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三十章 谁是主子

第六百三十章 谁是主子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思通端了热水仔仔细细地给裴太夫人洗了脚。

    “娘,这两日您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轻轻捏了捏裴太夫人的脚,没发现有肿胀,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今天琅华已经给我诊了脉,”裴太夫人道,“没有送药方给大厨房,可见我的身体是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什么时候诊的脉,裴思通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们也不用偷偷摸摸地来我屋子里听打听消息,看我的病到底如何了,琅华那孩子一打眼,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了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忽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许多,杞堂娶进来一个能帮衬家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”裴太夫人道,“今天的事你也看到了,以后琅华想要做什么,你们就不要太多干涉,顾家养出这样的孩子,真是福气,我们也跟着沾光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娘放心吧,儿子也不是个榆木疙瘩,这些事怎么会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点点头:“怪不得太妃也动了心思,想要将琅华配给柳子谕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怔愣在那里:“怎么还有这一档子事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笑道:“四小子能将琅华娶进门,也算是过五关斩六将,虽然费些周折,却很值得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在一旁笑不拢嘴。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大老爷,”管事进来禀告,“四爷说身子不舒坦,今天就不去书房了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一下子站起身,两只湿漉漉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,“快……请郎中。”说着就要慌慌张张地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,”裴太夫人哭笑不得,“你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裴思通道:“我去看看杞堂,平日里他很少生病,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傻愣子,”裴太夫人摆摆手让管事退下去,“到底也是个过来人,怎么连这些也不懂,当年我四十岁生辰的时候,你媳妇不也是在屋子里病了一场吗?”

    看着裴太夫人脸上促狭的笑容,裴思通的脸“腾”地一下红起来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那年的事他以为遮掩的好好的,母亲竟然都知晓。

    母子两个说说笑笑,气氛十分的轻松。

    “让人也要看着点周家,”裴太夫人话锋一转,“我总觉得周氏今天有些奇怪,当年你是觉得周氏一族满门忠烈,才要跟周家结亲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人心也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裴思通想到了当年裴家和周家的情谊,半晌才低下头:“母亲,我们裴家从广南出来太久了,兴许回去才发现早已经物是人非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道:“那你就不想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还得回去,”裴思通眼睛雪亮,“不为了别人,也不一定会有什么结果,但是什么都不做,儿子良心上会过不去。将来到了九泉之下,老父亲也会打儿子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不禁眼睛湿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大奶奶气得脸色发青,恨不得就趴在床上哭一场。

    “大爷呢?”裴大奶奶问卞妈妈。

    卞妈妈道:“大爷去送族里的亲戚了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没说话,眼泪却豁然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您说这是什么事啊,”卞妈妈道,“你和大爷为了这桩亲事忙里忙外,得到了什么好处?那个顾氏竟然当着太夫人、夫人和族里长辈的面对您一阵数落,还威胁要买周家的宅院,仗着有几个钱就了不起,奶奶也不用怕,我们周家最不缺的就是钱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。”裴大奶奶擦了擦眼角,警惕地向周围看去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放心,”卞妈妈道,“我已经让人在外面守着,不会有人听到我们说话,现在毕竟不比从前,家里来了乱七八糟的人,不得不防着。”

    卞妈妈的意思是顾氏带来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道:“他们刚刚进门不会怎么样,我都问了,那些人除了顾氏和四叔的院子很少去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大奶奶就是心太善才会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又有什么办法,”裴大奶奶道,“我嫁进了裴家,就要哄着裴家长辈高兴,长辈们喜欢顾氏,我也只能……忍着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些年她为裴家生儿育女,为裴家打理家事,每日里侍奉公婆和丈夫,抚养这些孩子,裴大奶奶心里就觉得委屈,再怎么说,在她和顾氏之间,裴家长辈应该偏着她才对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,”卞妈妈道,“现在不比从前了,从前周家要仰仗裴家,现在广南那边是老爷做主了,您不用怕,裴家会求到我们周家头上来,顾氏不去广南则罢,到了广南只会被我们周家打的满地转,您为了娘家嫁到裴家来,现在娘家发达了,就是您身后最大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裴大奶奶听着卞妈妈的话,心中的委屈好像消散了不少,变成了一股要压倒顾氏的气势:“可……裴家若是怨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裴家人怎么会知道,要让顾氏明白明白,广南是谁做主,”卞妈妈笑着道,“大奶奶您就瞧好吧,周家不会让您受这种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广南本来就是一片混乱,出了事,谁知道是交趾人干的还是那些盗匪,能不能结案还不是朝廷说了算。

    在广南,周家就是朝廷,裴家早就已经没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一早醒过来的时候,八仙桌上多了一盏宫灯,上面画着一只裂开口的大石榴。

    阿莫笑着道:“是七小姐和十小姐她们一起做的,送来的时候您还在睡着,几位小姐就将灯交给了奴婢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四爷呢?”

    阿莫道:“四爷去了老爷房里,今天是小姐回门的日子,家里上上下下都在准备。”

    昨天她怎么睡着的都忘记了,好像裴杞堂陪着她一起看风物志,然后两个人喝了些茶,又说了几句话,她莫名其妙地就靠在了裴杞堂怀里,裴杞堂给她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,她才知道原来这家伙还在庙里假扮过和尚。

    裴杞堂这些年漂泊在外,比寻常人都更有阅历。就是这种阅历,让他更添了风趣,别看整日里躲躲藏藏,却很懂得生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带小教主出去玩,因为我和教夫两个浪了一暑假,孩子表示抗议,马上要开学了,于心不忍,希望晚上按时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