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零七章 简单粗暴

第六百零七章 简单粗暴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宁王就像一条泥鳅,白白的身子一扭,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杨错没想到这差事却如此难办,宁王这样一闹,会惊动越来越多的人,皇室宗亲最看不得这些,只怕他还没有将宁王送进大牢,已经有人一状告到了皇上那里。

    秀郡王冷冷地看着杨错:“杨大人平日里是怎么办事的,我一个闲散郡王管不着,但是今天若拿这一套来对付皇室宗亲,就要好好跟我说出个理。”

    杨错道:“郡王爷放心,方才只是出了点意外,卑职回去就会向皇上请罪,等一会儿我们会想法子将宁王爷请出来。”

    秀郡王面色不虞:“若是杨大人做不好这些事,我们大齐还有别人能办差。”

    秀郡王说完走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下:“本郡王就在这里等着,看看杨大人还能使出什么手段来。”

    杨错只得躬身向秀郡王行礼,然后带着人进门去看宁王的情形。侍卫指着旁边的梨花四门柜子:“王爷躲到那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错心中苦笑,早就听说宁王爷只要发了疯病就让人束手无策,如今看来此话不虚。

    “大人,裴杞堂裴大人来了,问您这边可还顺利。”侍卫低声禀告。

    杨错皱起眉头,说实在的,他不喜欢裴杞堂,虽然同是世家子弟,这个裴杞堂却跟他走的不是一条路,他从小规规矩矩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才走到现在,这个裴杞堂呢,在外胡作非为,凭着军功一步登天,做事从来不讲规矩,前些日子竟然敢违逆皇上的意思,要不是办好了赵氏的案子,现在恐怕早就进了大牢。

    杨家经过了这些年的风波,但求一个稳字,裴杞堂这样的人,恐怕会身边风波不断,必然惹出一堆的麻烦,他还是离裴杞堂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杨错整理一下领口,就要吩咐人将裴杞堂挡回去。

    “郡王爷您怎么坐在这里。”裴杞堂的声音从窗外传来。

    杨错面上一闪惊讶,今天可真是热闹,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。

    秀郡王转过头,只见穿着海棠色官服的裴杞堂走过来,他身后跟着两个侍卫,那两个人眼观鼻鼻观心,面无表情地立在哪里,就像两尊雕塑,浑身上下也散发出一股凛然的气势。

    裴杞堂向秀郡王行了礼,十分大方地坐下来,“卑职是来看看这边进展的如何,刑部已经开始审问宁王府的人,皇上那边催得紧,时间可是不等人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侍卫司应该早就将宁王送去了大牢。

    秀郡王皱起眉头:“本来只是说将人带去听审,却没想到差点将人杀死在这里,你们这是在耍的什么花样?”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杨错走出屋子,裴杞堂看了一眼,只见杨错脸上阴云密布,一筹莫展,显然没有搞定宁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裴杞堂笑着道,“谁不知道侍卫司的杨大人办事最为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妥当?”秀郡王讥诮地道,“他已经在宁王身上开了刀,宁王身上血淋淋的一片,我可是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杨错抿着嘴站在那里,裴杞堂不禁觉得好笑,杨家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养出一个上进的子弟,却没想到性子这样的规矩,刚刚升为副指挥使,就要啃这样一块骨头,也确实难为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应该请郎中来给宁王爷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话音刚落,杨错的眼睛也亮起来,是啊,他怎么没想到呢,宁王在床底下不吃不喝一天,应该请个郎中来给宁王爷看一看。

    是看郎中,还是带去刑部,都是要将宁王捉到才行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不管屋子里怎么折腾,闹出什么动静,秀郡王都无法质疑。

    杨错道:“我这就让人去请太医过来。”

    秀郡王想要说话,裴杞堂却递了一杯茶过去,茶碗撬开一条缝,碧螺春的香味儿立即飘出来。

    “尚好的碧螺春,”裴杞堂笑着道,“在这个时节不多见,郡王爷尝一尝,我也是才从皇上那里得来的,皇上知道郡王爷辛苦,也给郡王爷备了两盒。”

    秀郡王目光一闪,也就是说裴杞堂到这里来是皇上的意思。

    思量间,侍卫司的人已经一路跑去请太医。

    一盏茶的功夫,太医就气喘吁吁地赶到了。

    太医匆匆忙忙给秀郡王行了礼,立即就向屋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顿时响起了宁王大喊大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秀郡王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裴杞堂安抚秀郡王:“您也别急,御医是给宁王治病,应该不会出什么乱子。”

    裴杞堂说完话,站起身向那间屋子走去,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住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帮忙的。”裴杞堂说着抬脚闯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乱成一团,宁王拼命地挥动着双手,侍卫显然有所顾及,手下不敢太多用力。

    杨错有些茫然不知所措,没想到裴杞堂就这样径直进了门。

    裴杞堂看着宁王,微微翘起了嘴唇,也难怪杨错会被难住,宁王这戏演得太好了。

    宁王看起来就是个无辜的孩子,因为惧怕不得不使出浑身的解数,咬人、打人、叫喊……

    裴杞堂眉毛微挑,眉眼中立即多了几分的焦急:“你们这样会伤到王爷。”说着抬脚向宁王走过去。

    杨错正要上前阻拦,却看到裴杞堂一脚踢了过去,结结实实地踹在了宁王的腰眼儿上。

    宁王闷哼了一声,脸色发青,整个身体一缩,手脚都软下来,仿佛立即没有了力气。

    裴杞堂是在军中混的人,自然知道要如何打人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裴杞堂的招数会用在宁王身上。

    杨错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简单又粗暴,不过显然……十分有效。

    裴杞堂没有任何的交代,也不按照规矩行事,就这样雷霆万钧地出手……

    杨错忍不住想要为裴杞堂喝彩。

    这样快的动作,除了他大约没有几个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宁王突然安静下来,让太医和侍卫都愣子那里。

    裴杞堂道:“杨大人,让太医为王爷包扎好伤口,然后送去刑部大牢吧!”

    杨错点点头。裴杞堂已经出了面,想必一定能稳住外面的秀郡王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就是按照裴杞堂的意思,这样一切都会妥当。

    太医也回过神来,立即将药箱放下:“下臣立即就给王爷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杨错立即道,脸上满是羞惭的神情,他折腾了半天,最终还要裴杞堂帮忙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客气了,”裴杞堂道,“有件事我也想要杨大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刚刚送出去的人情,转眼之间就要拿回来。

    杨错有些不太适应裴杞堂的做事方式。

    “裴大人请说。”杨错心中不免忐忑,他任的是侍卫司副指挥使,最怕与外人有什么牵连,他真怕裴杞堂会提出什么让他为难的要求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成亲了,”裴杞堂道,“想请杨老夫人做全福人,不知道杨大人能不能帮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杨错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全福人?

    就是这样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对待某人的方式,就得不讲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