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七十五章 还债

第六百七十五章 还债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杭氏埋怨地看着徐松元,这是还能有假。

    徐松元心中说不出的欢喜,虽然受了伤,却是因祸得福,至少琅华肯站在这里与他们说话,只是杭氏多年没开怀,偏偏在这时候……也不知道身子能不能抗得住。

    徐松元不由地嘱咐杭氏:“你才有孕,不要太辛苦。”

    杭氏红着脸颔首:“老爷放心吧!”

    徐松元刚刚松了口气,忽然又想起晕厥之前琅华说的那句话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立即看向琅华:“琅华,你之前说的……杞堂的事,都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既然话已经说了,就没有必要再改口,琅华道: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脸色渐渐凝重起来,思量半晌才道:“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,早晚要被人知晓,在此之前要好好准备才是,宁王暗地里安排这么多年,只怕是这一仗有的打,到时候杞堂要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琅华望着徐松元和杭氏的愁容,他们脸上的神情和祖母、父亲一样。

    只有亲人才会如此为他们着急。

    前世她亲情寡淡,今生却全都补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,”琅华道,“宁王这般作乱,皇上恨不得笼络人来帮忙,不会再次树敌。”

    宁王被关在宫中的时候,太后就料到他不会这样善罢甘休。当时就算是皇上杀了宁王,恐怕也会冒出宁王之子或是别的人来扯反旗,宁王多年的布置已经完成,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,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快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太后娘娘的思量全都中了,宁王死了,谋反的说不定就是太子。

    金国迟迟不杀太子,不就是想要推动大齐内乱。经过了这几天的事,现在她觉得,这次的谋反和金国脱不开干系。

    所以,该来的总会来。

    结果如何才是他们能争取的。

    徐松元叹口气:“当今皇上这些年别的没有做,倒是将大部分军队都掌控在自己手中,否则宁王早就坐在了皇位上,这场仗不知道要打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就会很长,”琅华低声道,“只要我们找到机会。”

    什么机会呢?

    徐松元看着琅华,琅华年纪虽小,她心里想什么,却是他也弄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琅华吐吐舌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如果前路看不清楚,就往前走走,或许很快就清明了。”

    杭氏不禁“噗嗤”笑出声,这般重要的事,怎么想的这样随意,不过倒是让她莫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徐松元说了一会儿话,脸上已经见疲惫的神情。

    杭氏服侍徐松元睡下,琅华也从屋子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吴桐正好迎上来:“裴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老爷那边有没有消息?”看这时辰,裴思通也该回来了,时间拉的越长危险就越大。

    吴桐道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琅华刚走到院子里,裴夫人就迎上前,见到琅华好端端地站在这里,裴夫人明显地松了口气:“虽然老爷说你没事,却总要看到人才能放心,听说你和亲家老爷半路上被劫杀,吓坏了太夫人和我,还是老爷镇定,否则我们家也要跟着乱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宁王的目的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家里怎么样?太夫人有没有吓到。”

    裴夫人道,“开始被人围了府,我们也出不去,”说着顿了顿,“多亏徐大人先去了顾家,否则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裴夫人没有提起裴思通,但是琅华能看出她的担忧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让吴桐出城去看看,这么久了,爹也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裴夫人不禁赧然,这时候她不应该问琅华这些,她过来是帮忙的,不是添麻烦的,她就是忍不住会担忧,毕竟她只是个内宅妇人,不太懂外面的那些事,再加上几个媳妇哭哭啼啼的模样,她就更加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裴夫人正想到这里,裴思通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:“将粮食都运进后院,你们留下来看着这些粮食,一切都听四奶奶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裴夫人脸上露出笑容,忙和琅华一起出门看情况。

    裴思通穿着身劲装,脸上身上满是血污,显然又经过了一番争斗,跟在他身后的裴家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挂了彩,每个人却都是笑容满面,显然是打了场胜仗。

    裴夫人很少在裴思通脸上看到这样意气风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要谢谢那些伤兵,别看一个个行动不便,到了战场上比谁都厉害,”裴思通道,“王壇刚刚聚起来的乌合之众,根本没办法与我们一争长短,要不是看到了宁王的援军,我们就一鼓作气地杀过去,取了宁王的项上人头!”

    男人打了胜仗就喜欢说大话,裴夫人就站在一旁抿嘴笑。

    裴思通插着腰:“东西虽然不多,好过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少了,爹做了一件大事,”琅华道,“京里的粮食都汇在一起,按照我们的法子去用,不会缺多少。”

    琅华的夸赞让裴思通心中仿佛被熨过一般,说不出的舒坦:“你说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庆王爷用过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一脸诧异,那岂不是会让人起疑心,宁王又以庆王之子做借口起事,万一……

    琅华笑道:“那就大大方方地承认。”让所有人都知道裴杞堂的身份算不了什么,要让皇帝也心甘情愿地认同。

    这是皇帝欠庆王府,欠裴杞堂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中。

    皇帝看着赵氏那日益大起来的肚子,忍不住伸出手来放在那肚皮上。

    赵氏吓得浑身一抖。

    “别怕,”皇帝道,“孩子生下来若是皇子,朕再次封你为妃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时候,他的每一个子嗣都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赵氏声音略带哽咽:“谢皇上恩典。”

    皇帝挥了挥手,让宫人将赵氏带下去歇着:“以后朕在那里,她就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宫人应道:“奴婢们定然会照顾好……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皇帝松了口气,他希望赵氏能生下个儿子,这样一来就算太子不能回宫,他也有子承继皇位,外面的那些人就不会向宁王倒戈。

    常安康上前:“皇上,金国使臣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,”皇帝皱起眉头,“这个时候他们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对不起大家又晚了,明天一定早。

    孩子开了学,我就跟陀螺一样,所以很佩服那些要二胎的妈妈,你们为祖国做了奉献。

    继续求票啊同学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