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四面楚歌

第六百七十六章 四面楚歌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相邻的两国,其中一个出了事,另外一个定然是想方设法从中捞取利益。

    所以这时候无论金国说出什么,他都要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让他们好好待在驿馆,等到平息了叛乱,自然放他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皇帝将刘景臣招过来:“刘相觉得朕应该如何处置金国?”

    刘景臣想了想才道:“金国使臣托礼部来向微臣示好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皇帝的眉毛立即竖起来:“他们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金国想要与大齐结盟,不管是皇上要他们出兵还是声援,他们都愿意去做,他们只想在真定开榷场,两国贸易往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吗?”皇帝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刘景臣躬身:“微臣觉得不论他们怎么说,都要先等太子回京。”太子能不能回京,会不会帮着皇上,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金国的意图。

    皇帝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些:“早知如此就不让舒王去了,舒王已经走了这么久,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进京,等到城门一关,他们要如何进城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如今宫中的叛党已经肃清,皇上暂时可以安心,至于太子……他们想必也听到了消息,说不得暂时安顿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太后淡淡地道:“这时候没有消息,也是件好事。起码太子没有被宁王捉住。”

    皇帝轻轻颌首。

    太后道:“眼下最重要的是守住京城,希望禁军能早些回援。”

    皇帝立即询问刘景臣:“外面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景臣迟疑着不知要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太后神情冷静:“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不要报喜不报忧,实话实说,让皇上和哀家知晓外面的情势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这才躬身:“顾世衡回京了,他应该更了解外面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眼睛一亮,握住了手中的帕子,这样看来琅华说不定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皇帝忙道:“快,传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进了门,向皇帝和太后行礼。

    皇帝坐直了身子:“你不是去了广南吗?怎么会突然回京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将半路遇袭的事说了:“定然是宁王早就安排好的,微臣让人引开了那些人,匆匆忙忙走小路进了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面现在如何了?”皇帝最想知道京城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顾世衡道:“宁王让人放了山匪进京,那些人四处抢夺财物、杀人、放火,京中已经乱成一团,尤其是东城那边死伤无数,宁王是想要京城乱起来,让我们无法坚守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畜生,”皇帝大声吼起来,“朕要将他碎尸万段,让他知道谋反是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大殿里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宁王如果怕这些就没有了今日之事。

    惠王、庆王都是血粼粼的教训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皇位对宁王来说是最大的诱惑,如今他兵临城下,不可能不战而退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顾世衡道,“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要守城,就要立即召集人手灭火,处置尸体,万一起了疫症定然引起骚乱,到时定然会影响士气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说着顿了顿:“微臣长女在镇江时曾跟着荣国公一起守城,他们用米粮掺入药材、茶叶做成军粮,不但能解决粮荒,还能防治疫症,京中的粮食不多,被山匪这样一抢各家各户又都有损失,朝廷定然要施米才能稳住人心。”

    用粮食掺入药材和茶叶做成粮饼,这样的做法,让刘景臣想到了一个人,庆王!

    对,就是庆王!

    庆王曾建议朝廷做这样的军粮。

    这次宁王谋反就是以庆王之子做由头,虽然裴杞堂是庆王之子的事已经被压了下去,但是他总觉得一切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万一这是真的呢?

    刘景臣的心脏慌跳起来,他长长地吸一口气,佯装镇静,越是在这种时候越不能慌乱,什么时候都能让人去查裴杞堂,唯独现在不可以。

    因为这有可能是压倒本朝的最后一棵稻草,顾家这时候不避讳地提出这样的法子,会不会也是别有用心,他们明知道此时该与庆王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皇帝慢慢地捻着手中的玉把件,仔细地思量起来,顾世衡说的没错,眼下最要紧的是稳住人心,顾琅华曾在京中施药,治好了许多病患,在京城也算有些名声,若是顾琅华出面施米施药,确实能起到安抚人心的作用。

    皇帝道:“事不宜迟,这两件事立即去办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太后抿了一口茶:“从现在开始宫中的饭食都减量,从皇帝和哀家做起,每天两餐,一饭一菜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:“就按太后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太后接着道:“将京中的粮仓打开,让礼部和户部配合裴四奶奶做粮饼,先分给城中的百姓,将慈宁宫里多余的药材、吃食都列出单子,交给裴四奶奶,我一个老妇人也只能做这些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将慈宁宫中的东西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默然,看向了常安康:“京中伤患定然不少,让太医院带着医工为百姓诊治。”

    都安排妥当,顾世衡和常安康等人退了下去,太后也回去慈宁宫休息。

    大殿里没有了旁人,刘景臣才上前道:“皇上,臣还有一事心中不安。”

    皇帝有些讶异:“刘相觉得哪里还有疏漏。”

    确实有疏漏,恐怕是最大的疏漏!

    刘景臣低声道:“微臣担忧……宁王说的话是真的,裴杞堂真的是庆王之子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猛然一跳,几乎就要从御座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刘景臣嘴里发苦:“可是眼下,就算他是,皇上也不能说出来,不能让京城乱上加乱……好在……好在宁王和裴杞堂互为对手。”

    皇帝厉眼看向刘景臣:“你如何能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宁王举事敢说出那些话……顾世衡方才说的做军粮的法子又是庆王曾用过的,顾家如此不避嫌,当然可能是心中坦荡,却也有可能另有图谋……微臣只是担忧……皇上要防着裴家和顾家。”

    “都在骗朕,”皇帝脸色铁青,“当朕是个傻子不成?朕收拾完宁王,再彻查裴杞堂,若是果真如此,他们一个都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,这也是微臣想要说的,”刘景臣再次行礼,“定然要先处置宁王,即便宁王说的是真话,皇上表面也不能相信,免得再生事端,我们要一口咬定宁王是在无事生非,这样才能安然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皇帝冷笑:“朕不承认,他就算是庆王的孽种,也休想进皇家族谱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6

    今天还有一章,一会儿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