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六十六章 父亲的力量

第六百六十六章 父亲的力量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别急,”顾老太太道,“起了战事有人要逃很寻常,我们又不是没有经过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管事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看向徐松元:“若是真的有人进门,你们先走,他们也不能将我一个老太婆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却摇头:“老太太听我的吧,这些事都交给我,”说着看向杭氏,“你扶着老太太去后院找个地方藏起来,我们人手足够多,寻常不会让人进门,若果然守不住,我会让下人护着你们逃出去。为了以防万一你们都将身上的衣服换了,想必那些人也不识得你们的模样,到时候你们和城中百姓混在一起,他们也就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杭氏颌首,立即上前去搀扶顾老太太:“老太太,这里就交给老爷吧,我们是女眷究竟做不了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见到徐松元坚定的神情,也就不再反驳,看向旁边的管事妈妈:“给我们拿两套衣服来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和杭氏换了衣服让人护着向后院走去,走到月亮门,杭氏不禁拉住了徐松元:“老爷,您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攥了攥杭氏的手指:“记住,不管发生什么事,让你们跑的时候,你们不要再犹豫立即出门,要向东城去,裴家在那边,说不得半路上会遇到裴家人。等到危险过去,我们再聚。”

    杭氏鼻子一酸,眼看着徐松元带着人往前院去,她的心紧紧地揪在了一起,可眼下不是脆弱的时候,她重新搀扶起顾老太太:“老太太,家里还有几个门,您讲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带着人站在院子里,听着外面传来的喊叫声,他虽然面色沉稳,但是一颗心却紧紧地攥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方才去衙门里打听消息,已经知道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宁王没有死,他谎称裴杞堂造反,集结人马进京“平叛”,其实想要弑君,登上皇位。

    好在皇上没有被王壇抓住,否则现在的京城就成了宁王的天下,他们就没有半分的胜算。可即便如此,宁王也会想方设法竭力一争。

    除了对付皇帝之外,裴家、顾家都是宁王的眼中钉肉中刺,宁王一定会派人对付裴家和顾家。若是抓住了“叛党”宁王就可以大做文章,利用这件事蛊惑人心,这对裴杞堂和琅华会大大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定要守住顾家。

    “谁。”墙边忽然有人叫了一声,徐松元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墙头突然多了十几个手握利器的人,他们一身劲装,动作利落,刀尖一转就向顾家家人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家人刚刚举起手里的棍子,整个人就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这不是盗匪,他们的目的也很明确,就是要进顾家来抓人,谁挡在他们面前,谁都要死。

    “大人,”云常道,“这些是官兵。”他在国公爷身边那么久,每日都要跟官兵打交道,即便官兵乔装打扮,他也能一眼认出来。

    徐松元点点头:“他们是宁王的人。”

    空气里有一股血腥的味道,官兵手里有利刃和弓箭,能够轻易夺人性命,顾家护院手里的只是棍棒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没有别的法子,他们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徐松元吩咐云常:“一定要守住内院的大门。”

    已经到了要拼命的时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壇抿着嘴站在城墙上,一部分人攻打皇宫,一部分人对付裴家和顾家,这是宁王的想法。

    京中的禁卫虽然调走了不少,剩下的人手却足够他们应付的,尤其是他一击不成,给了皇帝喘息的机会,想要扭转局面,现在他只能盼着援军早些到京城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人手不够,先去裴家还是顾家。”

    王壇皱起眉头:“去顾家。”

    裴家曾是武将又是大族,家中男丁多,一时半刻恐怕啃不下来,顾家不一样,他早就打听过了,只有一个顾老太太守着家门,而且顾琅华十分在意她这个祖母,若是能抓到顾老太太就能用她做饵,去对付顾琅华。

    “要快,”王壇道,“一个时辰之内必须拿下,万一朝廷人马杀过来,我们就要暂时退出去。”

    属下应了一声,带着人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松元握着剑的手在不停地颤抖,不是因为恐惧,而是因为失去了太多的气力,身体已经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他开始后悔平日里只与书本为伍,没有练练拳脚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思量却让他心安下来,因为好在一双儿女都不像他这样,只知道要埋头苦读。

    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

    他被教的太过迂腐了,现在的大齐也不是从前昌盛的时候,更需要的是能文能武的人才。

    他让恺之跟着琅华是对的,将来他们都会比他强。

    徐松元脸上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就足够了,他应该觉得欣慰。

    顾家是徐家的恩人,如果没有顾家教导琅华,还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局面,所以他就算死在这里,也可以闭上眼睛,因为他至少做了值得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徐老爷,”云常道,“您也去内院里吧!这里有我在,你们快些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再多说,”徐松元道,“我虽然能做的不多,却也能多添一双手。”

    云常很佩服徐松元,在他心里这些文臣见了血都会吓得瑟瑟发抖,徐松元还能站在这里,真是不易。

    云常道:“他们没有要撤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一笑:“他们是想要抓住老太太去对付琅华,这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云常不禁愣在那里,徐大人是不是傻了:“怎么会是好事呢?”

    徐松元道:“这就证明了琅华安然无恙,否则他们何必如此大费周章。”只要她们都平安,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好怕了的。

    徐松元撕开长袍,将手裹在剑柄上,也止住了虎口涌出的鲜血,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,看着扑过来的黑衣人,扬手将利刃刺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越来越多的黑衣人,还是将顾家众人逼退到了内院的月亮门前。

    徐松元感觉到力气一点点抽离他的身体,他虚弱地喘着气,也许很快他就会死在那些反贼的刀下。

    眼见着黑衣人冲过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:“就在里面……快……都进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对不起大家又晚了。

    昨天吃坏肚子之后,今天低烧了一天,晚上好些了才开始码字。

    对不住大家。

    今天是一号,求大家手里的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