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六十五章 军队

第六百六十五章 军队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,心头还有几分的疑惑:“你又是怎么想到要准备船只的?”

    眼下这样的情势不可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陆瑛躬身道:“臣看以往的文书,发现每次禁军到边疆轮防的时候,京师内外都会有些安排,虽然这次不是轮防,但是情况却差不多,所以微臣才向刘相这般提议。”

    皇帝眼睛中流露出赞许的神情:“你想的仔细,倒是朕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太后娘娘,事不宜迟,我们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侍卫牵了马车过来,宫人立即服侍皇帝和太后上了车。

    皇帝吩咐刘景臣:“刘相也过来,朕有话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坐在了车上,皇帝立即道:“让人写信给陶异让他立即带人回京勤王,宁王想要当皇帝,除非杀了朕。”

    皇帝此时此刻脸上满是刚毅和雍容的神情,倒是有一国之君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微臣有些担忧太后娘娘,”刘景臣低声提醒,“会不会站在宁王那一边。”

    太后和皇上素来不和,刘景臣一直认为太后明里暗里都会支持宁王,可是这一次宁王假死,太后娘娘让人查案,又追到行宫提醒皇上,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帮宁王。

    否则太后就应该在行宫中动手,与宁王里应外合,皇上就不会这样轻易地逃出来。

    太后到底在想些什么?

    刘景臣道:“如果太后是真心帮皇上,从前那些老勋贵应该都会伸手帮衬,宁王就更加不容易得手。”

    皇帝道:“虽然现在太后没有偏着宁王,却也不能放松警惕,要让人看着太后。”

    刘景臣点点头,太后毕竟听政那么多年,治国的手腕甚至比皇上要高明,眨眼之间就能掀起风浪,他也不相信太后心中没有任何的思量。

    太后坐在马车里,闭着眼睛养神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您喝点茶润润嗓子吧!”程女官道,“虽然这茶不好,水也不热,现在弄来这些东西,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太后摇摇头:“也不知道琅华有没有收到消息,宁王会不会在半路上埋伏,皇上让援军回京,裴杞堂在广南的仗也不好打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让宁王篡了位,裴杞堂将来对付宁王,只怕不容易。他们毕竟还没有自己的人马,现在匆匆忙忙正面迎敌,会吃大亏。

    今天的局面如果迟来个三五年就好了,宁王爷心里清楚的很,现在是动手的最佳时机,否则将来多出一个虎视眈眈的对手。

    对于裴杞堂来说却也是这样,与其等时机,倒不如先想方设法更快地壮大自己,所以他们要去广南,她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时势造英雄,要适应如今的时局,而不是等待时局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程女官揉捏着太后的腿:“裴四奶奶那么聪明,一定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太后端起茶来抿了一口:“希望裴家、顾家都能平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松元到顾家的时候,顾家的下人都拿着棍棒开始在院子里巡视了。

    琅华和顾世衡走之前,安排了裴家人上门帮衬,所以乍看起来并不缺人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前些日子顾三老爷、顾四老爷已经回了杭州,顾家上上下下就剩下顾老太太一个人主事。

    徐松元进了门向顾老太太请安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急着问:“有没有打听到京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摇摇头:“没有,宁王谋反定然会从京城开始,其他的地方他无暇顾及。”这也是安慰他自己的说法,宁王就算不能向广南动手,却能让人对付赶着去广南的琅华,现在只能期望琅华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叹口气:“我这把老骨头倒是没什么,徐大人有心就打听打听琅华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不能这样说,”徐松元道,“琅华心里最担忧的就是老太太,琅华听到消息,很有可能会回到京城,所以家里不能乱了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点点头:“难为你为顾家着想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脸上一红:“都是小子应该做的,”说到这里他向门外看去,“我怕宁王的人会直接来顾家拿人,除了皇上,裴家、顾家应该是宁王一党最想要对付的……所以与其这样分开,倒不如大家都聚在一起,这样人手也不会被分散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也在京城,说不得很快就会来接顾老太太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道:“你说的有些道理,我在这里你们也是担忧,不如听你们的安排,也免得你们为我分神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下人来禀告:“徐夫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没想到杭氏会跟过来。

    杭氏进了门,瞧见徐松元,眼睛不禁一红,却很快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,躬身向顾老太太行礼:“我也是过来看看,有没有地方需要帮衬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这里就行了,”徐松元吩咐下人,“将夫人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下人欲言又止没有动。

    杭氏的眼泪掉在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顾老太太先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杭氏急忙道,“我只是……有些害怕,外面乱成一团,那些盗匪也趁机作乱。”

    杭氏的模样一看就是在说谎。

    顾老太太却心中清明:“是不是徐老夫人又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杭氏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杭氏身边的管事妈妈终于忍不住:“老夫人突然说要分家,将写好的分家文书丢给了夫人,还说夫人走出徐家就不要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分家为了什么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徐松元很惊诧,没想到母亲会做到这样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徐松元安慰杭氏,“这是早晚的事,我们心里都清楚。”在琅华这件事上,他们一直和徐老夫人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杭氏知道这个道理,她抹掉了眼泪,如今最要紧的是和顾家一起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从前顾老太太不太喜欢徐松元,总觉得徐松元为人太过迂腐,身上有那些官宦人家才有的陈旧气息,无论什么事都对徐老夫人言听计从,可是今天她看徐松元却觉得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,”管事的小跑着进了门,“老太太、徐老爷、徐夫人,军……军队要来了……,京中的达官显贵都收拾物件儿,要从东门出城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晚上吃了点凉西瓜,一直胃疼到现在。。。。

    果然入了秋就不能贪凉了。

    9月1日到了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