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七十九章 皇室身份

第六百七十九章 皇室身份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寿王世子妃终于忍不住道:“我们都是妇人,到底能做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琅华笑道:“打理内宅,安排人手哪个不是妇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寿王世子妃目光微深:“裴四奶奶说的有理。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如果能将足够的房屋收拾出来,按照户籍安置灾民,再去清理东城,这样就会赶到雨季来临之前,将一切安顿好。”

    舒王妃伸出手扯了一下慈郡王妃:“还有那些药饼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”慈郡王妃立即接口过去,“若是做药饼人手不够,裴四奶奶就说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药饼两个字,慈郡王妃和舒王妃眼睛发光。

    寿王世子妃不禁心中叹气,现在京中人人想着自保,舒王妃带着她们过来,就是想要早些拿到药饼。

    “药饼好做,”琅华拂了拂身上的尘土,“我正要过去瞧瞧,王妃若是感兴趣就随着我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舒王妃立即笑道:“那自然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,”慈郡王妃恐怕被落下,“我也好奇,这药饼到底怎么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起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慢慢地前行,寿王世子妃看向琅华,只觉得她的眼睛十分清澈,像阳光下的湖水微微泛着光。

    几个人到了一处宅院前,琅华掀开帘子,就听到外面有人道:“这哪里行,要照四奶奶说的做,一分一毫都不准差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妃和寿王世子妃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舒王妃口无遮拦地道:“这是谁啊?宅院里有男子在吗?”

    寿王世子妃觉得舒王妃又好气又好笑,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男子,她们应该关心的是,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是我公公,”琅华道,“这些日子一直在这边帮我的忙。”

    慈郡王妃笑道:“原来是裴大人。”

    琅华先下了车,几位王妃跟在她身后,几个人走进院子,裴思通立即迎上来。

    琅华上前行礼,裴思通却仿佛微微欠了欠身子,并没有站在原处十分坦然地受了这礼数。

    寿王世子妃微微地抬了抬眉毛。

    裴思通将手中的药饼递给琅华:“你看看对不对,我看着郎中放的药材和茶叶,一点都不差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紧紧地看着琅华,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,仿佛生怕自己做错了,因此连寿王世子妃等人都抛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爹,”琅华提醒裴思通,“舒王妃,慈郡王妃和寿王世子妃来了,大家都想看看这药饼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立即看向寿王世子妃等人,眼睛中有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警惕。

    大家见了礼。

    舒王妃的目光立即被药饼吸引:“这就是药饼?你们曾在镇江吃过这样的饼是吗?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是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裴思通已经道:“是一位高僧教给琅华的,胡先生又配了药材,眼见天气越来越热,用这样的药饼防疫症总是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琅华,”舒王妃拉住琅华的手,“这药饼做好了,要立即分发下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舒王妃拉着琅华说个不停,寿王世子妃仔细地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“这里来来往往都是人,还是请几位王妃去家里说话吧。”裴思通说完转头吩咐下人备车。

    舒王妃笑着道:“看看我都忘记了时辰,琅华刚从卫所出来,定然累得很,我们改日再过来吧!”

    慈郡王妃跟着点头,几个人一起坐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走远,琅华和裴思通到静谧处说话。

    “寿王世子妃是来打听消息的,”裴思通脸上有些兴奋的神情,“看来皇室宗亲也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京城被围困的时间越长,所有人就越焦躁,宁王用“平叛”、“勤王”做由头在外面招兵买马,许多地方官员不明真相,既不敢相信宁王,又怕这一切是真的,等到宁王登上皇位,他们必定会被惩戒。

    唯一能解决整件事的只有裴杞堂了。

    庆王之子有没有杀死皇上有没有叛乱宁王说了不算,皇帝和裴杞堂说了才算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想如果能有个正当理由让杞堂回京救驾,那么杞堂就能筹到更多的兵马迅速结束广南的战事。皇帝被宁王牵制住,想要杞堂来解围,迫不得已只能承认杞堂的身份,到时候杞堂立下大功,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有人质疑他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听得心跳如鼓:“可是宁王的事平息之后,皇上转头又来对付杞堂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们要趁着这个机会,将广南和江浙都牢牢握住,让皇上不敢随便打我们的主意,否则就会是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要将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中,不能再这样小心翼翼任由别人摆布,就算裴杞堂现在不能夺皇帝之位,也要趁机崛起做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思量。

    “好,”裴思通眼睛发亮,“与其这样等着,倒不如竭力一争。”他等了这么久,还不是就在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等,”琅华看向天空,“皇室宗亲都已经按捺不住来打听消息,京中的达官显贵想必也是这样的思量,若是再有什么变数,恐怕所有人都要惊慌失措,到时候皇上不想这样做,必然会有人逼着他去做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想对不对,幸好宁王和裴杞堂互为对手,否则他们也不能等到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寿王府。

    寿王世子妃将所见所闻都讲给寿王。

    老寿王躺在软榻上仿佛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媳妇觉得没错,”寿王世子妃道,“外面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,否则一个公公就算再欣赏儿媳,也不至于不敢受她的礼数,唯一的解释就是,裴杞堂是庆王之子,实实在在的皇亲贵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老寿王抬起了眼皮,一双混沌的眼睛中露出淡淡的光华:“老三还有子嗣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寿王叹了口气:“从前朝廷将皇室分出去做藩王,除了治理地方,也是让他们互相牵制,如果庆王还活着,宁王也不敢这样大张旗鼓的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宁王反了不要紧,除了皇上手里的禁军,谁还能起兵救驾?没有皇帝指挥,地方上的禁军就是一盘散沙,”老寿王咳嗽两声,“皇上将兄弟都杀了,是稳固了皇位,却也亲手断掉了自己的后援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稍后发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