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 错缺断章、加书: 站内短信
  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
乐文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繁华 > 第六百零二章 一家三口

第六百零二章 一家三口

一秒记住【乐文小说网 www.lewen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昏暗的牢室中,许氏的眼睛发着光,在黑暗中一闪一闪,就像是头被激怒的野兽,随时都会咬在徐士元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徐士元从来没有怕过许氏,这一次他却心生恐惧,不是因为许氏而是因为掌控这场审讯的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裴杞堂还是顾琅华,想到这里徐士元的汗顺着脊背淌下来。

    徐士元的心如同被火在烤,早知道会这样,他应该杀死许氏。

    许氏讥诮地道:“你再怎么谋算,最终得到的都会一败涂地,前世是如此,今生也会如此,你的那位公子,最终还是要死在裴杞堂手中。”

    许氏向黑暗里看去:“你们不是一直想要知道公子是谁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徐士元再顾不得其他,立即打断许氏的话:“顾琅华是不是在这里?许氏别忘了顾琅华是怎么对付你的,说不得她就是在引你上当。”

    许氏向黑暗里望去,只听道一个清亮的声音道:“点起灯来吧!”

    那是顾琅华的声音,许氏惊诧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灯光照亮了旁边的屋子,一个少女坐在椅子上,那个曾阻止狱卒拷打许氏的人,正在弯腰听着少女的吩咐。许氏的脸忽地涨红起来,她方才还盼着那人能够相信她的话,能够救她,却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听命于顾琅华。

    她一直愤恨的顾琅华。

    琅华站起身慢慢走上前。

    许氏面容已经逐渐扭曲,这一刻与前世是那么的相像。

    琅华看向许氏,曾经她将许氏当做生母,总希望能够承欢膝下,而今她才知道,这一直被她当做亲人的人,却是害她一生的仇人:“你想要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是琅华一直想问的:“顾家待你不薄,自从你进门之后,祖母就将中馈交到你身上,父亲虽然无心仕途,却也没有无所事事,顾家的财物足够你富足一生的了。”

    琅华看向徐士元:“这个人,若不是因为想要入仕,绝不会接近你,他考上了科举,有了发妻,一家老小在真定过日子,若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,他这辈子绝不会再与你见面。你想想以他的手段,他的能力,当年沈昌吉出事时,若是伸手帮帮忙,你也不会身陷囹圄。之所以将你留在皇城司大牢,不过是想要从此将你捏在手里。在你接近他那一刻,你就将你和你的女儿都沦为了他手中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徐士元心中冰凉,顾琅华脸上的神情,高傲而坦然,身上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华,让人竟然无法去质疑她。这就是许氏嘴中的那个徐琅华,那个被太后信任,代太后在宫中主事,亲手拟了废太子诏书的徐琅华。虽然这一生她出生在顾家,却依旧如此气势迫人。

    徐士元声音艰涩:“你说这些话,只是为了骗许氏,我从未将她们当做棋子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看过去:“那你就说出公子是谁,许氏和徐谨莜都会被放出大牢,朝廷也不会再追究她们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名字就能让这两个女人走出大牢。

    徐士元的冷汗顺着额头淌下来,没想到顾琅华会走这样一步棋。将他逼入了绝境,就算他不肯说,许氏对他失望之后也会说出来,徐士元看向许氏,果然看到了许氏那期盼的目光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徐谨莜也抬起了脸。

    徐士元吞咽一口:“没有什么公子,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,我不过是与明从信一起利用科举赚些银钱,你们是将庆王谋反案的那套拿出来铲除异己,你们分明是以公谋私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嘴角弯起,脸上是怜悯的笑容:“许氏,就算你有前世,你也不应该怪我。你将所有一切都压在这个人身上,你想要得到些什么?”

    许氏嘴唇颤抖,自从认识了徐士元,她担心他不会金榜题名,无法顺利入仕,将来斗不过庆王之子和顾琅华,她害怕徐士元不会喜欢谨莜,这都是她自己的想法,徐士元可曾担心过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即便是现在,只要招认出公子,就能救她们,他也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许氏失望地看着徐士元,徐士元跟她在一起,终究是为了利益。

    徐士元声音沙哑:“不要说顾琅华的话本就不能相信,更何况她也左右不了朝廷……”

    琅华笑着看徐士元:“事到如今你仍旧在利用许氏,想要她对你言听计从,连救徐谨莜最后的机会都放过,因为在你心里许氏和徐谨莜根本什么都不是,你只会后悔,如果早早就杀了许氏,便少了今日的麻烦。你真的有本事指点江山,何必利用她们,即便落得如今的地步,也不敢对她们说出实话。”

    徐士元的脸忍不住抽搐。

    琅华道:“即便现在放了你,你还会是如今的结果,不是因为我,而是你,不过就是有些下作的手段,只能在犄角旮旯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,到底摆不上台面。”

    徐士元的眼睛要冒出火来,顾琅华竟然这样羞辱他,他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早点杀死顾琅华,可是现在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眼看着徐士元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,许氏忽然笑起来:“我早就让你杀了她,你不听,如今终于也尝到了我的苦楚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许氏笑了一会儿:“你不肯说,就让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许氏顿了顿:“公子就是宁王,就是那个装傻的宁王,徐士元一直都在为宁王效命。”

    许氏的话就像是一盆滚热的油,结结实实地泼在了徐士元身上,让他再也无法支撑,一下子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许氏道:“你们兄妹都看中了宁王,一个想要嫁给他,一个死心塌地的追随他,”说到这里她的嘴唇翘起来,“你每次问我宁王的事,眼睛中满是期盼的神情,我为了安抚你的情绪,只能顺着你的意思说,宁王早晚有一天能够坐在那个位子,”说到这里她冷笑,“你现在不想问我了吗?宁王到底能不能成功?”

    许氏满脸恨意:“我告诉你,宁王当不了皇帝,你和我一样,都会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昨天在飞机上码的果然飘啊,今天就全都删了重新写,感觉接地气多了。

    晚上继续啊!

    三天啦,求月票,宝贝们,月票给点吧!