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一十八章 见面

第六百一十八章 见面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琅华正要嘱咐萧妈妈,如果玉双想要早些进来,别拦着她,结果话还没说出来,就听到齐玉双的声音:“我是个急性子,已经等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立即露出笑容,还真的被她料中了。

    齐玉双进了屋就一阵风似的到了琅华面前,抬眼去看琅华的脸:“还好没有上妆,你千万不能打一层厚厚的粉,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,昨天我突然想起来,一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,天不亮就赶了过来,生怕你已经画得连我都认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看向杨老夫人:“杨老夫人做全福人,没有让我上浓妆。”

    杨老夫人等人立即向齐玉双行礼。

    琅华上好了妆坐在床上,女眷们这才陆续进来道喜。

    闵江宸躲在闵夫人身后,一直没有上前说话,闵夫人正觉得尴尬,叶老夫人带了叶家两个小姐走上前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打量着琅华:“听说你要成亲了,我还觉得惊奇,皇上的眼神儿是越来越好了,还没及笄的小姐就被他许了人,这样一来,京里的达官显贵家的子弟想要讨个好媳妇,岂不是更难了。”

    叶老夫人穿着姜黄色的褙子,戴了深藕色的抹额,上面有一颗大大的祖母绿闪闪发光,显得人很精神,如果将这些穿衣打扮都忽略掉,就不难看出叶老夫人比之前瘦了不少,手背上青筋浮动,身子板仿佛也佝偻起来。

    叶家一定是有了事,否则叶老夫人不会这般。

    琅华想起了镇江之战时叶老夫人的倾力相助,伸出手拉住叶老夫人:“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,老夫人看起来还是那么精神,叶家真是有福气,能有老夫人坐镇,只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琅华话音刚落,旁边的一位叶小姐已经扬起嘴角,脸上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拍了拍琅华的手,目光闪烁:“也是不中用了,你们一个个都要出嫁了,日后可要靠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心念一动,前世的时候叶家有人进宫做了贵妃,难不成今生还是如此?

    这她倒是没有料到,因为宫中一直没有任何消息,叶家也是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躲避,她还以为一切已经有了改变,叶家不会再走老路了。

    琅华刚想到这里,只听外面传来一阵爆竹声。

    姜妈妈进来禀告:“裴家的花轿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四太太十分惊奇:“吉时还早着呢,岂不是要在我们家里逗留很久?”

    一般男方怕被女方为难,都会踩着点到,裴杞堂这样早早来,是恐怕别人不知道,他急着将琅华娶回家。

    “男方来迎亲的都是谁啊?”顾四太太问向姜妈妈。

    姜妈妈看向齐玉双:“有舒王府的世子爷……”

    齐玉双差点惊呼出声:“哥哥没有跟我提起过,今天早晨我走的时候,还当他没有起身,没想到他却被裴家请去了。”

    姜妈妈接着道:“还有淮南王世子和柳家大爷。”

    琅华知道柳子谕是必然会来的,却没想到裴杞堂将淮南王世子从边疆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迎亲队伍都是皇室宗亲,顾四太太满脸喜气:“炳之、詹霖他们哪里去了?有没有在门口阻拦?”

    姜妈妈道:“三位爷早就趴在墙头上等着呢,听说徐大爷找了书院的博士出了道刁钻的题目,姑爷一时半刻定然答不出来。”只有徐大爷这一关还算像些样子,至于三爷想得用箭射龙眼,只怕难不住姑爷这个行武出身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口徐恺之趴在墙头上,看着从马上下来的裴杞堂,就是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“恺之,”顾詹霖喊了一声,“你是不是睡着了?”

    徐恺之的头耷拉下来,仿佛身上所有的精神都已经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“早说让你别那么卖力,你不听,非要天天过去帮忙,你瞧瞧……姐夫还好端端的,你倒累得头都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徐恺之吞咽一口,他才不是被累成了这样,他是被姐夫伤到了心。

    这两天没事的时候,他得意洋洋地将从博士那里淘来的试题说给了姐夫,结果……全都被答了出来,他自然心中不服,就一道题接着一道题地去问,结果绞尽脑汁得来的难题,却根本不中用……

    这样闹了两天,现在趴在墙头上,他竟然一道题都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出题就将门打开吧!”

    迎亲队伍中已经有人起哄。

    徐恺之涨得脸通红,顾詹霖急忙催促:“快点,不管什么题说出一个,再拖下去要让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徐恺之攥起了拳头,想到了今天博士讲的书,也就脱口而出:“何谓三表?”

    听到这种题目,柳子谕看向裴杞堂:“看来亲家舅爷有心放水,让你早些进门。”这样简单的题目,只要稍稍有些学问的人就能答出来,更别提裴杞堂了,也不知道裴杞堂怎么收买了顾大小姐的弟弟。

    裴杞堂朗声道:“墨子言曰:有本之者,有原之者,有用之者。于何本之?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。于何原者?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。于何用之?废以为刑政,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。此所谓三表也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话音刚落,一阵呼声传来:“下去吧,再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顾詹霖不禁埋怨:“你怎么出了这样一道题。”

    徐恺之立即将头缩回来,他怎么知道一个武将竟然比那些科举的士子更有才华,他这次算是输的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顾炳之见状只得将准备好的龙眼挑起来,杆子刚刚越过墙头,他只觉得手中一震,抬起头来瞧见箭羽从他眼前划过,龙眼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裴杞堂利落地将弓收起,迎亲队伍已经去敲门,徐恺之、顾炳之和顾詹霖都垂头丧气地从墙头上溜下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顾世衡脸上满是骄傲的神情:“迎我贤婿进门。”

    礼乐之声立即从门口传到了内宅。

    琅华屋子里的女眷都站起身。

    叶老夫人忍不住道:“怎么这样快。”前前后后仿佛只有半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杨老夫人满脸笑容:“女眷们都可以避开了,我们要将新房门关上等新姑爷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只听得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,仿佛是有人道喜,又有人发了赏。

    琅华的心一阵急速的跳动,不由自主地攥住了手指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过得格外慢。

    这么久,像是隔了几十年,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那个人。

    门缓缓打开,阳光终于跟着透了进来。

    琅华抬起头,看见了一身吉服的裴杞堂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嘿嘿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