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战

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战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交趾的水军前往福建,迎战大齐的水师,富良江上的防卫比往常要松散许多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了大齐的船只,交趾顿时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敌军来犯。”号角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几十艘船纷纷下江,大齐的战船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些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大齐的水军都被困在了福建,怎么会绕来富良江。

    “催促周焱发兵,”交趾将军元利望着江上的情形吩咐,“让他们火速来援。”

    副将愣在那里:“为何……不过是这几艘船,末将带十艘战船迎战,不到两个时辰定然得胜而归。”

    几艘战船,就算再厉害又能如何,能够一路南下攻城掠地?大齐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你说为什么这几艘船出现在这里?”元利看向江面,“他们是在送死的不成?”

    副将摇摇头,谁会来送死,所以他也弄不清楚这些人的意图。

    元利道:“齐军万一趁着我们的战船开往福建,派出这样几艘战船来引诱我们出战……再找准时机渡江偷袭……那么我们就会被紧紧围住,广源州驻军又少,若是丢了城池,要如何向皇上交代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次本欲占齐地,若是被齐人反攻……

    副将看向对岸,岸上是邢国公:“邢国公这些年对皇上一直忠心耿耿,每年都有税银奉上,广南西路分明早已经属于我们大越国,他心里应该清楚,就算投靠了大齐,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非我族人其心必异,即便皇上封了他邢国公,他也与我们并非一条心,那封信函即便是假的,你又怎么知晓不是邢国公的计谋,”元利眯起眼睛,“万一我们上当,棋输一着,等到水师来援,一切都已经晚了,守住边疆要塞本就是周焱之责,跟周焱说,皇上有令,让邢国公火速出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焱气得发抖:“元利那个老匹夫,明明手中有战船,清理这几条船不过是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交趾的人就这样上了裴杞堂的当。

    裴杞堂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他如何在交趾立足。

    “走,”周焱道,“随我一起将那些人擒来,若是裴杞堂在其中,就拿他来祭旗。”

    周焱登上战船,立即命人擂鼓,船向大齐的战船靠去。

    双方船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周焱身边的副将一声大喊,“放箭。”

    无数的箭矢向大齐的船只射去,那船不敢迎战,调转了方向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追。”副将下令。

    周焱的船队卯足了力气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对面的交趾军队立在不远处,没有半点要帮忙合围的意思。周焱皱起眉头,本来两边夹击万无一失,现在交趾却不肯出战。他引交趾去福建,交趾却怕他丢了一个区区的富良江不成?

    “公爵爷,”副将低声道,“再往前就是天险,两边山间可以埋伏,裴家会不会要引我们前去……我们不能再追了,以免中计。”

    周焱抬起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周小五,”清越的声音传来,“交趾的邢国公,却食我大齐的俸禄,这等乱臣贼子,还敢以齐字写自己的名讳。”

    一支箭破空而来射向周焱船上的旗帜,巨弩的力量让偌大的“周”字立即从中间折断,却没有人看到这箭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旗帜折断,就像断了周家军的脊梁,周焱的脸色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,山上有埋伏,公爵爷我们撤吧。”副将一阵呼喊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传来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周焱抬起头来,不远处的裴家大船上,所有人拿起了鼓乐吹奏起来。

    鼓乐的声响惊了山中的飞鸟。

    裴家船上走出一个人,他穿着红色的衣袍,站在船头,身上这抹艳丽格外的刺眼,望着眼前几十艘周家战船,微微一笑,语气淡然无波:“我是叫你周将军,还是邢国公,或者是周小五。”

    江水汹涌,周家军千百支箭矢相抵,裴杞堂却仍旧含笑挺立在那里,他的目光深邃,透出一股冷峻、肃杀的威势,身上的红袍仿佛是用血染成的,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整个周家军仿佛都怔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裴杞堂脸上是轻视的神情:“若是绾发做妇,低头伏小不便饶了你如何?”

    周焱只觉得头上“轰”地一下,一股热流顿时迸发四散,怒气仿佛从眼睛中冲撞出来。

    绾发做妇,低头伏小。

    “无耻小儿。”周焱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声音却被裴家战船上的喜乐声遮掩。

    周焱脖颈上青筋浮动,一张脸已经变得青紫:“杀了他。”他十六岁入军营,这么多年没人敢如此折辱他,就算是宁王、交趾皇帝也不敢如此。

    现在一个小小的裴杞堂竟敢如此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他要将裴杞堂剁成肉酱,以解心头之恨,他要将裴杞堂的头颅高高地挂在旗杆之上。

    “前进。”周焱又一声怒吼,即便裴杞堂有埋伏又能如何,他们有几千兵马,裴杞堂收揽了地方兵不过百余人而已。

    周家的大船终于又向前驰去,成百上千只箭矢向裴家战船上射去,随便裴家的船退的快,仍旧有人中箭落水,裴杞堂仍旧站在船头。

    好勇气。周焱不禁心中赞叹,就算是裴家祖辈也没有这样的胆色,怪不得宁王会如此肯定裴杞堂根本就是庆王之子。

    杞堂,齐堂,就算他是龙子凤孙,也会死在他的刀下。

    “向前……”

    周焱抽出身边的刀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裴家战船突然停了下来,所有人收起了手中的乐器。

    刹那间周围一片安宁,周家的将士向周围看去,副将嘴唇微动,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中计了,他们肯定是中计了。

    裴家就在此设了埋伏。

    “公爵爷……”副将刚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阵破空声响,上百支箭射出来,周家的将士们纷纷举起盾牌阻挡,那箭却强劲有力,不等他们喘息新一波箭就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周焱想起一个东西:神臂弓。

    从西夏带回来的神臂弓,据说有强大的威力,宁王让人带来图纸给他,他却没能将神臂弓造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说大齐尚没有军队使用神臂弓吗?

    为什么神臂弓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总觉得我家小枸杞在打仗的时候最有魅力。

    嘿嘿,让我暗自笑一会儿。

    还有五天这个月结束了,求月票往上蹭一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