不会在意,可是现在这样的时候,这话听起来是那么的妥帖。她早就告诫自己,定然要提防与庶妹有关的人,她防着徐茹静,防着徐士元,从心底里厌恶他们,因为她知道让这些人得了机会,他们定然会从她手里抢走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徐谨莜也是一样,将徐谨莜送去家庵,已经是手下留情,她万万不可能再将徐谨莜召回身边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思,现在却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徐谨莜声音软软地道:“祖母,孙女先跟着您回去看看二叔,等二叔和您好些了,孙女就回到庵里去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没有拒绝,或许那道士真的会治好正元,正元的伤好了,就会变回那个听话懂事的儿子。徐家也就不会这样混乱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点点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徐谨莜应了一声,跟着肩舆向前走去,眼看着徐家人如同打了败仗般的颓然,徐谨莜脸上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。

    徐家人走了不久,角落里又探出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她会不会按照三……小姐的吩咐去做?”

    “不然她又能怎么样,真的在庵里做一辈子的尼姑?我们要设法告诉三小姐,刘家和徐家的关系非比寻常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着话,眨眼的功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家,宫人捧了衣衫服侍琅华换上。

    册封庆王妃时穿的右衽、大袖的袆衣,看起来端庄华贵。

    琅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一会儿她就会将庆王的册印接在手中,礼部和宫人已经帮她熟悉了整个仪式,她闭着眼睛也能做好,可是她依旧十分紧张,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因为这一天来的太不容易。

    庆王一脉终于重新出现在人前,就这样光明正大,再也不用躲躲藏藏。重新接受自己的封地,成为仅次于皇帝的藩王。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检查了,需要穿戴的东西都已经齐全,”裴十小姐笑着道,“没有什么可挑剔的。”

    琅华拉起裴十小姐的手:“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嫂子……王妃……”裴十小姐立即改口,“我也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。”她早就发现四哥四嫂和旁人不同,却怎么也没想到四哥是庆王之子。

    这消息一出,所有人都恍然大悟,四哥的身份终于得到证实,从前那些闲话也都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四哥不是外室之子而是皇亲贵胄,所以长辈才会这样偏着四哥。

    “你还叫我嫂子,”琅华笑着,“不管身份怎么变,我们还是一家人。”所有一切还都像从前一样。

    裴十小姐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嫂子。”嫂子两个字,只要喊出来,就让人说不出的高兴。

    说这话萧妈妈进了门:“宫人在催了,怕您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走了。”琅华最后向镜子里看了一眼,就像裴十小姐说的那样,一切看起来好像都无可挑剔……

    其实并非如此,因为她身边少了一个人,裴杞堂,如果他在这里,一切才是完美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广南西路。

    裴杞堂坐在军帐中,手臂上的布条已经被鲜血浸湿了,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,裴杞堂却并不在意,只是看着眼前的舆图和沙盘。

    “少爷,”王奉熙进来道,“郎中请来了,还是先让郎中看看您的伤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随意点了点头,接连不停的战事,让他的眉眼仿佛变得更加深刻,一双清澈的眼睛中含着一股力量,莫名的让人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“京城可有消息?”裴杞堂问过去。

    王奉熙道:“还没有……应该是路途遥远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微微皱起眉头:“交趾那边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王奉熙道:“看样子已经搬了救兵,应该很快会再迎战。”

    应该速战速决,裴杞堂望着舆图,他已经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交趾好像对那谶书十分的相信,”王奉熙说着顿了顿,“所以才会一直不肯退兵,要不然让人将那谶书拿过来看看……俗话说知彼知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”裴杞堂道,“他们立即就会输,因为我要去京城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低头看向自己的肩膀,他要回去找琅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第二章奉上。

    求月票呀呀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