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腔委屈

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腔委屈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裴大奶奶、裴二奶奶将裴家的亲戚领了下去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笑着向琅华招手:“到祖母这边来坐。”

    琅华笑着走了过去,裴杞堂也跟着坐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裴思通看着裴杞堂和琅华两个人郎才女貌十分登对的模样,心中无限感慨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笑道:“都说江南的水好,一点都不错,我们琅华生得这样的漂亮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说着拉起琅华的手:“我们家收到赐婚的圣旨不知有多高兴,如今你顺顺利利进了门,我们总算是踏实了。可怜了顾家,嫁出了心头肉,定然百般不舍,顾老太太的身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琅华道:“祖母还算康健,天气好的时候,能让人扶着到园子里走上几圈。”

    顾老太太的身子不好,裴太夫人是知道的,听说那年跟着琅华进了京,就没准备再回镇江,因为路上再也经不起颠簸,大约是因为琅华医术好,又加上顾世衡活着从西夏回来,顾老太太心中通畅,身子也一日强似一日。现在不但看着孙女出嫁,照这样下去还能抱到外孙儿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道:“难为亲家老太太,也该苦尽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琅华的医术很好,”裴思通挺起脊背,就像是在夸自己的女儿一样,“娘是没有见过那些伤兵,眼看着一个个血葫芦似的,都让琅华救回来了,不止是这样,西夏人见到我们的伤兵能得到医治,也拼命地跑到我们的军营里求医。”

    从前讲这些的时候,讲的是别人家的女儿,现在说起这些,提起的却是自家的儿媳妇,那滋味儿叫一个舒坦。

    “百草庐的药您还记不记得,”裴思通笑道,“您吃不下饭,不舒坦的时候,儿子买了两瓶药回来,您吃着还说儿子骗您,给您吃的是糖丸,儿子说不是,您还说儿子上了当,这酸酸甜甜的东西也能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您屋子里还缺不了这样的药。”

    哪有在儿媳妇面前这样一番夸赞的,少了些做长辈的气势。裴夫人只觉得好笑,老爷是太满意琅华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不住地点头,抬起头来望着琅华:“那到底是个什么药,不但凉飕飕的,还酸酸甜甜。”

    琅华抿嘴笑:“其实那也不是我们家的方子,只不过我们放了山楂和糖炮制成了药丸,更方便取来吃,我祖母因为总吃药,胃口弱,熬了药汁也不好进口,所以我跟胡先生一起想了这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叹口气:“当年在广南的时候,我得了疫症,喝了几个月的药,才好不容易过了鬼门关,现在最讨厌闻到的就是药味儿。”

    裴太夫人说着话,琅华发现帘子外有一双小脚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裴夫人显然也发现了,不由地咳嗽一声:“是谁?”

    管事妈妈立即进门来,她身后跟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姐。

    “如谨,”裴夫人颇有些惊讶,“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如谨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孩子,怎么会在门外偷听。

    管事妈妈忙道:“十小姐丢了身上那只玉麒麟,来问奴婢,奴婢让十小姐等一会儿,谁知道转眼的功夫十小姐就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日里,定然不会出这样的事,今天家里宾客多,管事妈妈也是一阵忙碌,疏忽间就被十小姐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”裴太夫人挥挥手,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都是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裴十小姐穿着鹅黄色的褙子,看起来有些瘦弱,一双大大的眼睛落在琅华身上:“我其实没有丢玉麒麟,我只是想要来问问四嫂子,是不是要带人去广南西路。”

    琅华起身,将裴十小姐带到裴太夫人身边坐下:“过一阵子,我应该会去。”

    裴十小姐抿了抿嘴唇,脸上是坚毅的神情:“那你一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口,裴思通和裴夫人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裴太夫人埋怨道:“大喜庆的日子不能说这种丧气话。”

    裴十小姐却不害怕:“我说的都是实情,我也是为了四嫂好,”说着看向裴杞堂,“朝廷让四哥去广南打仗,四哥也不要去。当年曾祖父命我们必须离开广南,否则即便到了黄泉,也不复相见。这……不就是我们家的祖训吗?”

    裴夫人站起身:“如谨,这些事你不懂,你过来,我带你出去找如欢和如桐。”这样年纪的孩子什么都不懂,定然是在外面听了什么话,才急匆匆地来说,她是千防万防,却在认亲的时候出了这种事。

    裴十小姐却没有动,眼睛中泛出泪光来:“四哥哥和四嫂不知道我们裴家的事,才说出要回去打理祖宅的话……”说到后面已经情绪激动,“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,四哥哥常年在外面,恐怕连门里的人头都认不全……总不能为了四哥哥的仕途,就搭上其他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裴夫人脸色变得铁青,如谨这话说得都十分严重了,其中带着几分的怨气和指责。

    杞堂因为之前不在裴家生活,所以与裴家人关系生疏,大家虽然心知肚明,但是谁也不会挑破。

    现在如谨却将杞堂和琅华要让人去广南西路的事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裴夫人的心慌乱地跳个不停,这次她说什么也要将如谨带开,不准如谨再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裴夫人才想到这里,清脆的声音却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四哥知道,”琅华开口道,“如谨是不是二房六叔的孩子?我才见过家里人一次,还认不全。”

    裴夫人怔愣片刻才道:“是你六叔家的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点头:“杞堂跟我说过,二房的六叔在广南打理祖宅的时候染了瘴疫没了,六婶回去发丧也一病不起,留下了一位小姐,搬去了福建路,跟着二房的大伯一起生活。”

    裴十小姐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这个之前从来没见过的四哥竟然知道她们家的事。

    她本来满心委屈,可是现在心里只有惊诧,本来忿忿不平的气势顿时就萎了下来,脸上露出歉意的神情:“四……四哥都知道,我……还以为四哥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嘿嘿啊哈哈哈。

    求留言,求月票呗,好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