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感动

第六百二十二章 感动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急忙整理自己的衣衫。

    等到裴杞堂再次进门,琅华已经换了亵衣靠在床边看书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裴杞堂仿佛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,将头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洗过澡之后,他身上没有了酒气。

    琅华将书递过去:“也没什么,就是看看广南那边的风物,你们家里还用罗汉果做茶喝,那都是广南西路的特产,还有许多解毒的药材,只是我们平日里很少用处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垂头看过去,琅华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,目光停留在书上,一副很不自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认识琅华那么久,这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的窘迫。

    “你在里面睡吧!”琅华将脚缩起来,成亲之后女子都是睡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,”裴杞堂笑道,“免得你睡觉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琅华没有跟裴杞堂争辩。总感觉这是一个很尴尬的话题,一夜之间两个人就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琅华盖上了大红喜被,心跳的很快,仿佛连被子都跟着震动。紧接着床铺往下陷了陷,被子一角被掀开,显然裴杞堂也躺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但这样,他还侧过了脸,身上那淡淡的皂角香气扑面而来,琅华忽然有些后悔,不应该答应睡在床里面,以至于现在无处可躲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热吗?”

    听到琅华的声音,裴杞堂的嘴角微微翘起:“不热,还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热……你能不能往边上靠靠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忍不住笑意更深了,她怎么可能不热,整个人都要钻进了锦被中,只剩下了眉眼在外面。

    裴杞堂伸出手将被子扯开,一只到了琅华的脖颈:“这样就不热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凉意袭来,说不出的舒服,可同样的琅华却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,她急忙抓住被子又盖上:“我还是觉得冷。”

    真怕她将自己捂出一身的汗,裴杞堂伸出手落在了琅华腰间:“那就睡吧!”

    这家伙是在提醒她,她的被子是没有任何用处的,琅华觉得自己今天变蠢起来,事事都让裴杞堂占了上风,她的脚一动,将被子踹下去了些。

    “裴杞堂……”琅华刚刚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裴杞堂却将手指压在嘴唇上,转头吹灭了头顶的灯。

    屋子立即暗了许多。

    琅华急忙转过身,向床里靠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挤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清亮的声音传来,琅华只觉得腰间一紧,整个人落入了一个怀抱。

    “裴杞堂,”琅华挣扎着,“我不习惯这样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习惯,”裴杞堂道,“我小时候在外面长大,从来都是一个人,那件事过后,四处逃亡,被身边人出卖过一次,差点就被拉去砍了头,从此之后睡觉都会走得远远的,对我来说与别人一起睡觉,不如自己独处更安全,只要手里握着利刃,就什么都不会怕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现在不一样,”裴杞堂道,“现在我们成亲了,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们都要在一起,所以以后走到哪里我能想到的、能做到的都会是你和我。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听起来虽然有些道理,也有强词夺理的嫌疑,琅华虽然这样想,身体却渐渐不再那么僵硬:“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你母亲,你可见过她?”

    “见过,”裴杞堂道,“小时候见过一个站在角落里,哭泣的妇人,当时不知她为什么哭得伤心,长大之后才渐渐明白,不过从此之后,就再也没有音讯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的手垂下来,落在裴杞堂手背上:“你将裴夫人叫母亲吗?”

    “很少叫,”裴杞堂道,“不过她的确像一个母亲。”

    裴夫人不知道裴杞堂的真正身份,一定以为裴杞堂是裴思通外室生的孩子,却还能够这样……着实让人尊敬,也就是因为这个庆王才会相中了裴家吧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琅华已经缩进了裴杞堂的怀里。

    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服,紧紧地贴在一起,琅华只觉得手心都在发热,特别是屋子里如此的安静,她能听到他细微的呼吸声,和自己的心跳。

    忽然就想起耳鬓厮磨这样的词来。

    琅华就愈发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裴杞堂的声音就在耳后,让琅华觉得痒痒的,她立即转了个身,手这样一推一搭就落在他的脸颊旁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怎么这样热。”

    琅华还没反应过来,裴杞堂已经低声道。

    难不成动了春情的人倒是她了,明明是他殷勤在先,她才会这样窘迫。

    琅华垂下眼睛,目光却落在裴杞堂的胸口,他的衣襟敞开,胸膛半遮半掩,就着屋子昏暗的灯光,琅华可以看到上面清晰的伤痕。

    当年她给裴杞堂治伤的时候是看到过这些的,只不过只是感叹他这些年的凶险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那一直绵延向下的伤痕却觉得心惊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伤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琅华下意识地摸了上去。

    脑海里又一次出现了那样的景象,鲜血向下流淌,漫过一颗朱砂痣,然后她看见了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。

    徐士元的话又一次出现在耳边:“许氏,你怎么不将这件事告诉她,告诉她谨莜是因为庆王世子被她杀死了才上吊自缢。就算你不相信我,也不能相信这个连自己夫君都会杀死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在那个她现在想不起来的前世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她明知道那些话是许氏和徐士元用来离间她和裴杞堂的,可是她仍旧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琅华急于求证那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景象,伸手去拉扯裴杞堂的亵衣,扯开了衣领,左边胸口的一颗朱砂痣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琅华,你在做什么?”裴杞堂的身子倾压过来。

    琅华想要说话,嘴唇却被他的压住,她的手落在他的裸露的胸膛上,能够感觉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一下又一下,仿佛就握在她的手心中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有些灼热,呼吸十分的急促,紧紧地按着她的另一只手,反复地亲吻着她,半晌放开,整个人却倾袭过来伏在她的身上,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吻了下去,扯开了她的衣袢。

    当他轻软的舌尖落在她的胸口,她的脑子像是“轰”地一下炸开了,酥麻的感觉窜到四肢百骸,整个人陷入一片混沌之中,方才隐隐约约想起的东西顿时消失不见了,琅华感觉到裴杞堂在笨拙地扯拽她的衣衫,几下没有扯下来,这样稍稍停顿,两个人都冷静下来,裴杞堂也就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琅华有些想笑,睁开眼睛,看到他黑亮的眼眸:“我想与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,永远也不要分开。”

    琅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裴杞堂再一次将她搂进怀里:“我答应祖母,要等你,我会等着……将来与你长相厮守,儿女绕膝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话,琅华鼻子一酸,眼前顿时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裴杞堂曾问过她,前世是否有儿女,她说了实话。祖母也说若是年纪太小就同房,将来不好生养。

    他不是为了向祖母信守承诺,而是竭力想要实现跟她“儿女绕膝,相伴到老”的约定。

    琅华伸手缠上裴杞堂的脖颈,抬起身子亲在裴杞堂的唇上。

    这一生,她没有选错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按照我的尿性,应该从撕扯那里断章,怕你们打我,所以没敢。

    求月票啊啊~

    多了那么多字呢,对不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