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了结

第六百一十四章 了结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徐谨莜茫然地点头:“我明白了,我都明白,可是……母亲说,只要我好好反省,就……就……”

    婆子道:“还会将你当成亲生女儿看待吗?”

    徐谨莜嗓子火辣辣的疼,杭氏平日里就对她不好,如今知道她的身世自然更不会为她着想,说不定会变着法的惩治她。

    见徐谨莜整个人颓废在那里,婆子接着说:“机会只有一次,就看你怎么办了,一会儿族里就会来人,你若是想要去庵堂还能留在京中,回去杭州……老夫人也就不会伸手了。”

    婆子说完扔下了一把剪刀:“老夫人因为你,如今在家中不如从前,能做的只有这些,你想想若是大太太能够高抬贵手,你也不至于沦落到今日。”

    徐谨莜的眼睛中淌出泪水来,这婆子定然是祖母从祖宅带回来的,否则不会将杭氏叫做大太太,这些老家人心里只有祖母,认定徐家的夫人只有祖母一个……祖母现在沦落的只能用老宅子的人做事,也说明了如今家中都由杭氏把持。

    徐谨莜捏住了手指,所以这个婆子的话十分可信。

    祖母平日里待她那么好,所以不舍得让杭氏这样折磨她。

    徐谨莜道:“我现在这样做了,日后……要怎么办?真的要侍奉佛祖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婆子表情生硬:“你还想怎么样?太后娘娘早就将你抛弃了,你喜欢的裴杞堂眼见就要与顾琅华成亲,裴家拿出了一半的家财做聘礼,太后娘娘也将私库打开给顾琅华添妆,这桩婚事的场面,可一点都不比福安公主的差,你还想要跟顾琅华争?只怕也只能想一想罢了。”

    婆子说到后面已经是一副不耐烦的神情。

    徐谨莜心里一片冰凉,是啊,她沦落至此,连与顾琅华争的权利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婆子接着道:“顾琅华没有向对许氏那般折辱你,是根本没有将你放在眼里,不过……有许氏那样的母亲,你的名声也算完了,除非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否则谁会将你娶进门?”

    徐谨莜生怕婆子也会厌烦她,立即道:“我……我按照您说的做就是……”说到后面,竟然牙齿打颤,已经发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婆子不再说什么只是扔下了一块帕子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算再悲伤,眼泪总有掉完的时候,徐谨莜由痛苦变成了愤恨,如果不是顾琅华,不是杭氏和徐松元,她怎么能沦落至此。

    她长这么大又得到了些什么?

    杭氏是怎么对待她的,徐家又是怎么对她的,她又有那样的亲生父母,怪不得她就算到了太后娘娘身边,也最终两手空空,因为没有人肯为她打算,没有人是真心真意待她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有活下来。

    忘记她曾是徐大小姐,忘记她曾在太后娘娘身边服侍,忘记她只有十几岁的年纪。

    什么都忘了,才能活着。

    徐谨莜颤手拿起了剪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徐家。

    杭氏吩咐尤妈妈:“一会儿族里婶子来的时候,再多嘱咐嘱咐,我给谨莜找的嬷嬷虽然跟宫里的那些比不得,但是也在江浙教出了两个名声很好的小姐,只要谨莜好好跟嬷嬷学,有所改变,将来也就能从族里出来,否则就让谨莜这辈子都被关在族中,免得再出来生事。”

    尤妈妈颔首:“大小姐也该明白了,都是一样大的年纪,却比顾大小姐差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提起顾大小姐,尤妈妈不禁合上嘴,总觉得自己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许氏,顾大小姐应该是徐家的小姐,在老爷和夫人膝下承欢,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夫人虽然嘴上不说,心里却十分难过。这些日子里夫人比照顾大小姐的身形,亲手做了好几套衣衫,却又都放起来,不知怎么才能给顾大小姐送去。

    明明心中牵挂,却又怕此时去顾家,会引起顾家人的反感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杭氏道,“就这样去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尤妈妈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炷香功夫,尤妈妈就去而复返:“夫人,大小姐恐怕去不了族里了。”

    杭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尤妈妈道:“大小姐绞了头发,要去庵里服侍佛祖。”

    突然的消息让杭氏愣在那里,“她这又是要做什么?”抚养了谨莜这么多年,她真的不了解谨莜心里都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尤妈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:“大小姐说,想要在佛前赎罪,说不得是听说了许氏要被斩首,毕竟那是她的生母。”

    杭氏听着尤妈妈的话,心里百感交集,如果谨莜真的这样想,那就真的还有救。如果是在打别的主意……那么下次她和老爷绝不会再帮忙。

    “既然谨莜已经拿定主意,就去跟老夫人说一声,看看如何打点。”杭氏长长地叹口气,去侍奉佛祖就是要遁迹空门,不管谨莜是真的已经看破红尘,他们之间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了徐老夫人房里,

    太医刚刚用完了针,徐老夫人浑身的衣衫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道:“也不枉我养她一场,在徐家这么多年,花了我那么多心血,若是再不肯听我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徐老夫人胸口的怨气撞上来,让她忍不住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管事妈妈上前道:“族里的人来打听顾琅华认祖归宗的事,奴婢就说,大小姐已经剪发明志,老夫人心里难受的很,反正大老爷和大夫人都不准备认回顾琅华,不如就这样搁置下来,大老爷还年轻,日后会再生养,再说了,顾琅华嫁去裴家就是裴家的人,何必非要折腾一圈。若是做不成反倒惹了一身的怨气,我们家可不能再有什么风波了。只要族里现在不动心思,日后顾琅华也就别想再动心思回到徐家,插手徐家的事。”

    顾琅华不认祖归宗,徐家眼下也就没有什么大风波。

    管事妈妈叹口气:“老夫人还要好好养好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,”徐老夫人睁开眼睛,“我得活着,看着我们徐家,不能让徐家落在别人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管事妈妈急忙道:“有老夫人在这里,谁也动摇不了徐家的根基,老夫人您也不要太过担忧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紧紧地攥着药瓶,脸上露出几分冰冷的神情:“顾琅华什么时候来到了京城,告倒了沈昌吉,救了东平长公主,成为太后娘娘的心腹……这些事,你觉得可能会发生在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上吗?”

    “她没有到徐家来,却已经将老大夫妻的心带走了。我就算这样安排,老大也不会听我的话,我必定要提防她……否则将来徐家要落入她的手心中,任她摆布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徐老夫人就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。管事妈妈忙将药瓶打开,取出药丸送入徐老夫人嘴中:“顾琅华毕竟是您的亲孙女,再怎么样您也是她的长辈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亲孙女也是来克她的。

    跟老太爷一样,是来折磨她的,再这样下去,她定然会死在这亲孙女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冬的京都,一场大雪过后,到处都是一片银装素裹。

    几辆囚车从刑部大牢里出来,本来冷清的街道上立即聚集了不少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喊一声:“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,平日里贪了我们那么多香火钱,我家的老三就是因为听信了他们的话,喝了他们给的符水,这才死了,原来都是一群假道士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话,从篮子里拿出了一只雪球用尽全力掷出去,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囚车里的道士身上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四处行骗……打啊。”

    雪球从各处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氏只觉得脸颊一痛,紧接着雪就在她面前炸开,一部分落入了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嗡”地一声响动,她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的晕厥,她还没有回过神,有更多的雪球飞过来结结实实地打在她的鼻梁和脸颊上,冰冷的疼痛,就像是一个酷刑,折磨着她。

    百姓仿佛要将一年的怨气全都发放出来,押送囚车的衙差和守卫也不准备阻拦,一个个都远远地躲开。

    许氏勉强向前看去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狰狞却痛快的神情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,每个人都该高兴高兴,很快囚车就已经被雪堆满,许氏恨不得就这样死去。

    可是朝廷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,朝廷还要用她的血来威吓那些心怀不轨的人。

    终于囚车慢慢地走到了刑场。

    开始有人被拉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尿裤子了,瞧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穿着红衣的刽子手,囚犯终于开始挣扎,开始害怕,开始哭泣。

    谁都不想死,闭上眼睛就什么都没有了,再也看不到眼前所有的一切,没有了恩怨情仇,最可怕的是永远都不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如果死了之后不会重生,她会去哪里呢?

    许氏忽然觉得自己前世并没有死,这一切都是她的一场梦,梦醒之后,她要接受她的结局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感觉到临死的恐怖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刀砍在脖子上会不会疼,要挣扎多久才会咽气。

    她这些年只算计过怎么杀死顾琅华,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怎么死,她总觉得自己不会落得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应该是被上天眷顾的人,她不该轻易地就死去,否则让她重生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一切都这样按部就班的进行,没有人来阻止,没有人来将她救出去。

    她是特别的,她是先知,她还有价值。

    许氏想要张开嘴嘶喊,可是却发现说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终于她感觉到两脚腾空而起,衙差已经架起了她的胳膊,将她送上了行刑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行刑。”

    有人呼喝了一声,许氏吓了一跳,眨了眨眼睛,就看到一颗人头滚落在地,她身边的犯人已经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,她不要死,她不想死。

    许氏想要挣扎,却已经瘫软在那里。

    终于有人按住了她的肩膀,她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,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脖颈淌下来,她疼得拼命地挣扎,不知怎么的眼前忽然浮起另一个场面。

    三四个婆子压着一个人,两个宫人拿着一根白绫勒在那人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那个人的脸越来越清楚,竟然是顾琅华。

    顾琅华眼睛一片空洞,脸上却有种让人望而生畏的威严,手中拿着一块瓷片,鲜血溅落在她的衣裙上,婆子想要上前抢夺,却被顾琅华手中的瓷片划中了手腕,婆子惊慌之下身体向旁边歪去,撞到了旁边的宫人,场面顿时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不知是谁大喊一声,用力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宫人显然不准备松手,那人却抽出一柄长剑径直地挑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景象到这里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许氏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是什么?

    顾琅华什么时候会被人这样压着勒住了脖颈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为什么不在她的记忆之中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在临死之前看到这些,许氏感觉到胸腔里的心脏不停地慌跳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。

    她的眼前终于模糊起来,那些景象消失殆尽,留给她的只是一个阴森的刑场。

    终于一阵剧痛之后,她的头上一轻,看到自己的身体直挺挺地倒下去,鲜血顺着脖颈喷溅出来。

    落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疼痛消失过后,是一片恐惧的虚无。

    许氏张开嘴,吐出最后一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琅华看向对面的裴杞堂。

    裴杞堂已经是第三次看旁边的沙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许氏应该已经被杀了。

    琅华将手里的棋子落在棋盘上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竟然也有患得患失的时候,生怕一切再重新来过。

    琅华话音刚落,吴桐进来道:“刑场那边已经结束。”

    许氏终于死了。

    裴杞堂脸上重新爬上了笑容:“琅华,这次不会有人来阻止我娶你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担忧的是许氏万一重生,将一切再次打乱,她就不能嫁给他。

    “不会了,”琅华垂下眼睛,每次看到他那闪亮的目光,她都免不了会脸红,“你只要好好筹备,等着吉时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了前世今生,她再一次嫁人,裴杞堂也终于娶亲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章发在一起了,给一个了结,免得情节读起来会断断续续,对不对。

    今天是2号,纪念一下许氏的死亡,来点月票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