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零八章 真假

第六百零八章 真假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杨错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裴杞堂这话不实,会不会就是在算计他。

    杨错张开嘴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杨老夫人做了十几次全福人,难得的是这十几对夫妻都能和顺长久。”

    杨错点点头,那倒是真的,他们就像是都沾了祖父母的福气似的,所以每年都会送一份礼物给祖母。

    祖父、祖母养育了那么多孩子,虽然没有几个进仕途,却好在家中一直幸福平安,这名声渐渐传出去,很多人家结亲,都想要找祖母去帮忙。就因为这样,祖父怕祖母太过操劳,从此之后无论谁家请全福人,都不肯答应了。

    杨错抬起眼睛:“也不是不行,但是你知不知道,来请我祖母的都是女方家,而且我祖母做了全福人,女子进了夫家都能掌握中馈。”要知道祖母在杨家可是说一不二的,祖父向来有惧妻的名声。

    裴杞堂笑道:“我知道,所以顾家会来找杨家,到时候就请杨兄向老夫人说情了。”

    杨错不禁惊讶,哪里有这样的,正妻还没有进门,就愿意被压一头。裴杞堂是不是脑子坏了。

    杨错道:“是不是……顾家要求的?”

    裴杞堂摇摇头:“顾家没有托我们来说,都是我的猜测。顾家在京中认识的人不多,我知道杨家祖籍也曾在江浙,杨老夫人与顾老夫人见过面,我想顾家应该会上门求请杨老夫人。顾家也不是那种迷信这些的人,但如果杨老夫人答应了,顾家也就不用再寻旁人。”

    杨错迟疑着:“如果顾家不来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裴杞堂拍了拍杨错的肩膀:“那这事就了了。”

    杨错不禁摸了摸头,这么说,他要感谢顾家,如果不是顾家想要请祖母做全福人,他这次的差事还不能这样顺利:“顾家来的话,我会说服祖母答应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脸上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杨错向裴杞堂抱拳行礼。之前他们还在议论,到底宁王是在装傻,还是裴杞堂是庆王之子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宁王这边乌糟糟乱成一团,让他头疼。

    裴杞堂这边倒是一心为身边的人着想,人又十分的聪明。

    两个人非要死一个的话,那他还是相信宁王是在装傻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刑部被要求在两个月之内结案。

    刑部侍郎一筹莫展,徐士元可以定罪,许氏可以定罪,那个明从信虽然不肯招认,但是证据确凿也由不得他抵赖,只有宁王不知该怎么处置才好。

    “皇上说了,该审问的要审问,宁王府那么多人,让你审上一圈下来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刑部侍郎点点头,尚书大人将烫手的山芋扔给了他,他也唯有硬着头皮做下去。

    “要怎么审?”刑部侍郎心里没有主意。

    旁边的下属立即凑上来:“自然要动重刑,否则不能平息皇上的重怒,您还记不记得沈昌吉,不管什么案子,上来先让人脱一层皮,皇上看着高兴了,也就不在乎到底是什么结果。”

    刑部侍郎觉得有理。

    宁王府的管事被绑上了刑架,宁王也被带过来。

    刑部侍郎看着宁王头发散乱,满脸惊慌的模样,不禁摇头,这也算是天潢贵胄,怎么就沦落到这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刑室里响起了鞭子声,正对着刑室的屋子里,皇帝穿着斗篷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看着宁王大声喊叫的模样,皇帝弯起了嘴唇。

    真是痛快极了。

    宁王的五官扭曲在一起,不停挣扎的模样,总让他想起当年被先皇训斥时的情形,他努力地想要坐上皇位,不就是为了这个吗?

    从此之后没有人敢质疑他,他却可以随意处置任何人。

    之前的庆王,现在的宁王。

    皇帝看了一会儿看向旁边的人:“你看怎么样?他是不是在装疯?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抬起头来,皮肤有些过于苍白,眉毛细长,眼睛中带着几分的疲惫,眼球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出微微的褐色,鼻子笔挺,嘴唇丰满,看起来有些忧郁,就因为这样,看起来格外的娇美。

    她穿着内侍的衣衫,却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臣妾看不出,势必还要继续试探。”

    “萧修容,”皇帝道,“你若是看不出,朕还能依靠谁?当年庆王入狱,要不是你给朕出了主意,稍晚一刻庆王就被太后救走了,只怕现在的江山早就易主。”

    萧修容看起来就如同是纸上的美人,脸上无喜无忧,不为所动:“皇上,这不是臣妾之功,是皇上您看得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庆王一直有贤王之名,他入狱之后,满朝文武纷纷上奏折求情,就连常年不说话的那些御史也是一封封的奏折递上来。在属地更是如此,江浙所有官员上下一心,联名具保庆王,以至于慈宁宫一直按兵不动,认为皇上您绝不会杀了庆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这样,不管庆王有没有谋反,皇上必然除之后快,从古到今那些功高盖主的臣子要么死,要么反,皇上您只有一个江山,绝不能冒这个险。但是想要杀庆王,却不简单,太后娘娘手眼通天,一定会在关键时刻阻止皇上,也就只有声东击西,让太后娘娘奔向法场,皇上趁机在大牢里处死庆王。”

    萧修容一口气说出来,与当年在皇帝面前说的话,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皇帝脸上满是欣慰的神情:“爱妃若是能够替朕执掌后宫,也不至于会闹出赵氏之乱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做不了,”萧修容疲惫地坐在椅子上,“皇上,臣妾身子不好,又是异族孤女,没有母家能够依靠,能够做到修容的位置已经让太后娘娘心中不快,皇上若是再宠幸臣妾,臣妾也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也只能够在皇上最需要的时候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其他的……就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萧修容气喘吁吁的模样,皇上顿时焦急起来:“你歇着,你歇着就好,朕这次也是方寸大乱,才会带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知道,”萧修容道,“宁王爷和庆王爷不同,臣妾无法下结论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萧修容长长地喘一口气,才接着道:“而且,宁王爷这个模样,已经丢尽了颜面,没有半点皇室的威仪,这样的人就算站出来,又有几个人能够追随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继续加油码。

    求大家的留言和票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