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八十六章 庆王身份

第六百八十六章 庆王身份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帝一双眼睛仿佛要冒出火来。

    逼他,所有人都在逼他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若是朕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寿王长长地叹一口气:“先皇将皇室宗亲交到老臣手中,只要老臣活着一日,就要尽到责任,老臣不是那些御史大夫,只能以身相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跪着,”皇帝立即站起身,“朕就看你能跪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皇帝走出勤政殿,外面刺眼的阳光让他一阵晕厥,耳边金鸣之声大作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常安康见状忙上前搀扶,“奴婢扶着您去歇一歇吧!”

    皇帝哂笑一声:“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常安康一怔,然后立即跪下来:“皇上,奴婢忠贞之心可鉴日月,若是奴婢早就知晓,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皇上重用裴杞堂。”

    “裴杞堂,”皇帝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,“这个名字取的极好,齐堂,裴杞堂……他就这样光明正大地站在朕面前替庆王翻案,朕还将他当成重臣,交给他军权,让他去广南西路,他就这样骗了朕,辜负了朕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裴家,”皇帝如同一只发了疯的狮子,“如果不是宁王作乱,朕立即就杀了他们,裴家,对还有顾家,那是顾氏在朕面前装神弄鬼,替裴杞堂遮掩。”

    这样看来许氏说的话有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那孙真人为何要自杀?

    都不是好东西,一边是宁王的人,一边是庆王的人。

    皇帝眼睛中布满了红血丝,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,常安康不敢怠慢立即上前跟随。

    刘景臣快步走进值房,正伏案写文书的陆瑛立即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让你说对了,”刘景臣眼睛微深,“庆王要借着宁王谋反恢复身份。”

    陆瑛放下了手中的毛笔,转身为刘景臣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是我小看了他们,以为他们不敢铤而走险,没想到……他们竟然请动了寿王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是寿王帮忙,”陆瑛道,“如今战乱人人自危,寿王也不想看着局面混乱,不得已才会站出来,捅破这层纸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一脸焦急:“那你说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陆瑛道,“只能先稳住局势,皇上在这时候不能对裴家和顾家动手,否则可能会引起京城混乱。”过了这阵子会怎么样,谁也不知道。虽然裴家和顾家现在无碍却不代表将来会平安,通过这次的事,皇上一定恨急了裴杞堂,琅华作为裴杞堂的妻子,随时都可能会陷入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刘景臣有一丝的失落:“看来徐家也站在了顾家那边。”徐家遭了山匪,京中的宅院又被烧了,徐正元受了重伤,老夫人又失去了孙儿,徐家受到如此重创,徐松元却不知道回去尽尽孝心,仍旧围在顾琅华身边,光是这一点他对徐松元也十分失望,他这么多年苦心教导出来的学生,这么容易就被顾琅华蛊惑,可见顾琅华是个妖女。

    刘景臣想到这里看向陆瑛:“你不要再跟顾家有来往,顾琅华已经嫁了人,你们就是两条路上的人,再也不可能走到一起,更何况她还是庆王党。”

    陆瑛低头:“学生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等这件事过了,”刘景臣道,“我去闵家给你提亲,闵家大小姐名声不错,那闵子臣与你又是至交好友,单差一个闵怀,也算不上是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闵子臣一直与陆瑛在京中四处帮忙,自从上次的事之后,闵子臣就赌气离开了闵家,闵夫人心中焦急的不得了,却碍于闵怀不敢与儿子来往,陆瑛一直暗地里让人送信去闵家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为学生担忧,”陆瑛道,“若是守不住京城,哪里还有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点点头,陆瑛总是能说到关键:“这样说,若是皇上再问我,我只能赞同舒王,真没想到,庆王一脉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话音刚落,内侍已经来传话:“刘相,皇上请您和礼部尚书去书房议事。”

    皇上被逼得无路可走,只好照寿王的话去做。

    刘景臣叹了口气,庆王要回来了,十几年前的庆王谋反案不但没有挖去皇上的心腹大患,反而让他们扎根更深。

    现在用裴杞堂对付宁王,将来该怎么对付裴杞堂。

    陆瑛目光闪烁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死了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听到这样的消息,心脏慌跳个不停,一件件的事浮现在她脑海里,就连裴大爷回到房里,她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宁王离大位又进了一步,裴大奶奶抬起头来,这就是她要等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裴大爷眼见着裴大奶奶从蒲团上站起身,抚了抚衣服,就要走出屋门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转过头:“我去太夫人房里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裴大爷脸色一变:“太夫人让你在屋子里抄佛经,不准你出门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抬起头看向天空:“那是以前,现在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一样了,”裴大爷上前拦住妻子,“你不要鬼迷心窍,再出事谁也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保过我吗?”裴大奶奶问过去,“知道周家谋反之后,大爷连句话也没有跟妾身说,生怕周家万一被朝廷抓了,会牵连到大爷的前程。”

    裴大爷的脸涨得通红:“你胡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道:“自从顾氏嫁进来之后,处处与妾身作对,大爷却从来没有为妾身说过话,甚至眼睁睁地看着裴杞堂训斥我这个嫂子,他凭什么?大爷不为妾身争一条路,妾身就要为自己做点打算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说完话,头也不回地出了门,留下了一脸焦急的裴大爷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坐在软榻上看裴大奶奶,琅华进门之前,裴大奶奶打理裴家也算尽心尽力,可是如今却什么都变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利益动人心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你就说吧。”裴太夫人道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应了一声:“祖母有没有听说太子也薨了的消息?”

    原来是为了这件事,裴太夫人点点头:“也是刚刚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太夫人,”裴大奶奶道,“孙媳妇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挥挥手: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才道:“如今的局面,恐怕谁也料不到最终是个什么结果,幸好周家和裴家没有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望着裴大奶奶:“大孙媳妇,不用拐弯抹角了,你就告诉祖母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润了润嘴唇:“如果宁王赢了,孙媳愿意以周家名义修书一封给宁王,保住裴家。若是皇上赢了,也请裴家庇护周家和孙媳,太夫人向来说一不二,若是太夫人能够答应,孙媳也就能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更新完毕。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投票,呼啦啦都投给教主了。

    明天继续双更。

    请大家继续投票给教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