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五十四章 战报传来

第六百五十四章 战报传来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慈宁宫里。

    琅华给太后娘娘揉捏着肩膀,太后拍拍琅华的手:“好了,你也歇一歇,整日家里外面的忙碌,还要来陪哀家。”

    琅华笑着坐在了太后娘娘身边。

    程女官过来禀告:“舒王爷已经启程了,皇上派了一队禁军,舒王府还有护卫跟着。”

    太后点点头:“没想到舒王真的去了,从前先皇就说,舒王将来不得了,皇室宗族那边的事要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哀家当时觉得,舒王看起来没有精气神儿,好像对什么都不在意,哪里能担起重任,为此哀家和先皇还辩了两句,现在看来哀家不如先皇,有些事不一定非要做好,但是能接下来事情已经成了大半。”

    琅华想到舒王那坚定的目光:“舒王爷一定能办好。”

    太后道:“但愿他能随机应变,若是金国果然有企图……太子可就变成了祸根,蒋老将军的事就在眼前,绝不能再旧事重演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广南吧,看你的样子,心都已经散了,京里的事有我在,舒王那边不管办成什么样,我都可以接应。”

    太后没有用“哀家”,而是用了“我”这样的称呼,就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辈,其实太后心里也很惦记裴杞堂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福建有战报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内侍进门禀告。

    琅华听得这话,顿时屏住了呼吸,不由地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内侍喘了口气:“福建水师被交趾偷袭伤亡惨重,请求朝廷增派援兵。”

    太后皱起眉头:“你再说一遍,福建水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内侍道:“福建……福建打了败仗。”

    琅华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焱带着交趾军队赢了福建的尚济,那裴杞堂呢?裴杞堂到了福建一定会联系尚济,如果福建水师出了事,是不是就代表裴杞堂那边也……

    琅华不敢想下去,虽然他们事先有所准备,但是战场上瞬息万变,裴杞堂的确不懂得统领水军。福建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形,她一定要知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问,”太后道,“都问个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勤政殿里,皇帝暴跳如雷,恨不得立即抽出宝剑,将眼前这个送军报的传令兵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朕每年拨款让尚济建水师,他们竟然这样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传令兵日夜不停地赶路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:“是……蛙人,交趾的蛙人太厉害,无声无息的就摸上了船……”那些蛙人全都是死士,前仆后继,他们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我们被突袭之后,本来准备要退去兴化军,却在半途遇到了周将军……周将军竟与交趾里应外合……”

    周焱会做什么,在场的所有人不听就已经明白。

    刘景臣皱起眉头,朝廷知晓周焱的事之后,立即派人送消息往福建,消息还没有送到,福建的战报已经传来。

    “尚济呢?”

    “提督大人生死不明。”

    皇帝只觉得头皮发麻,怒气不停地上涌,整个人仿佛被泼了冰水般,抑制不住的颤抖:“让宣威将军陶异立即带兵去福建,调江陵、潭州、衡州的水军与交趾决一死战,不能击退交趾军队,不能杀了周焱,全都不必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,狰狞着怒吼。

    角落里新晋的秘书郎微微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回到裴家,裴十小姐、裴七小姐就在门口接应。

    “四嫂,”裴十小姐急着道,“说的都是真的吗?福建……打了败仗?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裴十小姐、七小姐脸上更加难看,裴十小姐紧紧地拉住了琅华的手:“四嫂安心,四哥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我也相信。”在盐州裴杞堂带着人挡住了西夏人,这一次也一定能够大获全胜,她心里虽然这样想,却就是静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就看到忙碌的裴家下人。

    下人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琅华问过去: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下人道:“老爷要去广南,让我们准备好东西,这就要动身了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已经急得坐立不安,见到琅华进门立即道:“我带着几个人先去广南看看情况,你就留在京中帮着夫人照应家里,到了那边我就送信回来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是牵挂着裴杞堂又担心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爹,您不能去广南,”琅华目光坚定,“因为我得走,无论如何我都会离京。”她必须早日见到裴杞堂,哪怕早些收到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约定好,她写一封信,他就会回一封,可是她始终没有见到那封早就应该到她手里的信函。

    就算是福建打了败仗,裴杞堂也应该先送消息回来,而不是在传令兵之后,她让周升跟着裴杞堂,就是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整个大齐,论送信的本事谁也不如周升手下的人,就算到了战场上,那也是最好的斥候,连斥候都走不通的路,她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裴思通正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裴家管事已经带着顾世衡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琅华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亲家来的正好,快劝劝琅华,不要让她去广南,现在情势不明,过去一定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叹了口气:“我这个女儿的脾气,亲家还不知晓?亲家放心吧,这次我就跟着琅华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睁大了眼睛:“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世衡道:“皇上对广南的战报不满意,让皇城司前往勘查,我知道琅华定然要动身去广南,我与其在京中担忧,不如跟她一起前往,再说有皇城司的人手在,也就更加安全些。”

    琅华心中一酸,父亲凡事都为她着想:“那家里呢。”

    顾世衡看向裴思通:“家里的老母亲就托付给亲家帮忙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顾老太太自然……顾家的事就是……裴家的事……”本来要走的人是他,现在他却被硬生生地留下来,裴思通将话说出来才觉得不对劲,这父女两个将他绕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走了吗?”萧修容抬起眼睛看向院子里,明媚的阳光仍旧照不亮她的脸,更加驱不散她的病容。

    宫人道:“走了,禁军调走了十万人,走的时候地动山摇的,好像整个京城都跟着晃起来。听说交趾就是个小国,这么多人过去……交趾会不会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章写了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现在满意了。

    月底了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