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六十一章 真正的谋反

第六百六十一章 真正的谋反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几十条人影就像山鬼,行动迅捷,眨眼之间就到了马车前。

    几匹拉车的马顿时一声嘶吼,扬起了蹄子。护着马车的护卫纷纷抽出了腰间的剑,但是已经晚了,敌人的攻击凶猛致命,剑刃所指之处就是人最脆弱的脖颈,柔软的皮肤眨眼的功夫就被割开,鲜血顿时喷溅出来,与雨水汇流成溪。

    死亡却没有让任何人退缩。

    “保护大人和四奶奶。”有人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车夫压住了惊慌的马,扬起了鞭子,开始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拿出禁卫的腰牌,看向皇城司的护卫:“庆王之子谋反,奉皇上之命召集各地驻军平乱,阻挡者以同罪论处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你才谋反呢。”一身皇城司打扮的人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想要论罪,杀了我们再说。”皇城司的人扬起了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向前跑着,后面的黑衣人紧追不舍,大雨倾盆,仿佛照亮了天空,杀气和兵器交击的声响四散,黑衣人眼看着马车越跑越远,不禁急起来,一次偷袭不成,就给整个劫杀增加了难度。

    “追。”黑衣人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皇城司的人却不准备放过他们,立即缠斗上来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已经被大雨遮掩住再也听不到,直到双方人马都挂了彩,这场生死较量才平息,两队人继续上马追赶。

    疾驰的马车里空无一人,赶车的车夫却用尽全身力气,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鞭子,他们要一直沿着路往广南的跑去。

    戴着斗笠顾世衡和琅华,在吴桐的护卫下在树林里穿梭。

    “京城若是出了事,可能城门就进不去了,”顾世衡道,“要不然你在外面等我,我去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琅华摇头,裴杞堂将张同留在京城里,就是害怕会有什么闪失,如果老乐将消息递给张同,张同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他们进城,现在的情况下,没有万无一失之策,只能尽力去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抓到人?”

    屏风后低沉的声音响起,宁王从屏风后大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穿着月白色的蟒袍,头发梳得十分整齐,头上戴着晶莹剔透的玉扳指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高贵,已经不再是那个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傻子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含着一道利光,仿佛能够看透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从惠王死,不,甚至更早,他就已经开始筹备,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有什么改变。

    “他们去哪里了?”宁王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下属禀告:“往西走,应该是往润州坐船直接到广南,我们还会在润州拦截,这次一定会得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早晚都会死的女人,”有人走进来道,“王爷何必如此挂怀。”

    下属立即行礼:“颜先生。”

    宁王挥挥手让下属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颜宗手里拿着一柄折扇,头发被小巧的玉冠束住,剩余的散落下来,落在他的肩膀上,一双眼睛里含着悠然的笑容,身穿着青色的直裾,宽大的袍袖一拂就落坐在椅子上,脚上是高齿屐。

    宁王眯起眼睛,颜宗明明是个金人,却十分喜欢儒家这一套,也就是因为这样,才会一心想要与大齐结盟:“本王并不在意,只是想要让她早些死罢了。”

    颜宗微微一笑:“王爷怀疑她也是个先知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说到了宁王的心里,宁王面不改色,仿佛毫不在意:“她是不是先知又如何,她所知晓的无非是许氏的那些事而已,既然她不识趣,留着她也无用。如今皇帝气数已尽,待我登基之后,天下大定,那庆王的孽种自然走投无路。将来平了战事,我大齐与你们大金两国联姻结盟,西夏、回鹘皆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让庆王那孽种活着,不过就是给进京勤王,带兵平反一个借口,将来史书上也好记载今日之事,庆王一脉是叛乱的贼子,本王登基也是无奈之举。”

    宁王说着微微扬起嘴唇,说到底,他还要谢谢他那个惨死的哥哥:“让姜从文从许州起兵,三日内到京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帝觉得这一觉睡的很香甜,萧修容的气色好多了,这几日让他饱尝美人在怀的快乐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喝酒,写字,萧修容甚至还为他跳了一曲“太清舞”。

    “天门阙锁烟萝。琼室瑶台瑞气多。欲识仙凡光景异,欢谣须听太平歌。”

    恍恍惚惚他仿佛就在那九阙之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常安康惊慌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皇帝皱起眉头,就要一脚踹过去,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该扰了他的美梦。

    “皇上,”常安康说不出的狼狈,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,“有人……有人反了……”

    反了?

    皇帝还没有完全从宿醉中醒来:“什么反了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吞咽一口:“谋反……有人谋反了,侍卫司都虞候……王壇反了,将当值的副指挥使马威杀了……已经往这边来了,他们……他们是要……抓住皇上您……”

    常安康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皇帝睁大眼睛,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……”常安康见状,咬了咬嘴唇拿起旁边的茶水向皇帝泼去。

    茶水淋在脸上,皇帝打了个哆嗦,整个人清醒过来:“是谁?王壇怎么敢背叛朕,他是朕的都虞候,朕信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登基的时候,王家在身边鞍前马后,他将自己的安全交给了王家,是给王家最大的恩赐。

    王家却反了他。

    王家为了谁?

    “他们反了朕要立谁?太子?还是皇家出了五服的宗亲。”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人,难道是赵家……

    除了这些,所有能够问鼎皇位的人都已经被他杀死了,他已经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“皇上,现在快走吧,”常安康服侍皇帝穿鞋,“他们只要找不到您,就不能翻天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话音刚落,外面传来刺耳的响箭声,半空中炸开个火球,瞬间将周围照亮。

    常安康道:“是赵指挥使在向禁军发讯号了,皇上只要从这里出去与外面的禁军会和,光凭王壇那些人也无可奈何,过这一两天叛乱也就平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皇帝咬牙,“王壇敢这样做,定然有后援,我们要回到城内,让禁军关上城门,接下来……要死守京城,朕是皇帝,只要有朕这个皇帝在,无论谁攻打京城,都是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帝,你心念念的谋反来了。

    嘿嘿。

    今天还有一章。

    求票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