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为谁而战

第六百五十六章 为谁而战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松元看了一会儿书就放下,心里如同有一群蚂蚁在爬,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老爷这是怎么了?”杭氏端了一杯茶送过去。

    徐松元抿了一口茶道:“琅华也离京了。”

    杭氏点点头,谁能想到了转眼之间儿女都离开了京城。

    徐松元忍不住抱怨:“那臭小子还没有信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约是路不通,”杭氏道,“就连裴家也没有收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这样等下去可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    “老爷是怕广南有什么变故,还是收到什么消息了。”杭氏很害怕徐松元有什么事瞒着她,她的一颗心不禁提起来。

    徐松元眼睛一沉,“我只是觉得他们这一趟不容易,朝廷虽然派了援军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广南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担心,顾世衡跟着琅华一起走,他心里又是担心又是羡慕。

    徐松元想了想:“顾世衡带走了不少的人,顾家那边估计人手也不多,现在情势不好,你常去顾家看一看,有什么需要我们帮衬的,就尽心尽力的去办,我在朝廷里也打听着消息。”

    杭氏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虽然她知道一定会惹老夫人不高兴,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许多,顾家的事就是他们的事,一定要办好才行。

    “琅华也不容易,嫁给裴杞堂,”徐松元叹气,“其实嫁个文官比武将要好得多,免得牵肠挂肚,等到恺之回来,还是要督促他好好读书,将来……”

    杭氏埋怨地看着徐松元:“好像老爷这辈子的官途有多顺利似的。”

    徐松元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杭氏道:“都是一样的孩子,顾家怎么教琅华的,我们也该学学,恺之……就随他的心思吧,只是盼着他能平安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做娘的心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恺之此时此刻已经快要将肚子里所有的东西吐了出来,上船之前生龙活虎,上船之后昏昏沉沉,简直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交趾的大船上,一个个火球撞过来,弄得他们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他们扬起帆,掌着舵拼命地在大海里躲着,每一次出去都能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就把你小子留在广南了。”顾炳之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徐恺之这个智囊如今成了一颗烂白菜,扔了觉得可惜,只能每次将他提起来放进水里涮一涮,将就着还能用。

    徐恺之恹恹地在木桶里泡着,顾家兄弟嚼着用粟米做的干粮,两个人晒的黝黑,两排白牙看起来格外的明显,一副饿死鬼托生的样子,大口大口往下吞着吃食。

    徐恺之忍不住想要笑起来,可是很快他却皱起眉头:“姐姐好久没信来了,也不知道京城现在怎么样了,姐夫也没有消息,周焱兵强马壮……”

    顾家兄弟也跟着忧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号角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徐恺之一下子从木桶里爬出来,顾家兄弟也将干粮揣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走了。”

    冯师叔在外面指挥着:“最后一个上船的就留下在岸边等着接应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一股脑地向前挤去,生怕成为最后一名。

    福建水师提督尚济还没有卸掉身上的甲胄,站在岸边看着这些争先恐后上船的人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三个年纪看起来还不到十五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再回头看看他身后的将士,站得整整齐齐,却还没有这些人的精神。让这些人去迎战,大齐的水师却站在岸边观火。

    “我们将军跟你说好了,我们的船七天之内不被交趾击沉,你给我们五十条战船,包括船上的将士,”冯师叔说着微微提高了音调,“不过尚大人是想要我们赢呢,还是想要我们输。”

    尚大人而不是尚将军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些人心里,他就是个一心仕途的“大人”,不配为一个武将。

    尚济一双眼睛已经被海风吹得通红,他该因为这话生气,可是他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这些话,更不在乎打赌的五十条战船,他在乎的是这些人怎么敢一次次地出海迎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尚济问过去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只是守在这里不准交趾人上岸,”冯师叔道,“我们却敢迎战。”

    尚济握住了手中的剑,自从上次战败之后,朝廷就有法度,不准他们擅自迎战,只让他们严防死守。因为朝廷将多年前福建水师战败的原因归咎于他们轻敌。

    交趾水军是厉害,他们的蛙人死士也让人胆战心惊,他们敢这样肆意妄为,是因为他们知道,大齐的水军没有皇帝的命令,只能守不能攻,这些年福建水师训练的就是防守的战术,也就是这样裴思通才会致仕,他接管水师之后,按照朝廷的要求练军,心中总有一股的郁气难以发放。

    他知道朝廷不是不肯进攻,而是要等到何时时机进攻。

    皇帝不相信他这个福建水师提督,只相信自己的判断,将所有的军权全都握在手心里,千里迢迢从京城指挥他们布兵。

    皇帝怕给了他们权柄,他们会投靠太后,怕背离朝廷,做出谋反的事来。

    可是该反的还是会反。

    周焱反了,杀掉了那些不听统领的朝廷命官,占了整个广南西路,尚家人为所欲为,而他们这些忠于朝廷的人,却只能立在这里,什么都不敢做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大船起锚,一路向交趾的船驰去。

    尚济眼睁睁地看着那船径直向交趾人撞去,岸边的将士目光都紧紧地盯着那几艘船。

    交趾的火球再次呼啸而来,大海上一片热闹,翻滚的浪花冲击着船身,仿佛要将那喧天的呼喊声埋没,但是却遮掩不住甲板上奋战的人影。

    多么的痛快淋漓。

    就算死也死的值得。

    本就应该这样。

    尚济喊着:“二十只先锋船起锚。”

    副将惊讶地看着尚济:“大人……朝廷的文书还没有到,皇上的兵符……还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锚。”尚济又喊一声,额头上青筋爆出,一手扯过兵卒手中的号角,对着嘴吹起来。

    徐恺之指着从岸边驰过来的船只:“他们来了,他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师叔擦掉脸上的海水“嘿嘿”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顾詹霖忍不住问过去,“您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,我们为什么敢战,他们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知道为谁而战,”冯师叔脸上浮起笑容,“只要打败他们,这里终究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发喽。

    求留言啦,给点留言嘛。

    还有几天这个月就结束了,求月票宝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