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五十七章 羞辱

第六百五十七章 羞辱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二十几艘船追上来。

    甲板上的弓弩手,手脚麻利地搭弓射箭,交趾兵纷纷倒下。

    一阵慌乱之后,交趾的蛙人开始行动,大齐水军紧张地看着钻入水中的蛙人发呆,就连尚济也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看这些有什么用,既然防不住就不防他们,快点打,打完赶紧跑。”

    冯师叔的声音传来,尚济抬起头。

    冯师叔嬉笑着道:“你们总不能不如那三个小子吧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大船上,顾家两兄弟和徐恺之在船上穿梭。

    尚济不禁觉得窝心,这明明就是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“他们一定要凿沉你的船,你也没法子不是,”冯师叔从怀里拿出几张纸丢给了尚济,“不是你们的船不结实,是交趾人早就有备而来。”

    尚济将纸展开,船只构造图映入眼帘,他诧异地睁大眼睛: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尚将军觉得周家的爵位是怎么来的?为什么交趾那么信任他们,自然是拿了东西交换。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您已经被人摸透了路数,只有被打的份儿。您想打胜仗还是在这里委委屈屈地挨打?想要打胜仗就要听我们裴将军的。”

    哪个武将不想打胜仗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现在的窘境,还没有跟交趾正式开战就已经损兵折将,他无颜面对手下的将士。

    而且若这些图纸都落入交趾人手中,他们只会打败仗。

    他太需要一次胜利了。

    唯有胜利才能鼓舞人心。

    尚济目光一盛:“只要能让我打胜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冯师叔话音刚落,才发现整条船都在震动,士兵大喊:“蛙人,蛙人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”冯师叔道,“这船不会又要沉了吧,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整个人已经握着绳子向对面的船上荡去。

    溜的比猴子还快。

    尚济望着冯师叔的人影不禁苦笑,真是匪夷所思,他竟然会相信这样一个人的话,尚济将手里的纸张紧紧地攥成了团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他只要赢,先赢了这一仗,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暂时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焱看着舆图,他很有把握,在朝廷援军到之前拿下福建。

    交趾王已经答应他,会派出百艘船攻破福建水师。只要福建被攻破,他们就有了更大的地方可以施展。

    而且他知道,援军根本就不能到达广南西路,因为他们走到半路就会收到噩耗。

    宁王那时候已经起兵了。

    风餐露宿,一身疲惫的禁军,要立即回援京城,他们赶到京城,等待他们的却是守株待兔的军队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周家这些年付出了那么多,早就应该得到应有的地位,朝廷不给他们,他们就另投明主。

    不管是交趾还是宁王都愿意招揽他,并且许给他爵位,他何乐而不为,为什么非要给朝廷卖命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,”副将上前禀告,“福建开战了,尚济带着百艘船迎战,双方损失不少,交趾的船一时半刻不能上岸。”

    周焱皱起眉头:“朝廷不是不准福建水师迎战吗?尚济从来都是规规矩矩听朝廷的号令,哪里来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副将也不知其中内情:“交趾那边让人来问国公爷给的消息到底是否准确,福建水师打前锋的几艘快船是怎么回事,还问公爵爷给的那些大齐水师战船构造图,为什么没有那几艘船的。”

    周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副将不敢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周焱一掌落在矮桌上:“我还要给他们多少,福建水师的战船构造图,我甚至连福建水师配备的武器,练的阵法都已经告诉了他们,这还不够?大齐有那么多船,我怎么可能全部都画出来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交趾人真是贪得无厌,难道他们准备不费一兵一卒就打个胜仗。

    周焱道:“不用跟他们解释,他们爱信不信。”交趾王握着他的手与他把盏同游,指着舆图将广南封给他的时候是什么模样,如今不过受了挫,就变得如此多疑。

    副将抬起头来:“交趾的使臣还问,您和裴家是不是有书信往来。”

    周焱皱起眉头:“什么书信?”

    副将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奉了上去:“是……是裴家的信函。”

    封口有裴家的漆封,虽然漆封已经被开启过,但是还可以看到“裴杞堂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裴杞堂,他什么时候写的信。

    周焱将信函展开。

    亲家老爷的称呼立即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周焱眼睛一跳。

    几句称呼之后,就是正文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写着:“亲家老爷欲将亲家老太爷身下行五小姐许配给晚辈,怎奈晚辈家有娇妻,又因五小姐应为长辈,晚辈本只该敬仰不敢造次,却不想亲家老爷引来交趾人逼迫晚辈就范,晚辈已受到教训,愿意迎五小姐为贵妾,只盼亲家老爷让晚辈小胜一仗也好向朝廷交代。”

    周焱看得头脑发胀:“他这是什么意思?我什么时候要将五小姐许配给他,而且是贵妾……他这分明是信口雌黄,用的是离间之计,我怎么可能让他小胜,若是他在此,我会立即除掉他,永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周焱声音阴沉,副将急忙躬身道:“末将就去跟交趾人说清楚,这是裴家用的计谋,让他们千万莫要相信,再说公爵爷身下根本就没有什么五小姐。”

    周焱只觉得这话有些不对,他低下头立即又将整封信函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亲家老太爷身下五小姐。

    老太爷那就是父亲,父亲身下行五的小姐没有。行五……行五的人只有他,他有个外号叫周小五。

    五小姐。

    周焱站起身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踹飞了出去,裴杞堂这是在侮辱他,侮辱他上赶着给人做妾室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杀了裴杞堂。

    “公爵爷,”传令兵跌跌撞撞地进来,“不好了富良江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焱道,“将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传令兵道:“大齐的战船出现在富良江上了。”

    富良江在交趾国内,他已经在交趾边疆设防,想要去富良江就必须要经过他设下的关卡,战船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在富良江上,就仿佛是他故意放了人进去,这一定会让交趾人起疑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羞羞羞。

    大家早些睡觉。

    爱你们。

    求留言,呜呜呜,好久没见到大波留言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