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五十五章 死而复生

第六百五十五章 死而复生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萧修容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。”内侍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萧修容让人扶着站起身去接驾。

    “别起来,快去歇着。”皇帝进了门,就慌忙不迭地道。

    不等萧修容行礼,皇帝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,搀扶着她坐在软榻上:“朕听说御医说你身子不适,连忙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萧修容摇摇头:“皇上不该这样牵挂臣妾,将来臣妾不在了,皇上要怎么办?千万莫要因为臣妾而伤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皇帝脖颈后的汗毛都竖起来:“怎么会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这一天,”萧修容脸上一片平淡,仿佛已经对所有一切都毫不在意,“臣妾能够到今日已经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紧紧地攥住萧修容的手:“朕让你还好活着,将来你还要看朕开疆拓土。”

    萧修容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:“皇上下了决定?”

    皇帝目光一盛:“朕觉得你说的对,再这样放纵交趾,将来大理、回鹘也会纷纷效仿,这一次大齐定要打个胜仗,”说到这里神情十分的激动,“若是陶异不行,朕就御驾亲征,定要让那些交趾人受到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一定会打胜仗,”萧修容扯出一个笑容,“臣妾早就知道,只是不知为什么皇上不让荣国公前往广南,荣国公的骑兵定然能赢过周焱的兵马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脸得意的神情:“朕已经让韩璋去往海州,免得交趾的大船来犯,韩璋的军队,都能用来做死士,若是有个万一,他定然能为我们挡住交趾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韩璋已经出京了。

    “朕陪着你歇一会儿。”见到萧修容满脸的倦容,皇帝不禁心疼。

    宫人立即上前服侍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皇帝听到一阵呢喃,随即睁开了眼睛,不远处的萧修容不停地摇着头,脸上满是惊恐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修容,修容。”皇帝急切地呼喊。

    萧修容半晌才醒过来,一下子缩进了皇帝的怀里,惊恐地向四周看去:“臣妾看到了……臣妾看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急忙问过去:“看到什么?”

    萧修容紧紧攥着皇帝的手:“臣妾看到宁王……宁王……满身是火的宁王,他要害皇上,要害臣妾。”

    宁王?

    皇帝皱起眉头:“宁王已经被关起来了,他不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萧修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淌下来:“皇上,臣妾害怕,要不是皇上,臣妾一定会死在这里,宁王一定会杀了臣妾。”

    皇帝轻轻地拍着萧修容的肩膀正要说些安抚的话,常安康跌跌撞撞地进来:“皇上,宁王……关宁王的那处宫殿着火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不禁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半晌萧修容才回过神来,将皇帝攥得更紧:“皇上,臣妾梦见的都是真的,是宁王……宁王死了……他方才……方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王怎么样了?”皇帝顾不得怀里的萧修容,立即问过去。

    常安康摇摇头:“火势很大,已经调动了不少的宫人去灭火,听守门的侍卫说,他进去的时候在着火的屋子里看到了一个人影,看起来像是宁王,他想要上前营救,火却烧的太大,宁王身上已经被烧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宗时吉安殿曾着过火,就连扑火的宫人都死了五个,如果宁王真的在大殿里,等到火扑灭了将人弄出来,也早就烧的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现在是不是相信臣妾了,那……就是宁王,宁王已经死了,臣妾看见的是……是他的……”萧修容说到这里一阵喘息,整个人仿佛就要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皇帝不禁焦急,立即吩咐下人:“快……快传御医……”

    萧修容静静地躺在榻上,泪珠凝在睫毛上,看起来楚楚可怜,皇帝看了只想将她揣在胸口好好呵护。

    “他活着朕不怕他,他死了朕更不会将他放在眼里,朕是真龙天子,就算是邪祟也要远远地避开,朕立即就让天师来作法,将那些邪祟驱的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萧修容点点头:“臣妾不怕死,臣妾只是怕再也见不到皇上。”

    等到萧修容的情绪平稳下来,皇帝才走出内殿吩咐常安康:“立即去盯着,到底是不是宁王要弄个清楚,不能有半点的差池,今夜宫中出了事,让禁卫封锁宫门,一个苍蝇也不准飞出去。”

    常安康应了一声,立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火从黄昏烧到了深夜,火终于扑灭了,从屋子里抬出一具烧焦的尸体,在高温之下,那尸体大部分已经烧化,再也辨认不出他本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常安康禀告:“八成就是宁王,皇城司过去看了看,确定是个男子,年纪也和宁王相符。”

    宁王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皇帝忽然觉得很可惜,他就剩下唯一的兄弟,他还想要多留宁王几年,让宁王好好尝尝世间的疾苦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宁王这样不经折腾,竟然就烧死了。

    皇帝问过去:“慈宁宫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常安康道:“太后娘娘让人来问了问,再就没有了动静。”

    人都死了,太后还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皇帝弯起嘴唇,他的几个兄弟终于全都先他一步走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宁王真的已经死了吗?”萧修容撑起虚弱的身子,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自己的肩膀,咬了咬嘴唇,“求皇上应允,让臣妾去行宫住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宫里着了大火死了人,所以萧修容才会害怕。

    皇帝将萧修容搂在怀里:“朕陪着你过去住几天,等我们回来那宫殿已经清理干净,你就不会再害怕。”

    萧修容神情一变:“那怎么行,太后娘娘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怕她,”皇帝淡淡地道,“从此之后,再也不用怕太后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手里已经没有了棋子,他和太后的这盘棋已经下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辆马车驰在官路上,很快整个皇宫就被抛在身后,马车里的人脱掉了身上的斗篷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宁王的一双眼睛,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马车外传来声音道:“我们大金答应您的事已经做好了,祝您早登大宝。”

    太子归国让皇帝放松了警惕,周焱怂恿交趾起兵,调走了京中的禁军,裴杞堂失去了消息,顾世衡和顾琅华都急着离京,否则以顾家父女的手段,说不得能发现那具尸体并不是他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皇帝还有离开皇宫去往行宫。

    行宫不像宫中那样禁卫森严,那里动手更加的容易。

    一切都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等了这么久,终于到了他上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知道是一场大戏,所以要稳下心来写。

    求月票,求留言啦,兄弟姐妹们,笔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