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六十章 劫杀

第六百六十章 劫杀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在驿站吃了一口面条,就回到房里看书,还没有看几页,顾世衡就捧着一碗粟米粥进了屋。

    琅华见了忙迎过来:“父亲怎么没歇着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道:“你方才没吃几口饭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。”亲手将粥端到了琅华面前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琅华笑着道,她只是担忧广南和京中,希望裴杞堂打个胜仗,还希望家里能够平平安安。

    顾世衡坐下来将勺子递到琅华手里:“那就再吃点东西,这是我看着厨娘煮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想吃,却也不能让父亲担忧。

    琅华盛了一勺粥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甜的。

    糯糯的味道一下子在嘴里化开,让她紧揪着的心缓缓松开了。

    她就想起小时候生病,祖母总是哄着她吃些甜粥。这次出来,祖母定然心里不放心,告诉父亲要好好照顾她,想到这里琅华就觉得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顾世衡望着琅华脸上浮起了笑容,这才道:“你放心,杞堂经常出入军营,就算广南有什么变故,也能随机应变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,曹嘉和冯师叔都是机敏的人,裴杞堂从江浙调去广南的兵马对他忠心耿耿,她也知道福建水师提督尚济是个好官,就算裴家和尚家曾政见不同,面对交趾也能同心御敌。

    原本她不该这样牵挂,只是金国使臣突然来京,抛出了太子的事,好像有意要将他们留在京城似的。

    她的心就乱起来。

    琅华吃完了粥,父女两个坐在一起说话。

    “离开京城,我又觉得应该留在家里,不该走得这样着急,好些事都没有交待,”琅华想到顾世衡去西夏那段日子,“父亲那时候是不是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虽然已经年纪不小了,穿着一身宝蓝色的直缀看起来仍旧很精神,琅华不明白许氏为什么会喜欢徐士元而不是父亲。

    顾世衡道:“那时候还不能与你祖母商量,走的很匆忙,到了西夏之后我就想起了你,有几次能够通过周升送信回家,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做,怕万一被人盯上,给你们带来灾祸,那时候西夏不太平,李常显野心勃勃,随时都可能会起兵。辽国起了内乱,被金国牢牢地盯住……看着这些,我心里就更加惶恐,生怕大齐会有这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镇江打仗,我急的不得了,恨不得立即回来看你们,再也不管什么神臂弓,可那时候正在紧要关头,我又怕李常显趁机发兵,”顾世衡说着伸出手抚了抚琅华的鬓角,“你现在的心思,父亲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许多事都是难以预料,谁也不能将一切都安排的妥当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。

    前世她没有看到宁王造反,太子也没有被抓去金国,金国使臣更不曾来到大齐,许多事都已经和从前不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大小姐。”萧邑人还没有到,声音已经传来。

    琅华抬起头看过去,萧邑这些年在外办事,历练的已经很稳重,突然这样急切,一定是有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琅华问过去。

    萧邑喘了口气:“京里送消息来,说是宁王殁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本来担心宁王会趁着这个机会联合金国闹出什么事来,如今听到这样的消息十分的惊诧。

    难道是皇上想通了,觉得还是杀死宁王最为妥当,于是动了手?如果是这样,她要称赞皇上的雷厉风行,既然想要维护自己的政权,就杀死所有能够窥探皇位之人,尤其现在边疆起了战乱,攘外必须先要安内。

    “是皇上?”琅华问过去。

    萧邑摇摇头:“只是说关押宁王的宫殿起了大火,宁王被烧死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判断不出是皇上所为还是宁王用的计策。

    琅华抿了抿嘴唇,压制着惊诧的心情:“慈宁宫呢?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萧邑道:“太后娘娘动了气,让人在宫中宫外仔细探查,皇上去了行宫,太后娘娘也跟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这样盘查宫中人,又紧紧地跟着皇上,看起来好像是疑心有人加害宁王,所以步步紧逼要让皇上给个交代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太后娘娘不会这样做,因为宁王的心思太后娘娘已经知晓,对于这样冷血的儿子早已经失望,宁王死了太后虽然会有些伤心,却也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,如今的时局,太后只会帮着皇上稳住朝局,免得让金国钻了空子,怎能无端生事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如果宁王是被皇上处死的,慈宁宫现在只会让人帮着处置丧事,太后娘娘身子虚弱,平日里乏的厉害,就连御花园里都懒得去,更别提大动干戈去什么行宫了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这样做,一定有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宁王如果没死,他定然是借着这把火出了宫。

    那么他会在这时候起兵吗?

    宁王趁机杀入京城,登基为帝,掌控政权,裴杞堂在广南就等于输了,裴杞堂手中兵马不足,尤其是与交趾和周焱大战一场之后,哪里还有力气进京勤王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宁王和皇帝万一都死了,太子比裴杞堂更有理由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金国定然会扶持这个伪太子。

    这个局面要怎么控制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心里又有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“父亲,”琅华看向顾世衡,“我们不能去广南了,我们要回京城,今晚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她只能期望,裴杞堂在广南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渐渐黑下来,三辆马车在官路上快速地前行,十几个穿着灰色短褐的人,紧紧地护着马车。

    雷声过后,大雨倾盆而下,十几个人身上的衣衫瞬间湿透了,他们却仍旧面无表情,仿佛没有任何的感觉。

    风吹起其中一个人的衣衫,露出了腰间的令牌。

    皇城司。

    他们是皇城司的人。

    官路两旁几十个黑衣人埋伏在那里,一双双眼睛紧紧盯着马车不敢有片刻的松懈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,”领头的道,“皇城司护卫,前后的马车都是下人,中间的就是裴顾氏,王爷有命,这些人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人说完挥了挥手,几十条人影立即向马车扑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加油,加油。

    还有三天啦,这个月结束了,大家手里的月票投给教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