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四十三章 伤心难过

第六百四十三章 伤心难过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姐姐,”周子安目光复杂,终于忍不住道,“父亲让我别来找姐姐,姐姐已经嫁到裴家,是裴家妇……不管裴家和周家怎么样,都不想姐姐在中间作难。”

    娘家终究是为她着想,裴大奶奶就要落泪:“那怎么行,我……我也牵挂家里……”

    周子安道:“姐姐要听父亲的话,这次就置身事外,什么都不要管。”

    让她什么都不管,眼睁睁地看着夫家和娘家就这样……

    裴大奶奶立即将周子安拉到一旁:“你跟我说句实话,这次的事有多严重?父亲在广南不是一直好端端的吗?再怎么闹能闹出什么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你真的不知道?”周子安目光闪烁,“有句话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我们只是没想到裴家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裴家离开广南,我们家没有跟着一起走,那是因为父亲想要为朝廷留守边关,这些年我们周家在广南付出了多少辛苦,外面人是不知晓的,就算对于姐姐也是报喜不报忧,姐姐可知道爹爹生了痈疮经久不愈,每天换药都要疼得冷汗淋漓,家里的事务都交给大哥打理,我们不敢对外面说……但是裴家定然是听到了一言半语,才会趁着这个机会到广南去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惊诧地睁大了眼睛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周子安晒然一笑:“姐姐现在连弟弟的话也不信吗?不管姐姐怎么想,也许这是我们姐弟两个最后一次见面。姐姐应该已经知道,顾氏让人将广南的花綀做了贡品,许多商贾动身去了广南。父亲手中的兵马不过万余,广南西路又地广人稀,兵力分散开来,地方驻军不过几百,还要时时刻刻提防交趾入侵,如何能应付这么多商贾,定然会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裴家很清楚这样的举动会带来什么后果,”周子安面色苍白,“他们是想要让父亲出差错,然后裴杞堂就是堂而皇之的代替父亲。父亲的性子绝不肯低头,宁可玉碎不可瓦全……”

    周子安话到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,裴大奶奶却已经猜到了后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父亲会死,整个周氏一族都会栽在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裴大奶奶仍旧不明白,“父亲身子已经这样,不如就让给裴家吧,两家总是亲家不要拼个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周子安摇头,“就算我们周家答应,裴家也不肯让步,裴杞堂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如何能掌管整个广南,大齐朝廷答应,广南的土司也不能承认,裴杞堂必须要立威,最好的方法就是拿我们周家开刀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只觉得手脚冰凉,仿佛头顶上的天已经塌下来,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。周家和裴家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景象仿佛还在眼前,当年听说要嫁到裴家时,她更是满心喜悦,如何能料到会有今日。
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肉。

    这会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,她不明白,想要达到目的的法子有那么多种,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周家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将慈宁宫交给了顾氏,可见顾氏的手段,姐姐是斗不过她的,等到我们周家的事尘埃落定,姐姐就将持家的大权交出去吧,”周子安长长地喘一口气,“姐姐在裴家生儿育女,不要再求别的,只要一生平安康健……无论家里人在哪里,都会盼着姐姐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周子安哽咽几声:“我这就启程回去了,姐姐多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弟弟就要离开,裴大奶奶顾不得礼数上前一把抱住了弟弟的胳膊:“三弟你不要走,你跟姐姐说怎么才能帮到父亲,怎么才能帮到周家,你告诉姐姐,姐姐一定会拼尽全力……”

    周子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接着道:“我跟你回广南,就算死……我们一家人死在一处……”

    周子安红着眼睛:“姐姐别傻了,你是有两个孩子的,难道真的要将孩子交给继室抚养?将来会怎么样你心里可明白?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眼前浮起孩子稚嫩的小脸,一下子没有了力气:“我去求公公,如果公公不肯答应,那我……那我将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别说了。”周子安摇了摇裴大奶奶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……真的有那一天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忙?”裴大奶奶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“向顾氏低头伏小,求裴家能够容你,没有别的法子了,因为姐姐已经没有了娘家做后盾,以后只能靠自己了。”周子安声音很轻,说完话拉开裴大奶奶的手,转身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茫然地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周子安出了门,骑马走出胡同,连着走了三四条街,终于在城门口不远处,听到几声清脆的琉璃撞击声响,紧接着迎面一阵淡淡的桂花香传来,他立即抬起头看过去,不远处一辆马车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三娘,”周子安道,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马车的帘子轻动,却不见马车中的人,只有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挽住帘子:“事情办好了?”

    周子安点点头:“办好了,不过我那姐姐向来胆小,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光靠她,还要靠你们父子,”三娘道,“京里没有你的事了,赶紧回广南吧,若是事情顺利,我们三个月后自然就会见面。”

    周子安很想去拉那只手,却又不敢放肆,低下头道:“我知道了,定然不会让三娘失望。”

    马车很快远离了周子安的视线。

    马车出了城,车厢里传来幽幽一声叹息:“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来到齐地。”

    车厢里的三娘穿着一身青衣,头上梳着简单的单螺髻,却看着十分娇美,一双眼睛仿佛能摄人魂魄,让人瞧着就挪不开目光,她手边是广南的风物志,她托着下颌忽然道:“广南真的那么好吗?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过去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下人忙道:“兴许就会很快了。”

    三娘微微一笑:“是吗?不止是那广南,我还想看看那个手擒李常显的人,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模样,只可惜……兴许错过这次,就再也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三娘话音刚落,一只鸽子飞下来落在马车上,下人迅速取下了鸽子脚上的字条递给三娘,三娘的脸色微微一变:“希望周家父子能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。

    求留言,求月票。谢谢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